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banner1-6.png
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新版党建网2016 > 文库专题类 > 《党建》杂志文库
迎接党的十九大 撸起袖子加油干
发表时间:2017-05-03    来源:《党建》杂志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五一国际劳动节前夕,本刊记者兵分十路,走近基层一线的普通劳动者、共产党员,感受他们的伟大与崇高。谨以此篇,向他们以及广大劳动者致以节日的敬礼!

  迎接党的十九大 撸起袖子加油干 

   

  希望我国广大劳动群众以劳动模范为榜样,爱岗敬业、勤奋工作,锐意进取、勇于创造,不断谱写新时代的劳动者之歌。

  ——习近平2016年4月26日在知识分子、劳动模范、青年代表座谈会上的讲话

  

  刘伟:黑崖沟村的扶贫书记 

  本刊记者 王锦慧

 

  4月20日早7点,我们驱车从北京出发,直奔太行山腹地河北省阜平县龙泉关镇黑崖沟村。

  阜平是革命老区,但至今仍是国家级贫困县。习近平担任总书记不久,就踏着皑皑白雪到龙泉关镇看望乡亲们。

  群山莽莽。穿行了4个多小时后,我们终于望见黑崖沟村口矗立的高大牌楼。

  村第一书记刘伟在牌楼下等候我们。他中等个头,戴眼镜,刚满32岁;清华大学硕士,国家机关事务管理局干部,2015年7月31日到任。

  进了村,迎面是一座气势巍峨的黑崖,黑崖沟因其得名。在老乡家吃罢午饭,刘伟急着要去村里的文化旅游景点白衣寺规划重修事项,我们气喘吁吁紧跟其后。

  坐落在村东北半山腰上的白衣寺是一座千年古寺。它曾经是聂荣臻元帅的临时指挥部,柯棣华大夫的临时救疗站,可惜已被风雨侵蚀得破败不堪。为征得修缮资金,刘伟四处鼓与呼,最终与山东龙文化协会达成协议。

  从白衣寺出来,刘伟边走边介绍说:刚进村时,得知黑崖沟953人中贫困人口有766人,压力非常大,也迷茫过、苦恼过。后来通过调整扶贫思路,去年贫困人口减少到145人,到明年有望实现整体脱贫。

  说着,我们径直朝黑崖脚下的白色大棚走去。“我想请习大大来吃西瓜”,当我们正在为这条广告点赞时,突然“劈劈啪啪”下起雨来。

  刘伟和大棚创建人张宏亮商定了众筹销售方案,而后对我们说:这个蔬菜瓜果种植基地共50亩,今年计划新增20亩,可带动31户贫困户每户每年增收2000元;此外还有中药材种植基地、家庭手工业创业园、养牛养猪合作社等产业,可带动上百户贫困户奔小康。

  雨停了。踩着积水的山路,我们不由得想起沈浩那一双双沾满泥巴的鞋;想起战斗在扶贫第一线的千千万万个“第一书记”。

  晚上,我们住在村里。第二天一早,又跟随刘伟到村西光伏电站工地处理土地纠纷。去年,175kW光伏电站顺利竣工,可累计实现收益625万元,可为全村240位老人每人每年增加1000元收入,持续25年。

  上午,我们还跟随刘伟到苇地沟检查土地流转情况;到村小学落实长期结对帮扶协议。

  看到刘伟终日东奔西忙,我们有些心疼。他却动情地说:“我已深深融入这个小山村,黑崖沟永远是我的第二故乡,村里的百姓都是我的亲人。”

  临近中午,我们沿新修的幸福路出村返京。村外百亩樱桃园花开正艳,预示着黑崖沟美好的明天!◎

 

  许立山:“中国尊”顶上的“鲁班” 

  本刊记者 武淳

 

  绿树成荫,高楼林立,人流穿行。这里是位于东三环的北京核心商务区CBD,一座总建筑高度设计为528米、形似中国传统礼器“樽”的摩天大楼正在此拔地而起。它就是国内首座由中国人自主设计的超高层建筑,已成为北京第一高楼的“中国尊”。

