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banner1-6.png
  • 父亲布满老茧的手
    发表时间:2017-07-06 来源:《党建》杂志
    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父亲布满老茧的手

    中共党史出版社 叶松

     

      父亲就像家乡田野里的一朵小花,普通得以至于察觉不到它的美。父亲曾上过战场,在祖国需要的时候火线入党。面朝黄土水田,父亲的手撑起家庭的重担。这双布满老茧的手,有着朴实的温度。

      5月的天还有些微凉。早上4点多钟,天刚刚放亮,父亲已经起床,伴随吱呀的开门声,父亲开始一天的农活。晨时的水田,还有一丝丝刺骨的寒。水田里郁郁葱葱的秧苗,欢呼雀跃地随风舞动着,这是庄稼人一年收获的期盼。父亲要把这些秧苗拔起、捆扎好,然后一棵棵栽到水田里。

      拔秧是个辛苦活儿,可以坐在秧马(即条形凳子)上,稍稍省些气力。父亲是个快手,双手同时拔秧,然后将两只手的秧苗一拢,随手取一根秧草,系一个活扣,一把秧苗就捆扎好了,然后放到田里。动作连贯,一气呵成。

      7点多钟,我和母亲、妹妹也过来了,带上父亲的早饭,开始下田。在泥田里插秧,不像拔秧那样可以坐一下,只能保持弯腰这一个姿势,一连几个小时,手里的动作也要极快。在泥田里走,要一步一个脚印,走得快了,身后会甩泥点,容易滑倒,甚至还会被泥里的坚硬物划破脚掌。

      我和妹妹插秧速度很慢,不一会儿就被父亲远远地甩在后面。常常是父亲插了一个来回,我们一趟也没完成。八九点钟,太阳有些火辣了,母亲拿草帽给我们,戴上帽子,还是遮不住脖子。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流下,眼镜框也随着汗水慢慢下滑,用手去扶眼镜,一个不小心,弄得满脸泥巴。

      路过的乡邻打趣说:“老叶,孩子得力了啊,都能帮你插秧啦!”这个时候,父亲总是感到特别自豪。

      午饭是极简单的。饭后父亲一个人去插秧,等到稍微凉快些,才让我们过去。下午6点多钟,我们完成当天的任务。父亲还是闲不住,拿着渔网,又到河里逮小龙虾、网鱼。夕阳下,波光粼粼的河水,浸润着父亲布满老茧的双手,仿佛褪去庄稼人一天的疲惫。

      五一假期很快就过完了,我要回北京,妹妹也要回学校。临行前夜,母亲泡好干菜。第二天一早,父亲去竹林拔些竹笋,剥皮洗净。父亲烧火,母亲翻炒。等我和妹妹起床,荷包蛋、鲜竹笋、香椿鸡蛋、马齿苋、排骨、小龙虾,都已经分装好了。

      父亲送我们到汽车站,帮我们买票,提行李上车。车启动了,透过车窗,我看见父亲还站在原地。车越走越远,父亲的身影也越来越瘦小。

      父亲手上的老茧留下了辛勤的汗水,记下了岁月的痕迹。父亲这朵田野里不知名的小花,不鲜艳、不夺目,但他勤勤恳恳、任劳任怨,教会我们俯首大地,朴实做人。◎

    网站编辑:唐明涛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