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2.png
  • banner1-3.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banner1-6.png
  • 裴氏家族:绵延两千年的奥秘
    发表时间:2017-08-08 来源:《党建》杂志
    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豪杰俊迈,名卿贤相,摩肩接踵,茂郁如林,裴氏家族为何于两千年间名声显赫?

    裴氏家族:绵延两千年的奥秘

    乔忠延

     

      走进山西省闻喜县裴柏村,石榴花开了。这倒很有意思,我居住的临汾,石榴树还在努力鼓圆蓓蕾,还在蕴积爆开的能量,而这里的石榴花已在百般红紫斗艳。

      其实,不必如此深究,我很偏爱这种巧合,巧合里潜藏着某种玄机,更贴近我要追溯的对象。晋南民间有语“石榴开花结籽稠”,常常以石榴喻指一个家族的兴旺发达。莫非这石榴花正是向我炫示裴氏家族独特的历史文化现象?

     

      毛泽东赞誉的家族

      据史料载:1953年,中共中央在成都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会议期间,与会代表去武侯祠游览。走进这座巍巍祠庙,毛泽东看见了诸葛武侯祠的一尊石碑,碑文的撰写者是唐朝名相裴度。他顿生感慨,回头找见参加会议的山西省委书记陶鲁笳,问他:你知道中国历史上哪个县出宰相最多?

      陶鲁笳正在沉思,毛泽东又问:你在山西当父母官,是否知道裴度?

      没等陶鲁笳回答,毛泽东微笑着告诉他:中国出宰相最多的就是你治下的闻喜县。裴度是唐朝的宰相,也是闻喜人。裴氏家族千年荣显,是历史上最有名的家族。

      毛泽东一席话说得陶鲁笳及在场的中央领导无不叹服称是。

      翻开中国革命史,很难看到人民领袖毛泽东赞誉过哪个封建家族。独立寒秋,面对湘江,他要粪土当年万户侯;出征北国,恰逢瑞雪,他要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在他看来,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一代天骄的成吉思汗,也只识弯弓射大雕。为什么一览众山小的毛泽东对裴氏家族情有独钟?

     

      裴柏村的宰相世家

      一部《裴氏世谱》消释了我心中的疑问。裴氏家族自秦汉魏晋兴起,历六朝荣盛,在隋唐红盛至极,五代以后虽不及先前,但余芳犹存,一直延续到了宋代以后。在上下千余年间,豪杰英才,名卿贤相,相继辉耀,茂郁林立。书中记载,在中国历史上,裴家先后出过59位宰相,59位大将军,14位中书侍郎,55位尚书,44位侍郎,11位常侍,11位御史,25位节度使、观察使、防御使,211位刺史,77位太守,21位驸马,68位进士(其中状元及第5人)……真是将相满门,灿若群星,令人惊诧。

      更令人惊诧的是,裴氏家族的杰出人才,几乎涵盖所有领域。政治家有裴度、裴寂、裴楷等,军事家有裴茂、裴行俭、裴骏等,治国能臣有裴光庭,法学家有裴政、裴耀卿等,外交家有裴矩、裴世清等,史学家有裴松之、裴子野等,小说家有裴启等,书法家有裴行俭、裴休等,天文历法学家有裴伯寿,地图学家有裴秀,画家有裴宽……

      好一个煌煌家族,难怪毛泽东会翘指赞誉。

      疑问消释了,好奇出现了,什么样的水土能孕育出一个大写在华夏史册的家族?

      裴柏村坐落在峨嵋岭的怀抱中,三面靠山,一面临水,不远处有涑水河汩汩流过,真是个山清水秀的好地方。村北有座宗祠,建于唐贞观三年,即公元629年。虽然历史久远,屡遭兵火,但是每毁必修,至今仍有旧址,而且新建了裴氏博物馆。

      裴氏博物馆建在高高的土崖上,门前是118个青石台阶,据说喻指祖上的59位宰相和59位大将军。阶前的西墙上赫然写着5个大字:天下无二裴。这是大文人欧阳修的赞语。因为普天下的裴姓人家,都是从裴柏村走出去的。史料载:裴氏家族延展为西裴、中裴、东裴,但无论哪一裴,其祖上皆在裴柏。裴柏是裴氏之祖、裴氏之源、裴氏之根。仅《中国名人大辞典》所列裴氏家族的名人就多达155人,而这些名人均可以在裴柏村找到他们的亲缘血脉。