  中国尊是世界上第一座在抗震8度设防区建造的超500米高楼,按照使用年限100年设计施工,将消耗14万多吨钢材和35万多方混凝土,高峰期施工人员超过4000人,设计工期仅有62个月,意味着主体结构每3—4天必须盖好一层。

  在施工现场,记者见到了承建方中建三局“中国尊”项目执行总工程师许立山。这位浓眉大眼、略带书卷气的高级工程师,尽管刚40岁,负责的项目就已获得“鲁班奖”和“国家优质工程奖”。

  许立山带记者登上了已建至498米的“中国尊”大楼楼顶。高处不胜寒,一阵凉风袭来,记者双腿有些发软。许立山颇有童心地对记者说:“你看地面上那些汽车像不像玩具?楼房像不像积木?不用担心,我们其实站在一个可承重4800吨、抵御14级强风的‘盖楼神器’上。”

  记者注意到,“中国尊”的工地和以往的建筑工地有所不同,楼体四周没有密密麻麻的脚手架和防护网,只有一个如同正方体的施工平台“骑”在楼顶。这就是许立山参与研发的“盖楼神器”——超高层建筑智能化施工装备集成平台。平台操作面积超过1800平方米、高38米,可同时进行四层楼的作业。

  “这是我们自主研发、世界房建施工领域面积最大、承载力最强的平台。平台上有两台塔吊和平台一体化结合,这在全球也是首次尝试。它不仅能节省工时,还节约材料,是我们追求绿色施工的众多技术创新之一……”面对纵横交错的钢架迷宫,许立山有说不完的话。

  为了让重量巨大的平台像“蜘蛛侠”一样,稳固地攀附在楼体墙面上,许立山和同事们进行了无数次计算和实验。平台准备进行第一次顶升时,许立山坚守在单位39个小时不眠不休。一天凌晨,刚值完夜班的许立山在家休息,听见淅淅沥沥的雨声,又立即赶回距家16公里的工地。“那几天正在浇筑大楼底板,雨水很可能影响混凝土的配合比。这是大楼的根基啊,不能出现任何问题。”许立山说。

  入行18载,学建筑工程的许立山从工长、技术员,一步步成长为驾驭大项目的“技术总管”。29岁那年,参与央视新台址建设的许立山两鬓、前额头发全白。负责“中国尊”项目5年多来,他有4个春节是在工地上度过的……

  蓝天白云,阳光正好。许立山掏出手机记录下了今天的“中国尊”,和记者告别后,他匆匆消失在人流中。当今中国的国家实力为许立山这样的劳动者们架起了触摸梦想的天梯,有了他们的开拓创新和不懈努力,中国建设一定会更牢、更高、更快、更强!◎

 

  美女掏粪工李萌:时传祥的接班人 

  本刊记者 杨连元

 

  4月19日,清晨,7时20分,北京南城景泰桥下,几辆抽粪车停在路边,隶属于东城区环卫中心十所的女掏粪工李萌已经做好外出作业准备。这位年方28岁的北京姑娘,模样俊俏,快人快语,一身橙色工作服遮不住其洋溢的青春靓丽。

  记者跟随李萌登上一辆抽粪车,前往居民小区作业。一个上午,李萌的工作量是抽足4趟车、约计12吨粪便量。每趟车抽足粪便后,还要开赴10公里之外的环卫消纳场“卸货”。4趟车下来,已是中午12点多了,早上见面时还是有说有笑呢,此时,她明显疲惫不堪了。李萌说,除了公休日,每天都是这样的流程,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掐指一算已经干了6年多。

  李萌工作的单位,正是当年闻名全国的劳动模范时传祥生前工作过的地方。时传祥那种“宁愿一人脏,换来万家净”的高尚情怀,一直成为环卫工人的精神支柱,也激励着李萌走到今天。

