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banner1-6.png
  • 卡塔尔断交风波下的中东乱局
    发表时间:2017-08-08 来源:《党建》杂志
    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卡塔尔断交风波下的中东乱局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中东研究中心主任 王锁劳

     

      内容摘要:沙特、阿联酋、埃及、巴林等国与卡塔尔断交危机的背后,既有历史纠葛因素,也有现实利益因素,更离不开美国的身影。特朗普当局唯利是图的功利心态和分而治之的古老手法,在解决盟友之间的尖锐矛盾时显得力不从心。中国是当事各方的好朋友好伙伴,中国作为利益攸关方,既不可消极置身事外,也不可贸然插手。

      关键词断交危机 卡塔尔 美国 中国

     

      自6月5日沙特、阿联酋、埃及、巴林等国宣布与卡塔尔断交以来,虽然科威特、土耳其、美国等相继介入调解,但阿拉伯诸国内部的政治危机仍未得到有效缓解。此次大范围断交危机是中东乱局中的最新变数,与中东众多疑难老问题相比,虽有明显不同,但也有显而易见的相通之处,那就是美国身影仍然贯穿其中并发挥了关键作用。

     

      卡塔尔断交危机的由来

      卡塔尔地处波斯湾,是一个资源密集型小国,人均GDP位居世界前列。从地缘政治角度看,卡塔尔最重要的两个邻近国家分别是沙特和伊朗,而沙特与伊朗是两个隔海相望的宿敌。

      沙特是对卡塔尔最有影响力的国家。上世纪90年代以前,卡塔尔在政治与外交领域基本上追随沙特的足迹,两国关系良好、友善。但在1995年情况完全改变。这年6月,卡塔尔王储兼国防部长哈马德发动不流血政变,取代其父自任埃米尔。沙特时任法赫德国王身为阿拉伯海湾君主制的总代表,拒绝接受这种破坏世袭规则的不规矩政治行为,导致卡塔尔与沙特关系紧张。此后,为了防范沙特等国的颠覆威胁,哈马德开始奉行小国大外交战略,于1996年开办半岛电视台,在国际场合高调行事,支持埃及穆斯林兄弟会,援助巴勒斯坦抵抗组织哈马斯,等等。在许多重大地区问题上与沙特分庭抗礼,刻意谋求国际影响力。

      2013年6月,年方63岁的哈马德急流勇退,将卡塔尔埃米尔之位传给其四子塔米姆。年仅33岁的卡塔尔新国君,沿袭其父的内政外交方针。

      2017年4月,卡塔尔向伊朗支持的伊拉克什叶派民兵组织支付了大约7亿美元赎金,用以赎回在伊拉克南部狩猎时被绑架的26名达官贵人。此外,卡塔尔又向叙利亚反政府极端宗教组织“黎凡特解放组织”支付了大约3亿美元的赎金,用以赎回在叙利亚被抓获的50名卡塔尔武装人员。“黎凡特解放组织”与基地组织关系密切,其成员绝大多数属于狂热的圣战分子。这个绝密消息被英国《金融时报》得知并公之于众,使卡塔尔与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组织牵连的指控得到媒体证实和曝光。

      2017年5月19日至23日,美国新总统特朗普出访沙特、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特朗普23日离开中东的当晚,卡塔尔国家新闻局网站被黑客攻击,黑客在网页上贴出了据说是塔米姆在新兵毕业典礼上发表的讲话。讲话中,塔米姆称“对抗伊朗是不明智的,伊朗是维护地区稳定的一个大国”。讲话还提及特朗普总统因通俄门事件而在国内面临法律纠纷,多哈与特朗普政府关系紧张,又说卡塔尔正在遭遇“不公正的围剿”。讲话还呼吁埃及、阿联酋和巴林修正对卡塔尔的立场。

      卡塔尔官方很快公开声明国家新闻局网站遭到黑客攻击,否认讲话内容的真实性。然而为时已晚,这篇讲话经新闻媒体连续播放和转发,在沙特、阿联酋、埃及、巴林等国引起了极大愤怒。时过不久,阿联酋驻美国大使优素福·奥泰白的个人电子邮箱被黑客攻破,大量机密邮件被曝光。卡塔尔半岛电视台不厌其烦地披露这些邮件的机密内容,揭露优素福·奥泰白自2008年担任驻美大使以来,在美国慷慨解囊,对美国智库施加影响,努力刻画和传播卡塔尔及伊朗的负面形象。