      拾级登台,我的内心深处翻腾着由衷的敬意。

     

      彪炳青史的显赫政绩

      步入博物馆,裴氏家族的蓬勃生机扑面而来,首先让我怦然心动的是他们显赫的政绩。展板上有一幅刚毅清正的画像吸引了我,那是裴度。在伟人众多的家族中,裴度可谓佼佼者。他平定藩镇,恢复中央集权,屡建军功,被人誉为“中兴贤相”。他为人正直,居官廉明,曾辅佐过唐玄宗、穆宗、敬宗、文宗4位皇帝。3次担任过征讨藩镇叛乱的军事主帅,结束了淮西十多年割据分裂的局面,出现了唐肃宗以来前所未有的统一,史称“唐室中兴”。裴度“身系国家之安危,时势轻重三十年”,成为唐朝政治舞台上举足轻重的人物。他官至上柱国、司徒、司空、中书令,爵封晋国公,至今在裴柏村边还高耸着一座石碑,上刻“唐晋公裴度故里”。

      裴行俭也是唐朝一位著名的政治家、军事家,他精通兵法,善于征战,数次平定突厥叛乱,安定了北国边塞,而且还著有军事书《选谱》10卷。

      另一位显赫于唐代的政治家是裴耀卿,他整顿漕运,发展经济,3年运往长安的粮食多达750万斛。改变了高宗到玄宗期间天灾时起、关中粮荒的困境,在开元年间传为佳话。

      不必再一一细览,仅就唐代这几位宰相的政绩也颇为少见了。

      然而,裴氏家族的历史功绩不光是政治和军事上的,在世界外交史上,他们也留下了醒目的一笔。隋代时,裴矩亲赴张掖,与西域各国贸易通商,调查记载了途中各国交通、山川、河流、特产、民俗等情况,著有《西域国记》3卷。裴世清则第一个率隋朝友好使团出访日本,不仅开启了隋朝与日本的交流,也为唐朝的中日交流奠定了基础。也许在今天看来,这种交流不足挂齿,但是远在1500年前,这种国际交流则是开创性的,具有划时代的影响。

     

      闪耀在典籍里的光色

      功绩显赫,名垂青史。徜徉在裴氏家族博物馆,不得不发出赞叹复赞叹。这不,刚赞叹完名垂青史,又要赞叹评点青史。评点青史的是裴松之祖孙三人,混沌的历史在他们笔下化为清晰的记忆。

      甩开先河,且成绩斐然的当然是裴松之。公道说,承蒙祖上福荫,裴松之的起点不错。祖父裴昧官居光禄大夫,父亲裴珪曾任正员外郎,年仅20岁裴松之已担任殿中将军。风华正茂,意气风发,本该大展才华,治国安民。然而,他所处的是东晋末期,政局动荡,风雨如晦。他要秉笔直书,剖析历史,启迪后世。从哪里下手?他没有注目两晋,世事距离自己太近,未免不带感情,未免不一叶障目不见泰山。于是,他把笔触伸进了三国时期。所幸裴松之从小喜爱读书,8岁时已熟知《论语》《诗经》,后来博览典籍,学识日进,书写起来驾轻就熟。因而,我们看到了史书《三国志注》。

      《三国志注》完满收官,宋文帝御览后认为是“不朽”之作。裴松之的成功,激发了后代对史学的兴趣。儿子裴骃受到父亲感染和启励,好学深思,对历史不乏独到见地。他批阅史书,撮其指要,伏案走笔,开始为史学名著《史记》作集解。如今《史记集解》是一部难得的史书。

      两代人的作为,传导给孙子裴昭明,他学识渊博,精通世理,担任太学博士游刃有余。更重要的是,他带出了一个志向远大的儿子裴子野。裴子野继承先辈志向,笔耕不辍,十载伏案,完成了史书《宋略》20卷。曾经撰写《宋书》的沈约,眼光超群,不乏傲气,认为“松之已后无闻焉”。但是,当他读过《宋略》,对裴子野肃然起敬,自愧弗如,光着脚前去拜见,请求宽恕。

      裴松之祖孙四代一脉相承,以治史为要务,为研究中国历史留下了宝贵财富。

     