  抽粪车在街巷中行进着。李萌所在的“三八女子抽粪班”承担着分布于居民区公厕的100多个粪井,李萌负责其中的16个。哪天要掏井,哪个井掏多少,李萌已是烂熟于心,忙而不乱,风雨无阻。

  说话之间,我们到了一处粪井前。李萌戴上一副手套,拿起一把铁钩子,利索地打开井盖,顿时,一股恶臭扑面而来。只见她双手抱着抽粪皮管,顺着井口开始作业,同时,有节奏地摆弄皮管子。李萌解释:“这叫打漂,打漂的作用可以搅动粪便、抽净粪便。”其实,粪便是越搅动越臭!李萌说:“到了三伏天,那个臭啊!刚上班时,一打开井盖,差点儿把我熏晕了,好几天吃不下饭呢!”

  谁也没想到,一个青春年华的北京姑娘,当过兵、入了党、受过嘉奖,退伍回京却干上了掏粪工,直到今天干得很踏实。对此,李萌说:“当时,听说十几年了抽粪班还没有进过年轻人呢。老师傅说,北京城如果一个月没人抽粪,粪便就会流得满大街都是,我就动心了。”

  抽粪车驶向了环卫消纳场,李萌在车上也有了短暂的休息时光。2012年12月,李萌入选“北京榜样十大人物”。她说:“现在大家都谈梦想,我觉得,不起眼的工作也离不开梦想。我选择的抽粪工作,总是要有人干的。我向往时传祥老爷子的境界,一人脏换来万家净。”◎

 

  赵玉忠:二维码让市民吃上放心菜 

  本刊记者 刘文韬

 

 赵玉忠(图左一)

 

  4月18日的北京,阳光明朗,春风阵阵。记者驱车两个半小时,来到位于延庆区康庄镇小丰营村的北京北菜园农产品产销专业合作社,采访全国劳动模范、全国“十佳农民”赵玉忠。1957年8月出生的赵玉忠,是这家合作社的理事长,也是一名有着28年党龄的老党员。

  带领农民种植和销售放心菜,是赵玉忠一辈子的追求。目前,北菜园470多亩大棚,每年生产蔬菜120多万斤,不施一丁点的农药和化肥。当记者问到,不施农药,如何控制病虫害呢?赵玉忠说,绝大部分的害虫都有天敌,害虫的天敌就是益虫,用益虫控制害虫,可以无任何污染。

  赵玉忠说:在种植初期,由于物理防治不到位,害虫的天敌又没能及时释放,基地有8棚快要采摘的西红柿虫害严重。有人提出:“打少许化学农药即可治愈,既不影响产品的质量,又可挽回几十万元的经济损失。”但赵玉忠对农户们说:“我们不能为了眼前利益而毁了我们的信誉。”他在保证种植户利益不受损失的前提下,自己个人承担,带领农户们将上百株一人多高的西红柿苗全部拔掉。多年来,他和农户累计拔掉秧苗几万株,销毁蔬菜几十万公斤。他的诚信影响着农户,诚信经营的理念在每一个农户心中生根。

  赵玉忠告诉记者,他旁边的合作单位就是专门研究绿色生物防治的,生产的益虫品种全、数量大,不仅能充分满足北菜园的需求,同时还向包括京津冀在内的全国多个省市供销益虫。

  除了安全,北菜园的第二个特点是科技。赵玉忠的合作社在6年之前就使用了二维码,所有的蔬菜包装盒上,只要一扫二维码,全部信息一清二楚:几号大棚生产?谁是经手人?哪家物流公司配送?送到北京哪个超市?如此科学、精准的管理,让市民买得放心,吃得安心。

  作为党员,赵玉忠还有一个特点:自我加压。在蔬菜包装车间,记者在墙壁上发现一个《作业标准》,蔬菜长度、大小、色泽都有严格要求。赵玉忠说,我们公司的内控标准比市场上的任何标准都要严。蔬菜的长度不能太长,太长是长老了,会口感不好,也不能太短,太短是还没成熟,色泽不能太暗,太暗是水分不够。达不到标准的要退回去,通过这样更严的标准,为市民提供质量更优的放心菜。◎