      卡塔尔政府和半岛电视台拒绝服软的姿态,彻底激怒了沙特、阿联酋、巴林、埃及等国。四国于6月5日宣布与卡塔尔断交,随后跟进的还有也门、利比亚(东部)、马尔代夫、毛里求斯等。断交国对卡塔尔实施经济、交通和人员制裁,包括关闭卡塔尔与沙特唯一的陆路关口,禁止卡塔尔航空公司班机飞越领空,关闭卡塔尔在这些国家的新闻媒体。在沙特、埃及等国的操纵下,阿拉伯国家联盟也宣布与卡塔尔断绝关系。

      被阿拉伯国家完全孤立了的卡塔尔,在困难时刻得到了中东两个非阿拉伯国家伸来的援助之手。土耳其于2014年开始在卡塔尔境内建立军事基地,在断交危机发生时有200名土耳其官兵驻扎在多哈。断交危机爆发后,土耳其议会于6月9日批准两项法案,允许土耳其向卡塔尔派驻最多不超过3000人的军队。此外,伊朗也力挺卡塔尔,除了表示愿意向卡塔尔紧急提供日常生活用品之外,还及时向卡塔尔航班开放领空。

     

      特朗普当局的中东政策

      回顾此次卡塔尔断交危机的由来,有一个时间节点至关重要,那就是美国总统特朗普对沙特的访问。特朗普于5月19日出访沙特,沙特是特朗普就任总统后出访的第一个国家,是他名副其实的外交首秀,这一举动意味深长,标志着特朗普对前总统奥巴马中东政策的抛弃。

      奥巴马入主白宫8年,中东外交最大的成就和遗产,就是与伊朗达成了伊核协议,极大地缓和了美国与伊朗的紧张关系。但是对美国的中东盟国而言,美国放松对伊朗的制裁和遏制,将导致伊朗在海湾地区乃至整个中东地区迅速做大的严重后果。所以在2013—2016年,奥巴马当局与沙特和以色列的关系越来越僵。

      特朗普身为共和党总统,加上其女婿是犹太人和其家族长期以来与以色列建立的亲密关系,使特朗普在就任之前就形成了“亲以(以色列)憎伊(伊朗)”的外交思路。此次特朗普出访沙特受到了最隆重的礼遇,年过82岁的老国王亲自赴机场迎接,双方签署了沙特购买1100亿美元武器的庞大合同。5月21日,沙特主持召开有50个伊斯兰国家领导人出席的大会,特朗普借机对穆斯林世界发表讲话,号召伊斯兰国家团结起来,共同打击伊斯兰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组织。

      特朗普6月6日在推特上表示,“真高兴我的中东之旅有了回报。沙特国王和其他50个国家说会对资助极端主义的国家采取强硬立场,而一切线索都指向了卡塔尔。这也许就是终结恐怖主义引发的恐慌的开始!”这段话清楚地表明:其一,特朗普对卡塔尔资助极端主义不满;其二,特朗普支持沙特等国的断交行动。问题是,沙特等国在采取断交行动之前是否暗示或通知了特朗普当局?是否得到了特朗普当局的默许、鼓励或支持?虽然这些问题目前难以找到确切答案,但不能排除其可能性。据美国《华盛顿邮报》7月18日报道,美国情报机构经过周密分析,证实5月23日卡塔尔国家新闻局黑客攻击事件是由阿联酋策划的。

      阿联酋政府不会不清楚,卡塔尔与美国关系非同一般。美国在中东最大的军事基地就设在卡塔尔,即著名的乌代德空军基地。该基地对于美军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军事行动发挥了重要作用。就凭这一点,卡塔尔政府当然有理由宣称自己是打击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的坚定力量。但是卡塔尔对穆兄会、哈马斯、真主党的一贯支持也不是空穴来风,不能怪他人栽赃陷害。问题是,大家对于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的标准有不同看法,沙特、阿联酋界定的恐怖分子和极端分子却是卡塔尔的座上宾,反之亦然。即便是国际社会公认的如基地组织和ISIS,不也得到了这些国家明里暗里的支持?所以问题的关键还是国家利益,沙特、阿联酋、埃及等国与卡塔尔间存在明显的利益冲突。

