•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banner1-6.png
  • 黄克诚的真与直
    发表时间:2017-12-08 来源:《党建》杂志
    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黄克诚的真与直

    董文林

     

    黄克诚着大将军服照片

     

      开国大将黄克诚对党和人民无限忠诚,光明磊落,一身正气,英勇善战,功勋卓著。在60多年的革命生涯中,他历尽艰辛、屡经坎坷。但他具有坚强的无产阶级党性,不盲从、不苟同,坚持真理、刚正不阿。他在历史上多次因坚持正确意见而受到错误批判、打击,甚至被撤职降级,但他始终保持刚正敢言、为党为民无私无畏的高尚品德。他以马克思主义者的宽广胸怀,顾全大局、忍辱负重、敢于担当、奋斗不息,对党、对共产主义事业始终保持坚定信念,成为全党敬重和学习的楷模。这里介绍他在领导苏北抗日期间坚持真理的几个故事。

     

      “曹甸战役”据理力争

      1940年10月,伴随着黄桥决战的胜利,南下的八路军与新四军胜利会师,华中敌后形势发生了好转,苏北抗日斗争初步打开了局面。

      然而,盘踞在苏北和苏中的国民党顽固派害怕八路军、新四军“抢占”其地盘,处心积虑加以排挤,破坏抗战。

      在这样错综复杂的局势面前,究竟是应该先巩固根据地,发动群众,把脚跟站稳,还是先消灭驻守在苏北地区的国民党顽固派军队就摆到华中总指挥部和中原局面前。这是曹甸战役的缘起,也是日后争论的焦点。

      主持华中抗日大局的刘少奇希望,先彻底驱逐或消灭国民党顽固派盘踞在江苏的韩德勤部,从而建立抗日民主的新江苏。刚刚在黄桥决战中以少胜多的陈毅也想挟胜利之师的余威,一举歼灭逃到曹甸的韩德勤余部,从而彻底打垮国民党在苏北的势力。刘少奇、陈毅想到了一起。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在召集华中新四军、八路军的各路将领开会研究部署此事时,八路军第五纵队司令员黄克诚却反对仓促攻打曹甸。

      黄克诚性情刚直不阿,坚持真理,他善于从战争全局出发思考战略战术,又敢于表达观点并承担责任。他坦诚地对陈毅、刘少奇说:咱们的愿望是好的,曹甸我们迟早要打,但在目前情况下不宜攻打。

      第一,政治气候不成熟。现在正在搞统一战线,我党对国民党的斗争策略是有理有利有节。这次打曹甸和黄桥决战不同。黄桥决战是韩德勤部主动犯我,我们自卫。而现在韩并没有来犯我,我们跑去打人家会造成被动。我们要站在自卫立场,不应主动进攻。

      第二,我们刚刚占领淮海、盐城地区,没有站稳脚跟。当务之急是发动群众,巩固根据地。等到我们把苏北的伪顽残部、土匪、特务、反动地主武装消灭了,再去打韩德勤也不迟。

      第三,曹甸是韩德勤的老巢,韩在这里苦心经营了多年,形成了坚固的防御系统,而且又是水网地带,易守难攻。我军缺少攻坚武器、火力薄弱。因此,我们现在贸然去打曹甸,政治上不利,军事上也没有把握,打下来被动,打不下来更是被动。

      但黄克诚的正确意见没有被采纳。

      经刘少奇、陈毅多次把攻打曹甸的计划上报中央,并一再坚持,中央最终同意攻打曹甸。

      中央命令既下,黄克诚坚决服从中央决定和华中总指挥部的作战命令,命令八路军五纵队中战斗力最强的第一支队和第二支队第六八七团,分别参加攻打曹甸和车桥的战斗。

      11月29日夜,曹甸战役打响。

      曹甸战役的进展果然不出黄克诚所料,我军久攻未克,双方僵持不下。率部连日苦战的黄克诚目睹一大批八路军、新四军官兵前赴后继、冲锋陷阵,倒在血泊和水网泥泞之中,心急如焚。他觉得再这样死打硬拼下去不是办法。