 

  杜雪平:全科医生的社区情结 

  本刊记者 王碧薇

 

  瘦高身材,头发一丝不苟地绾起;快人快语,想把每一秒都掰成两半,尽可能多说一点、说快一点,好挤出时间忙手头的工作;走路生风,白大褂似帆,总随风鼓着。很难想象,她已年近70。

  她是杜雪平,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复兴医院月坛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世界卫生组织2010年度笹川卫生奖获得者。

  这位社区医院的“一把手”,一天过得如同“打仗”。

  早上8点,杜雪平已经坐在会议室,与大家伙讨论医改的后续配套措施:如何给老百姓多些实惠、怎样把药配齐配好、怎样更高效地处理医疗投诉。

  9点多,刚散会的杜雪平又迎来她的外国朋友——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家庭医学系主任Clink,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碰撞中国全科医学与美国家庭医学的火花。“家庭医学可以改变世界,我们的全科医学可以改变中国!”杜雪平坚定的语气中透着一股自豪。

  10点,连口水都顾不上喝,杜雪平匆匆赶到复兴医院,与专科医生一起,对一名从月坛卫生服务中心转院过来的糖尿病伴同症酸中毒患者进行查房会诊。听主治医生汇报、询问患者肾心等专科检查的结果,杜雪平熟门熟路,分析起病情来一语中的。“多亏了医改‘基层首诊、双向转诊、急慢分治、上下联动’的分级诊疗模式,这个病人才能一个电话就从社区医院被转到综合医院,得到及时救治。将来等他病情稳定了,我们再把他转回去追踪治疗。”查完房的杜雪平感叹道。

  回到社区,杜雪平快速扒两口饭,又开始准备起全国全科医学大会的演讲稿。“没办法,下午要开党员大会,还有站长会,实在没时间。我每天从早上8点到下午5点,都像今天这样,几乎每分钟都在工作。”

  现在的杜雪平,忙的不仅仅是自己手头上的病患,更多的,是在忙着培养下一代全科医生。多年前,当杜雪平还在综合医院做心内科医生时,经历了一位因没有得到连续性追踪治疗而去世的心梗病人。那时,杜雪平就意识到全科家庭医生的重要性:出诊随访、家庭签约、量身定制保健方案、病患连续性管理……一系列举措,或许能够挽救和延长很多心梗、慢性病患者的生命。杜雪平说:“做全科医生、发展全科医学是我的梦想,但我年纪大了,而且一个人能看的病人毕竟有限。现在我把很多精力用在培养下一代全科医生上,希望能为社区基层输送更多好医生,能为更多家庭带去健康和幸福。”◎

 

  郭建东:实验室里的海归梦 

  本刊记者 张纪

 

  “从这些衍射斑点的形状和分布情况看,接下来的谱学测量无法继续进行了。”4月17日上午,中国科学院表面物理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郭建东手指电脑显示屏上的图像给记者讲解。

  “你们这次制备实验材料的前期准备是多长时间?”

  “一整天吧。要做微观表面的谱学分析,必须在超高真空中原位制备或处理样品表面。鉴定实验材料表面的质量,可以利用低能电子衍射来判断。衍射斑点明锐,表面原子排列则具有严格的周期性;衍射斑点均匀对称,表面则平整,我们才能进行更深入地分析。而你看到的这种不顺利的情况,是实验中常会遇到的。”

  “这就是您刚刚谈到的,对于科研工作者来说,实验中最大的困难就是要面对这99%的失败。”

  “是的。现在,对我们科研工作者来说,外在的物质条件都很优厚了。2005年,我作为中国科学院‘百人计划’入选者回国,享有职称等多方面的优惠政策。如果遇到科研经费问题,单位也会及时协调解决。我们自行研制的仪器‘能量/动量二维解析的高分辨率电子能量损失谱仪’,只用了几年的时间,是国际上首先实现对表面电子和声子做能量、动量二维成像测量的仪器。今年3月,德国尤利希实验室才报道了类似仪器的研制情况,而这个团队的核心人物早在1982年就曾论述高分辨率电子能量损失谱技术。这说明,有国家作为我们科研的强大支撑,我们才能抓住这1%的成功机会。”