      百代兴盛在家训家戒

      站在晋南大地观瞻,面对裴氏家族在中华文明史上的不凡作为,禁不住有些纳闷。脚下的土地不是没有出过显赫的家族,甚至可以说有为的家族层出不穷。只是昙花一现,各领风骚三五代。三五代还有点夸大其词,有些甚至如民间所说,富不过三代,红不过三代。

      其他不论,仅以晋国为例。先说郤氏家族,晋献公征伐翟人时,公族子弟叔虎奋勇当先,带领晋军攻破营垒,取得完胜。晋献公便将郤邑封给叔虎,另立宗庙,即是郤氏。之后,郤家历时四世,共出八卿,到了郤锜、郤犨、郤至时期,郤家把持朝政,根本无视晋厉公的存在,公然当面杀死他的宠臣。公元前574年,晋厉公命令胥童、长鱼娇等亲领甲兵,灭掉郤家。四世威名,化为泡影。

      这些荣显之极的家族,说垮就垮,原因无外骄奢淫逸,飞扬跋扈。物极必反,很快走向终点。裴氏家族为何能长盛不衰?原因在于以史为鉴,俭朴谦和,一以贯之。博物馆展板上的事迹件件感人,随手辑录几则:

      之一,裴侠,俭约朴素,爱民如子,所食唯菽麦盐菜而已,把原来郡守的特权享受全都舍弃。当时人们歌曰:“肥鲜不食,丁庸不取。裴公贞惠,为世规矩。”西魏文帝欣赏他勤政爱民的风范,命他站在朝堂一边,作为“清慎奉公,为天下之最”的楷模,并让能与之媲美的官员和他站在一起,官员众多,却没有一个敢与他比肩而立。因此,他被誉为“独立使君”。这种鹤立鸡群的清官形象,可谓古今罕见。

      之二,裴潜,魏明帝时出任尚书、光禄大夫等职,晋封为清阳亭侯,死后追封太常。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显要人物。逝世前嘱咐薄葬,丧事从俭从简,墓中只放置棺木,及数件瓦器,其余一无所设,猛烈地抨击了当时奢华厚葬的风气。

      之三,裴子野,父亲去世居家丁忧,衣食从俭,与农家无异。外祖父家贫困,便将俸禄全部给了他们。家无住宅,借得官地二亩,自食其力。家中仅盖茅屋数间,妻子常为饥寒所苦。

      之四,裴邃,任庐江太守时,前往边境开垦屯田,使仓廪丰实,人心安定。官兵们为了答谢他的恩惠,送给他绢帛千余匹。为照顾部下情绪,他只象征性地收纳二匹。

      之五,裴坦,唐僖宗时任宰相,为人清廉俭约,恪守家法。儿子娶杨收之女,杨家嫁妆宏丽豪华。他命人立即撤去,并严正指出:“莫要乱了我的家法。”其时嫁妆丰厚,互相攀比的风气甚重,身居高位,他俭约娶儿媳,一时传为佳话。

      ……

      多哉,多哉!不胜枚举,就此打住。不过,这也足以看出裴氏家族的良好家风。家风何来?来自家训。

      《裴氏家训》十二条,简明扼要:一、敬奉祖先,二、孝顺父母,三、友爱兄弟,四、协和宗族,五、敦睦邻里,六、立身谨厚,七、居家勤俭,八、严教子孙,九、读书明德,十、淳厚戚朋,十一、慎重言语,十二、讲求公德。

      这是正面要求,倡导积极向上。更重要的是,划定下线,严禁违反,这就是总共十条的《裴氏家戒》:一、毋忤尊亲,二、毋辱祖先,三、毋重男轻女,四、毋事赌博,五、毋为盗窃,六、毋贪色淫,七、毋吸烟毒,八、毋酗酒好斗,九、毋忘本崇洋,十、毋入帮派。

      古人画地为牢,让违法者思错改过。裴氏家族鼓励奋发向上,大有作为。同时,遏制过度欲望,防患于未然。在我看来,这是画心为牢,给自己的行为装上刹车。时时处处,有所为有所不为。不因善小而不为,不因恶小而为之。这才使裴氏家族历久不衰,光彩照人,风光于华夏史册。

      我在裴柏村久久沉思,沉思裴氏家训家戒所蕴含的思想精华,它不仅对古人,即使放在今日,用来灌溉党内政治文化、培厚政治生态土壤,以良好的党风促政风、正社风、带民风,也极具时代价值。●

    网站编辑:付天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