      美国在卡塔尔断交问题上也有重要利益考量。特朗普在沙特拿到了1100亿美元的军火订单,不能不表扬沙特几句。但是当断交危机爆发后,卡塔尔也在6月14日与美国签署了一份价值120亿美元的军火合同,特朗普当局也不能不安慰几句。特朗普当局的不少成员毕生从事商业活动,善于投机钻营,精于两面和多面下注,避免做亏本买卖。特朗普本人如此,国务卿蒂勒森何尝不是如此?沙特和卡塔尔看透了特朗普当局唯利是图的商人本性,都愿意向美国上交“保护费”,却不愿相互妥协和让步,致使断交危机愈演愈烈。

      6月23日,沙特等四国通过科威特向卡塔尔递交了一份包含13点要求的危机解决清单,内容包括:卡塔尔降低与伊朗的外交关系,关闭土耳其军事基地,切断与穆兄会等恐怖组织的关系,关闭半岛电视台等,限卡塔尔10天内答复。沙特等国断定美国不会谴责自己强人所难,于是狮子大开口,打算强迫卡塔尔订立城下之盟;卡塔尔断定美国不会强迫自己接受这些苛刻条件,于是死抗硬顶,一再拒绝接受。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近日卡塔尔断交风波出现“破冰”迹象:7月18日,沙特等四国将13项复交要求修改为6项原则,并表示愿意友善地解决危机。7月21日,塔米姆首次表示,应通过对话解决危机。

      透过此次断交危机,世人看到了这样有趣的一幕,一方面,断交危机背后的美国身影清晰可见;另一方面,美国身影从背后走向前台,却又无能为力。这是美国软硬实力下降的必然表现吗?或许还有另一种可能,那就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沙特等国与卡塔尔闹得越凶,对美国的依赖也就越深。

     

      中国在断交危机中的作用

      中国与所有中东国家保持着友好关系,特别是与断交危机中的当事国关系密切。卡塔尔埃米尔塔米姆于2014年11月访问中国,中卡双方宣布建立战略伙伴关系。习近平主席于2016年1月访问中东三国,在访问沙特时双方宣布将中沙战略性友好关系上升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在随后访问埃及时,中埃双方签署加强两国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五年实施纲要。最后一站是伊朗,习主席是伊朗解除制裁后第一个到访的外国元首。访问期间,中伊双方宣布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至于阿联酋,早在2012年1月,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到访时,中阿双方就宣布建立战略伙伴关系。与此同时,中国与诸当事国贸易关系密切,经济往来频繁。

      正因为是好朋友好伙伴,这些中东国家相互之间的矛盾和纠纷对于中国来说利益攸关。也就是说,中国不是断交危机的局外人,断交危机带来的利益伤害很可能会转嫁到中国身上。目前有大量中国企业在卡塔尔从事承包工程和建设项目,卡塔尔陆路通道的关闭势必对中国企业的经营活动造成不利影响。随着危机的加深和恶化,中国企业的受伤害程度还会不断增大。尽快结束断交危机带来的负面影响刻不容缓。

      值得关注的是,7月19日,阿联酋国务部长苏尔坦到访北京;7月20日,卡塔尔外交大臣穆罕默德接踵而来。当事双方派代表几乎同时抵达北京,都受到了中国外交部长王毅的亲切接见,应该不是某种巧合。王毅对苏尔坦说:“中方愿在各方需要时,为缓和海湾局势,促进海湾和平稳定发挥建设性作用。”他又对穆罕默德说:“作为阿拉伯国家的真诚朋友,中方愿在各方需要时,发挥劝和促谈的建设性作用。”总结这两句话,可以看出中国在断交问题上的两个基本原则:其一,坚持“各方需要”的出发点;其二,“发挥建设性作用”。所谓各方所需,笔者理解为必须要当事国提出有愿意化解危机的需要,并希望中国介入沟通和调解。所谓发挥建设性作用,应该是指有别于其他国家尤其是美国的作用,利用中国的独特优势开展“劝和促谈”的调解工作。●

     

      参考文献:

      1.《卡塔尔正在为“哈马德主义”付出代价吗?》,《阿拉伯周刊》,2017年6月11日。

      2.《阿联酋想要什么?》,乔治城大学网站,2017年6月5日。

    网站编辑:付天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