  “截至2016年底,我国留学回国人员总数达265.11万人,十八大以来5年回国人数占到70%,形成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规模的海归潮。”

  “确实如此,越来越多的留学生选择学成归国。一方面,说明我国整体实力不断提升,人居环境、基础设施以及科技创新方面都取得了令世界惊叹的成就,为海外人才回国就业、创业、生活提供了良好的硬件基础;另一方面,也说明我国在制定相关政策方面,更能获得留学归国人员的青睐。习近平总书记曾说,‘人才强国战略是科教兴国战略与创新驱动战略的重要内容,创新驱动战略以人力资源为第一资源’。因此,我在从事科研工作的同时,还肩负着培养下一代科研工作者的重任。中国梦就是我们海归梦,我们愿意通过自身的努力为国家的繁荣富强作出自己的贡献!”◎

 

  李莺燕:给盲童世界一片光明 

  本刊记者 郭慧

 

  四月的北京,春暖花开。4月18日早上7:30,记者在北京市盲人学校见到了李莺燕。李莺燕是小学二年级的班主任,也是一名语文老师。无论第一节有没有课,她一般都会早早地到教室去看看。从1995年毕业至今,李莺燕在这里工作了22年。这22年里,她和孩子们一起成长,慢慢地爱上这个职业。李莺燕说,每个孩子都是一颗种子,只要你撒下关爱,足够耐心,一定会听到花开的声音。

  对于盲童来说,每到一个陌生的环境,都会经历一次艰难的适应。孩子们刚入学时,不敢说话也不敢迈脚。李莺燕拉着孩子们的手,一遍又一遍带他们触摸,给他们讲解,从教室到厕所,从操场到饭堂,帮他们熟悉环境。一天下来,她的嗓子常常肿痛得说不出话来。慢慢地,孩子们开始放下内心的小心翼翼和戒备不安,融入了校园生活。

  9:40上完两节课,到了课间做操时间。孩子们熟练地找到自己的柜子,拿出跳绳装在口袋里,排好队。班里一共10名学生,其中6名全盲,4名是低视力,视力在0.04以下。下楼时,孩子们靠右摸着扶手,一个拉一个往前走。“小心台阶”、“绳子掉出来了”,从教室到操场,这一段并不长的路程,走在最后的李莺燕时不时提醒着。来到操场,李莺燕让同学们练习跳绳,这是这个学期刚刚学的项目。记者看到,有的孩子能连续跳一二十个,而有的孩子一个也跳不过去。李莺燕站在一旁讲解着要领,并温和地鼓励他们:“没关系,慢慢来。”

  由于身体的缺陷,这些孩子比一般孩子要敏感、自卑和孤独。高子航是一名低视力的孩子,刚入学时不爱说话,经常哭鼻子。李莺燕交给他任务,让他去帮助全盲的孩子。子航在帮助他人的过程中渐渐变得开朗起来。今天跳完绳,子航主动把大家的跳绳一条一条缠好收起。

  班主任的工作繁多,责任重大,李莺燕一干就是22年。她对待工作认真负责,对待学生耐心细致,树立起良好的师风师德。2008年获得北京市“紫禁杯”优秀班主任奖,2016年被评为北京市直机关优秀共产党员。

  春天,她带着孩子们抚摸嫩芽;夏天,她带孩子们去颐和园远足;秋天,和孩子们赤手挖白薯、捡树叶;冬天,和孩子们堆雪人。李莺燕如同一缕光,照亮了孩子们的心灵,为他们打开了感知世界的大门。美国作家海伦·凯勒在《假如给我三天光明》中说:“世界上最美丽的东西,看不见也摸不着,要靠心灵去感受。”一粒种子,落在泥土,用爱守护,静听花开。◎

 

   阮卫方:穿行地下三十载 

  本刊记者 陈蓉

 