      12月11日,黄克诚发电华中局并报中央,对曹甸战役的具体打法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在电报中说:

      “我军无攻坚武器,历史上用速战速决、猛打猛冲战法攻击巩固据点,极少成功(东安、宜黄、南丰等战役,均可证明)。曹甸、车桥等处工事较前坚固,兵力较多,如继续猛攻猛打,不但胜利把握不大,且有招致重大伤亡可能。”并提出六条持久作战的战法。

      但黄克诚的建议再次被否决,华中总指挥部遂于12月12日下达总攻曹甸的命令。

      然而,虽各参战部队奋勇作战,但最终未能突破韩顽基本阵地,损失惨重。

      刘少奇冷静下来,12月15日,他电告中央调整部署,结束曹甸战役,坚持长期、持久斗争。第二天,毛泽东复电同意刘少奇的意见。

      12月19日,陈毅、刘少奇及时命令各参战部队撤出战斗,历时18天的曹甸战役结束了。

      曹甸一役没有达到预期目的,华中局在总结经验教训时把账记到了黄克诚身上,认为他右倾保守,攻击时不够勇猛。黄克诚被撤销八路军第五纵队司令员一职,但保留了政治委员职务。

      显然,这样的处分对黄克诚是不公道的。但黄克诚以党和人民利益为重,忍辱负重,无怨无悔,一门心思扑在部队全面建设上,赢得了广大官兵的敬重和赞誉。

      一年之后,陈毅痛定思痛,在一次会上坦承:曹甸一役错在自己。

      1945年10月,陈毅在山东临沂欢送黄克诚出征东北时,当着罗荣桓政委的面再次检讨说:“过去我也有批评错的地方,请你多加原谅。例如曹甸战役,我和少奇没有认真听取你的意见,坚持要打,结果没有打下,我军伤亡很大。最后批评你配合不力,撤了你的职,其实责任在我……”

      黄克诚见陈毅主动承担责任,丝毫没有介怀他之前对自己的误解,感动地说:“军长不必过于自责!”

      对于曹甸之战,刘少奇也曾多次做过不同程度的自我批评。

      1944年7月10日,刘少奇在给黄克诚的信中说:

      “当时你反对强攻是对的。至于曹甸战役未能完成任务,当然不能由你负主要责任,当时有此说法是不妥当的。”

      但是,曹甸战役也取得了一定成果。此战役共歼韩德勤主力8000余人,粉碎了国民党反动顽固派东西夹击我军的阴谋,韩德勤部从此一蹶不振,蛰居一隅,再也没有力量与八路军和新四军分庭抗礼,苏北敌后抗日根据地的斗争出现了暂时相对稳定的局面。

        1941年,胜利粉碎敌人“扫荡”后,新四军第3师部分干部合影。前排中为黄克诚。

     

      “盐城保卫战”不唯上只唯实

      苏北盐城是华中抗日根据地军事、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中共华中局和新四军军部所在地,有“苏北小延安”之称。

      淮海、盐阜根据地的不断发展壮大,引起日伪军的极大不安。盐城犹如一根钢针插在日伪军的心脏,使敌必欲除之而后快。

      1941年7月上旬,日伪军以1.7万人的重兵对盐城构成三面合围之势。设在南京的日军总司令部也狂言:“要以闪击战打击陈毅和重建的新四军军部及其主力。”

      大军压境,如何应对?

      黄克诚善于全面掌握和分析局势,又能直言不讳。在日伪军“扫荡”开始前,他就建议华中局、军部机关应及早撤离盐城,转移到阜宁地区。主力部队跳出敌人包围圈,隐蔽起来,避开敌人锋芒,展开分散的游击战。等敌人兵力分散、精疲力竭之时,再相机集中兵力,一口一口吃掉敌人。

      但是,一些指挥员认为:盐城是军部和华中局所在地,是华中敌后根据地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失守影响太大。为此,提出“誓死保卫盐城”的口号。

      陈毅、刘少奇紧急召开作战会议,研究制定作战方案。

      陈毅斩钉截铁地说:“一定要打好盐城保卫战!”

