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banner1-6.png
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新版党建网2016 > 文库专题类 > 《党建》杂志文库
我心底的那盏明灯
发表时间:2017-06-02    来源:《党建》杂志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我心底的那盏明灯

 

  《党建》杂志、党建网、党建网微平台举办“我心底的那盏明灯”优良家风有奖征文活动,来稿请发到电子信箱:djzhengwen@163.com

 

父亲教我爱岗敬业

  河南省卢氏县委巡察办 李建峰

  父亲是一名公路养护工,在我童年的记忆里,父亲从来没有节假日概念。一年四季,无论刮风下雨,他都在公路上保洁、修补坑槽、清除边沟。

  那时候,公路大多还为砂石路,为了修补坑槽,父亲拉着用架子车改装过的洒水车,先把坑槽扫干净,把水放进去,再把从远处运来的养护材料填入坑内,最后引导过往车辆把填补过的路面压平。为了清除边沟内的杂物,父亲曾跳进臭气熏天的边沟,用铁锨把垃圾一锨一锨铲出来,然后再用车子拉走。由于父亲不怕吃苦,爱岗敬业,肯钻研,他所管养的路段每月都被评为优等路。几年后,他被提升为道班班长,职务升了,可责任更大了,不仅要养护好自己所管的路段,还要负责全班近十人几十公里路段的养护管理及日常工作。就是在那样艰苦的条件下,父亲管养的道班在全县养护工作评比中,还是名列前茅,连年被评为优秀道班。

  记得小时候,每年暑假,我都会跟着父亲到公路上看他修补坑槽、平整路面。到了工作的地方,父亲不是清扫路面,就是挖补坑槽,忙得没有工夫陪我说话。后来,由于工作成绩突出,父亲被调入机关工作。只有初中文化的他,在年近五十之际,又重拾书本,自学数学、物理、公路测量等相关专业课程。经过刻苦钻研、不懈努力,父亲终于通过劳动部门组织的技能考试,成了全县交通系统的第一个技师。父亲还发明了QC科研成果——蛙式公路打夯机,大大降低了工人的劳动强度。

  父亲经常对我说:“将来你长大了,不管做什么工作,都要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这样,才能干出一番成绩来。”父亲的话,我一直记在脑中。在交通局工作的十几年间,我以父亲为榜样,兢兢业业,任劳任怨。2015年卢氏县公开遴选巡察专员,我把报考的想法告诉了父亲。父亲语重心长地对我说:“你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我不拖你后腿,只是有一点,在纪检部门工作,你要更加严格地要求自己,不要辜负了大家对你的期望。”在父亲的支持和鼓励下,我报名参加了遴选考试,成为一名光荣的巡察专员。2016年,我被卢氏县纪委授予反腐倡廉宣传先进工作者。

  感谢父亲对我的教诲,爱岗敬业,永无止境。◎

 

母亲的高粱面饼

陕西省渭南市富平县教学研究室 李孟洋

  母亲是一位淳朴的农村妇女。她没有文化,总穿着一件破旧的衣服,在田间地头干农活。

  记得大集体年代,村里给全体社员分配了任务,家家户户都是凭劳力挣工分生活。我们家有五口人,奶奶年老眼花,腿脚不灵便,常年躺坐在床上。姐姐和我年龄太小,只能干一些家务活。母亲为了多挣工分,好让全家人都吃上饭,每天她就和父亲推着架子车一起下地,总是干最繁重的体力活,从不停歇。由于长时间的劳作,母亲的双手变得粗糙甚至骨头往外突,严重变形,手心上早已结了一层厚厚的老茧。

  回到家里,她顾不得休息片刻,就跑进厨房做饭。饭桌上,她总把白面馍给奶奶和我们姐弟俩吃,自己却吃红高粱面饼子。我很好奇,就问她:“妈妈,你天天吃这个红饼子,它真那么好吃?”妈妈抚摸着我的头说:“好吃,吃着它耐饿。”我偷偷地藏了一块高粱饼子,趁他们出门上工,背地里吃了一口,又苦又涩,真是难以下咽。