  2017年4月16日凌晨3点40分,记者如约来到北京地铁1号线古城车辆段的员工宿舍。不一会儿,地铁司机阮卫方精神抖擞地走出宿舍。昏黄的路灯下,阮师傅领着记者一行前往车场。这样的早班,无论节假日,每隔3天就有一次。54岁的阮师傅笑着说:“早班当然得起得早,没什么大不了的。”

  车场如一幢巨大的仓库,里面并排停放着四十多辆列车。灯光亮起,早班车的工作人员准备发车。出车前最重要的一项准备工作就是对列车进行安全检查,记者跟随手提电筒的阮卫方,从车头绕到车尾,他不时弯下身子,仔细查看着列车外部的各种设施。查看完毕进入驾驶室,阮卫方依次检查司机台、电台等是否启动正常。每扇门的开闭他至少要尝试3次,才算安全过关。

  地铁1号线从苹果园到四惠东共23站全程31.3公里,日客流量都在120万人次左右,高峰时段发车间隔仅为2分钟。阮师傅说,跑完一个单程需要56分钟,一天下来一个司机至少要跑上5趟。这个过程中,司机的精神必须高度集中,不能有丝毫松懈。为了保证列车的正常发出,司机们吃饭、上厕所不仅要错开,时间上也有严格的控制。当被问及工作的辛苦,阮卫方提的最多的是“责任”二字。“既然选择了,就要有担当。”阮卫方这句简简单单的回应,代表了许许多多地铁人的心声,正是他们的默默付出换来了每天上百万乘客的安全出行和一个城市的正常运转。

  如今,北京地铁大部分列车都已实现自动化操作,但这更要求地铁司机随时关注列车状态、时刻警惕轨道异常。每到一站,阮卫方都会跨出驾驶室,做一套“手指眼看嘴呼唤”的规定动作,确认车门关闭情况。在行驶过程中,如前方是绿灯,他就会拿起对讲机报出“绿灯”口令,然后伸出手进行指认。阮卫方说:“其实对讲机那边并没有人。我们这样做的目的就是提醒自己随时保持清醒、警觉、确认的状态,不误判信号,不发生错误操作。”一趟下来,这套动作要做上百次。

  从学徒到老司机,阮卫方与地铁结缘已有34个春秋,他驾驶过的列车涵盖了北京地铁至今使用过的全部车型。北京地铁也从1987年的两条线,发展到今天拥有19条运营线路,总长574公里,日均客流量达1000多万人次的轨道交通系统。作为这个交通动脉上的“掌舵者”,许许多多像阮卫方一样的地铁司机,用他们坚忍的意志、精湛的技能、高度的责任,守护着这个繁华都市最繁忙的交通系统。◎

 

   便衣警察的非凡身手 

  本刊记者 王玥芳

 

  4月18日晚,一辆白色轿车伴随着川流不息的晚高峰车流,快速驶入漆黑的夜幕中。车内一位眉头紧锁、约莫三十来岁的小伙子,正神色凝重地驾驶着。车子停在了公安大学大兴校区南门,“我们已到位”,一句简短的话语,加重了紧张的气氛。说话的是北京市公安局机动侦查总队的反扒民警王警官,此次抓捕行动的主要负责人。此刻,机动侦查总队及海淀分局的八名警官聚在了一起。

  记者加入这次行动时,民警们已经跟踪了一整天,多日的追踪让他们每天休息不到6小时,每个人脸上都略显疲惫。

  “我们准备对一个特大盗销手机扒窃团伙进行收网行动。”王警官拿起手边硕大的保温杯猛灌几口热水,“去年我们打掉一个盗销扒窃团伙,起获了被盗手机500多部。继续调查后,我们发现嫌疑人的弟弟程某也在从事此类犯罪活动。”

  他一边指挥着侦查员紧跟扒窃嫌疑人的车辆,一边见缝插针地给车里两名探组成员分配工作:“等贼车回到仓库,小璇先去以借充电器为由敲门,门一开我们几个就冲上去抓捕、取证,安全第一。”