      听了陈军长慷慨激昂一席话,与会的新四军将领们不由地热血沸腾,纷纷表示,坚决执行军部命令,用生命和鲜血保卫盐城、保卫苏北根据地!

      然而,黄克诚明确表示:“我不同意‘保卫盐城’的口号!”

      他坦率地说:“现在的任务,第一是保存部队实力,第二才是保卫根据地。根据地丢了,以后可以夺回来。而部队损失了,短期内难以恢复。我建议华中局与军部尽快从盐城撤离,转移到农村去。至于部队,则应实行分散游击,待机反击。”

      一石激起千层浪。黄克诚的意见引起不少人的反对,刘少奇与陈毅先后努力向他解释,但都没有说服他。

      军情如火,不容长久讨论。陈毅以军长身份下达命令:“军部决定,你率三师与一师共同保卫盐城。必须全力以赴,否则按军纪处置。”

      党性极强的黄克诚立即表示,三师坚决执行军部命令,并严格按军部作战部署调动部队布防。

      战局发展大致如黄克诚所料。虽然第三师将士打得非常顽强,取得了不小的胜利,但部队伤亡严重。

     

        1943年冬,新四军三师师长黄克诚与淮海地区参加整风学习的军政领导干部合影。中排右二为黄克诚。

     

      黄克诚忧心如焚。个人对错事小,部队拼光了,军部不保事就大了!他一面指挥作战,一面紧急给延安发报,直接向党中央、毛泽东建议:新四军军部必须尽快撤离盐城。电文中,他还直言不讳地谈了自己和军部领导的分歧。

      毛泽东看了黄克诚的来电,立即发电报给新四军军部,询问情况。

      刘少奇复电,报告了军部的争论和当前的情况,表示军部已在重新考虑黄克诚的意见。

      7月10日,华中局和新四军军部开始撤离盐城,转移到阜宁县农村。其他后方机关、学校、医院、工厂也分别疏散,避开敌人进攻的锋芒。

      7月22日,日军占领盐城。新四军军部不得不再次进行转移。在连续转移中,鲁艺分院的师生经历了血与火的考验,遭受了重大损失。

      为了打破日军对盐阜区的“扫荡”,第一师在新四军军部的统一部署下,在苏中地区发动猛烈攻势,共毙伤日伪军1000余人,有力地牵制了“扫荡”苏北的日伪军。

      8月上旬,日军将“扫荡”盐阜地区的大部兵力南调苏中,对苏中进行凶残的报复“扫荡”。

      在日军回师苏中之际,黄克诚指挥北线的第三师和第一师第二旅,乘机进行反击,先后收复阜宁、东沟、湖垛等地,使盐城之敌极为恐慌,首尾难顾。

      与此同时,按照军部命令,新四军第四师、第五师、第六师等部队也主动出击,牵制了日伪军的大量兵力。

      到9月上旬,日军被迫停止对苏北、苏中根据地的“扫荡”,战局有所缓解,赢得了相对平静的时期。

      1942年3月,刘少奇从华中返回延安途中,给陈毅、张云逸发电报说:

      “当敌人合击与扫荡时,主力应切实避免与敌人作战。不要企图去阻止或打击敌人之一路,应主动分散向周边区及敌占区行动……”

      刘少奇的这份电报,实际上肯定了黄克诚在盐城保卫战中所坚持的、按照实际情况决定作战方针的意见是正确的。而黄克诚同志对上级领导和多数同志的不同意见,勇于坚持自己的主张,不随波逐流的可贵精神尤其令人敬佩。

     