  有一年冬天,我在学校生病了,给家里写了一封信。母亲收到信后,马上启程来看我。她为了省下坐长途汽车的钱,走了十几公里的路来到我们学校。

  一位同学老乡告诉我,你母亲来看你了,就在学校门口。我快速地从教室向学校门口跑去。那时候正值放学,远远地,我就看到母亲站在学校门口,感觉母亲在人群中是那么扎眼——衣服破旧,还肥大得有些不合身。我提醒母亲,衣服太旧了。

  母亲不好意思地露出憨憨的笑容,嘴里说道:“整天在地里干活,浑身上下都是脏兮兮的,穿着旧衣服方便。再说衣服大点,干起活来手脚利索。”

  “知道你病了,我给你带了些钱和新做的棉被。你要吃好点,照顾好自己,不用担心生活费,只要你能吃出好身体,考出好成绩,就是再多的生活费,家里也掏得起。”

  快吃午饭了,我准备在食堂给母亲打一份饭菜。母亲却死活不要,说她休息一会儿就回去了,让我一个人去吃饭。等我吃完饭,再次路过学校门口时,看见母亲手里正拿着一块高粱饼子吃着。我忍不住失声哭起来,泪水溢满了眼眶。

  如今,我已成家立业,有了自己的家庭,全家的生活也比以前好了很多。我沿袭着母亲的习惯,穿着朴素,粗茶淡饭。

  母亲勤劳了一辈子,辛苦了一辈子。她身上勤俭节约的传统美德深深地影响和感染着我。我应该感谢母亲,她给我留下了好家风,成为我一生成长的生活准则。◎

 

痴迷“车间”的父亲

山东省济南市地税局 施永庆

  有客人到了父亲略显零乱的家,总会惊奇地说:“这么多的工具呢!”是的,这是父亲的“车间”。在狭小的餐厅一角,一张棕黄色三屉桌被改装成工作台。一盏明亮的台灯下,是父亲自己制作的带着电流表、电压表、警示灯的仪表台,可任意调节电压的逆变电源,两组多孔电源插座。工作台一端钢板包角,装上小型台钳。除了钳子、锉刀、电钻等常用工具外,工作台上方还有一排父亲自己打造的壁柜,放满了各种旧电工杂志、木工工具、五金油漆……来到工作台前,仿佛置身一个微型车间。

  记忆里,父亲经常在工作台前操作着他的“宝贝”。有时在修理老旧的收音机,有时制作加固桌子椅子的铁角、螺丝,有时修理邻居送来的电水壶、电熨斗等电器。儿时的我就成了父亲的小帮手,给他递钳子,下料时帮他扶正大块板材,跑前跑后取来他需要的各种工具。记忆里常常有电烙铁上飘着的一股松香的味道,一道焊锡的轻烟,一双刨着木板的手。物资贫乏的年代里,父亲在工作台前修补家里漏水的搪瓷碗、盆、锅等生活用品,打制家中小型木制家具。“DIY”(自己做)这种国内外流行的生活方式,父亲在那个时候已经教给了我,让我在生活中增添了许多乐趣。

  我离开家乡来到济南读书工作后,父亲在电话里经常说的就是又做了个什么好物件。他得意地告诉我,用废旧电器的拆件做了一个功放,又做了一对低音炮,音质比电器城卖的还好呢!不久前回老家,父亲变戏法般地拿出了一架老式电影放映机,是哥哥出差到黑龙江,偶然在收废品的三轮车中发现、回购来的。父亲和哥哥一同花了半个多月工夫,在简陋的小车间修好了这个上世纪80年代的老物件。配合着《停战以后》的老电影胶片,父亲眉飞色舞,讲起了年轻时做电影放映员巡回播映的往事。

  从年轻时的责任到老年时的找乐,“车间”里的专注成了父亲找到自我的源泉,就像画家痴迷于风景,钓者痴迷于河流,书家痴迷于砚墨。而现在的我,痴迷于阅读与写作,应该也是得了父亲的传承。●

网站编辑:王高林
>>
思想理论
>>
党建论坛
>>
党史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