  车子在大兴区黄亦路上一圈圈绕着,熟悉包围路线。

  “听说扒窃团伙手里都藏着武器,会不会很危险?”记者不禁问道。

  “反扒民警场场都是遭遇战,真刀真枪地与嫌疑人搏斗。我父亲也是警察,他告诉我面对危险时必须冲上去,这是职责所在。”王警官的声音在呼呼作响的冷风中格外坚定。

  车子停在了嫌疑人存放赃物的小区里,“我们已经通过长时间的跟踪确定了他的赃车、仓库,抓到他只是早晚的事。”王警官话语中充满了信心。

  晚上快11点,王警官接到情报,赃车今天不会回仓库了。“解散,明早7点老地方集合,继续追踪!”王警官同其他民警说道。

  两日后,记者收到了好消息:抓获团伙成员4名,起获被盗手机525部。连续两年破获特大盗销手机案件,仅这两个案子就为群众挽回手机一千余部,这在首都乃至全国公安系统都是屈指可数的。当记者致电王警官表示祝贺时,“其实也只是做好本职工作而已。”他笑着说,“入党时我们都宣誓,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我想现在我做到了,以后我也会继续这样做。”◎

 

  王雷:为了新能源客车的新梦想 

  本刊记者 翁淮南

 

王雷(图右一)

 

  4月20日上午,我们来到北京市昌平区北京汽车集团福田欧辉公司感受新能源客车。

  公司技术研究院副院长王雷带我们参观了他们参与设计的6米、8米、12米、18米等多个型号新能源大客车。

  他指着一辆6米客车说,“充满电时间一般在10—15分钟左右,可满足公交一天的续驶里程”。

  随后,我们走进一辆18米双源无轨客车。车内设计较人性化,可以装载200人。

  开门。启动。大客车平稳向前行驶,静静的没有噪音,也没有汽油的味道。

  王雷感慨,小时候要走很远的路去宜昌三峡边的学校读书。累了,就幻想能坐上带汽油味的汽车。他没有想到,自己2008年12月清华大学博士毕业后进入福田公司研发新能源客车。

  “看前面的汽油车,排出的尾气是污染物。但我们氢能源汽车,燃烧后滴出的是水,这些水是可以喝的。”王雷对此很自豪。

  曾经,福田欧辉开发三辆氢燃料电池汽车首次进入北京奥运会,但随后的几年发展遇到困境。“我们一直没有放弃,努力提升它的技术水平。2016年4月,我们签了一个100辆的订单,这也是全球首个燃料电池的批量订单。”

  “为缩短与西方的技术差距,王雷带领团队一直在冲刺、在担当!”王雷的同事说。

  攻关,攻关!在客车的电机、电控和电池等系统攻关最难的关头,王雷坐在电脑桌前,不停地扯头发,梳理突破核心技术的思路。为了调试,他在贵阳高温天气中连续采集三四十个小时的客车运行数据。

  精致,精致!他像绣花一样精心设计。他们把车上多个零部件合成,叫“三合一”,之后又发展到了“五合一”、“六合一”。当年推出“三合一”的时候,一年可节约2000万元成本。

  汽车进入转弯路段。“弯道超车,让我们实现一次次突破。”王雷说。当他在西班牙的车流中远远看见“高大上”的福田欧辉客车时,那一刻,他感到所有付出都是值得的。

  从2012年开始,他们的混合动力车在同行中率先进入了西班牙、埃及、巴西、印度等国家和台湾地区。下一步,他们还将开发智能驾驶汽车。目前,第一辆无人驾驶的客车样车已完成。

  “中国新能源车就市场容量来说,处于全球第一,中国的技术水平将来也会达到全球第一,我们对此充满了信心!”

  汽车还在向前行驶。风景这边独好。

  “下一站,地点叫‘中国梦’!”王雷一句话,把大家逗笑了。

网站编辑:马俊
>>
思想理论
>>
党建论坛
>>
党史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