      “抢救运动”中保护干部

      自1942年起,中央决定在全党范围内开展以反对主观主义以整顿学风,反对宗派主义以整顿党风,反对党八股以整顿文风为主要内容的整风运动。

      黄克诚不折不扣地坚决执行中央决定,确定整风学习为各级党组织的中心任务之一,做到整风、打仗两不误。他任师长的新四军三师成立了中干队,轮训营以上干部;各旅成立轮训队,轮训连、排干部;对战士进行正面教育。

      整风开始后,身兼数职的黄克诚日夜操劳,非常忙碌。他亲自动员、授课,注意掌握整风的情况,把握运动的大方向。

      在黄克诚的直接领导下,第三师及苏北根据地党政机关的整风运动健康地向纵深发展。

      1943年11月,即整风运动第二阶段后期,新四军根据中央指示,要开展“抢救失足者运动”。

      一天上午,黄克诚接到去军部参加紧急会议的通知。

      到了军部一看,才知道是新四军政委饶漱石主持会议部署开展“抢救运动”。饶政委表情严肃地说,中央对这次“抢救失足者运动”十分重视,由康生具体指导,采取群众运动和自我反省相结合的办法进行。各部队要按照中央指示把它作为一件大事抓好。

      饶漱石讲话之后,会议室一片沉寂,只有黄克诚慢条斯理地说:

      “我看这个‘抢救运动’咱们新四军就不要搞了,以避免发生逼供信、伤害无辜之类的事。新四军的情况我们大家应该是清楚的,刚刚搞过‘整风运动’没多长时间,现在大家的革命积极性都很高,党政军民形成了空前团结的局面。”

      军部会议结束后,黄克诚陷入久久的沉思。

      他清楚地记得,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中央根据地发生的打“AB团”事件,致使大批好同志蒙冤甚至被错杀,那是多么沉痛的教训啊!

      思来想去,黄克诚心里有了主张:三师不能搞什么“抢救运动”,即便被撤职查办,也不能做那种冤枉好人的事。但同时,黄克诚也考虑到“抢救运动”是中央指示,硬顶显然不妥,于是他采取了积极稳妥的策略:

      一是以办培训班为名,把“抢救运动”拖了下来。二是在七旅小范围进行“抢救运动”试点,看看事实到底怎么样。他通知各旅派人来师部学习,传达吃透中央和新四军首长关于搞“抢救运动”的指示,实际上是把这件事往后拖。

      黄克诚还亲自到七旅了解“抢救运动”到底能不能搞。一了解问题就出来了:被怀疑有问题的人只要一软禁起来就非常紧张,被抓起来后一审讯,更是乱供一气,完全不着边际。黄克诚一看这种情况,就知道不对头了。

      此时此刻,黄克诚的心里反而踏实下来。事实证明搞“抢救运动”这种办法行不通。他心里有了底,决心也定了。黄克诚从七旅返回师部(区党委)机关,立即通知苏北各地党委和三师各部队,一律不开展“抢救运动”。如发现可疑情况,可按照正常工作程序,由主管部门调查处理。

      随后,黄克诚又把情况向饶漱石做了汇报,饶漱石也觉得按原来的办法做有点问题。黄克诚还建议:对“抢救”的干部进行甄别,饶漱石最后也同意了。

      好多年以后,黄克诚在《自述》中这样写道:

      “康生在中央主持搞的‘抢救运动’,真不知害了多少好同志。幸而毛主席吸取了打‘AB团’的教训,坚持了‘一个不杀,大部不抓’的政策,使许多蒙冤的同志后来还有机会得到平反。否则,这种‘左’得要命的运动方式,不知道要整掉多少人了。”

      黄克诚搞试点、做调研、一切从实际出发、用事实说话的科学工作方法,以及关爱同志、严以用权、敢于负责的精神值得每一名党员干部学习。时至今日,只要提及黄克诚,苏北地区和新四军第三师的许多老干部、老党员都会肃然起敬,念念不忘黄老的关爱与呵护。●

      (作者为《世界英才》杂志社社长兼总编辑、《黄克诚传》主笔人之一)

    网站编辑:付天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