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2.png
  • banner1-3.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banner1-6.png
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新版党建网2016 > 文库专题类 > 《党建》杂志文库
浓浓亲情 暖暖家风
发表时间:2016-12-06    来源:党建网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本刊记者 郭慧 王碧薇组稿

  编者按:良好的家风是个人向上向善的开始,是社会和谐稳定的基点,是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环节。2016年1月1日开始,《党建》 杂志、党建网、党建网微平台组织“良好家风 党员带头”有奖征文活动,并征集“最美全家福”照片,收到大量来稿。现刊登其中部分稿件,更多稿件见党建网、党建网微平台。征文活动还在继续,来稿请发送至邮箱:djzhengwen@163.com。

 

“爱管闲事”的父子

  父亲和哥哥都是共产党员,在母亲眼里,这父子俩和常人就是不一样:特别爱管闲事。

  我家门前的马路中央有个大坑,过往司机对此非常头疼。拉酒糟的车经过常常会颠下一堆堆酒糟,这时那些“会过日子”的大娘大婶们便立刻操起扫帚、搓斗,把掉下来酒糟铲走,回家喂家畜。

  父亲注意到了大坑,就开始每天用柳箕筐运土填坑,母亲抱怨道:“有时间帮我做做家务多好,管那闲事干吗?”父亲说:“别看他们眼前得到一点好处,但那是损人利己。要把小辈教坏了,损失才叫大!我是共产党员,不能不管!”

  于是,寒来暑往,父亲继续着他的“填坑事业”。不知什么时候有个后生加入进来,两个、三个……渐渐地,填坑队伍壮大起来。路,在大家的努力下终于铺平了。那些经常路过的司机感激地向父亲点头打招呼,父亲笑了。

  路修好没几天,嫂子打电话来说哥哥抓小偷负伤住院了。父亲和母亲急忙赶到县城医院。母亲看到头上缠着绷带的哥哥,心疼地直掉泪:“傻孩子,抓小偷,有警察呢,你拼那个命干啥?”哥哥却淡淡一笑,说:“别人可以不管,我做不到,谁让我是共产党员呢!”“孩子说得对。”一旁的父亲连忙附和,“咱家的共产党员就要像共产党员的样子,遇事要第一个上!”◎ (文/赵梅)

  

我们是抗日英雄杨靖宇的后代

  我的爷爷是抗日英雄杨靖宇将军,我的母亲名叫方秀云,今年已经90岁了。现今我们家已四世同堂,2014年荣获“全国最美家庭”荣誉称号。

  1964年,我的父亲马从云,也是爷爷杨靖宇唯一的儿子,因公牺牲。那年,作为家中最小的孩子,我还在母亲腹中,最大的大哥也只有14岁。母亲没有固定工作,在漫长的岁月里,坚强的她靠纳鞋底、剪猪鬃、轧手套、当保姆维持着生计,独自抚养我们兄妹5人长大。由于没有钱治病,大哥马继光高烧后成了残疾人。即使在这种情况下,母亲也从没向组织提过要求。

  母亲不仅含辛茹苦地独自抚养我们兄妹5人,更以严明的家风家教,教育培养着我们。父亲临终前曾叮嘱母亲:“咱是烈属,是抗日英雄的后代,咱家孩子可不能丢脸,可不能出孬种。”母亲一直把父亲的遗言深深记在心里,把教育好孩子视为天大的事。在母亲的柜子里一直珍藏着一块桦树皮。那是1958年她和父亲去东北参加爷爷的公祭大会时从爷爷牺牲的地方带回来的。这块桦树皮成为她教育我们的法宝。我们兄妹几个还小的时候,每到快过年时,母亲都会把桦树皮拿出来,告诉我们,要时刻谨记“你们是抗日英雄的后代,时刻要注意自己的言行,不要给爷爷抹黑。爷爷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下还坚持与日军战斗,你们在生活中遇到的这点挫折又算得了什么,你们要像爷爷一样做一个顶天立地的人。”

  我们家里的每一个人,心里都有一个信条:杨靖宇将军是我们的骄傲,但绝不是我们可以依赖的资本!只有不慕浮华、坚定操守、尽职尽责,才是我们作为将军后人应尽的本分。

  长大后,我和二哥马继志先后入伍参军。临行前母亲告诫我们:“爷爷是爷爷,你们是你们,不能张扬,低调做人。”参军后的二哥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荣立三等功,但没人知道他是杨靖宇的孙子。后来,大姐马继先、二姐马继传以及转业后的二哥和我都成为铁路工人。在严明家风的熏陶下,我们在工作中兢兢业业,默默奉献。

  我退伍转业后,在郑州铁路局物资供应总段工作。前几年,靖宇县多次打来电话,请我担任县长助理,协助当地发展红色旅游。为此,母亲专门召集全家开了一个会,她说:“如果是商业行为,为个人谋私利,就是给将军抹黑,决不能去;如果是为将军当年奋斗、牺牲的地方的群众谋福利,作为后人应尽这份力,但不准拿工资。”

  “严要求、重责任、懂知足”,良好的家风在我们家一代又一代人中绵绵传续。◎ (文/马继民)

  

我家的“雷锋老太”

  母亲王桂芝18岁入党,如今已经77岁。在村里,母亲几十年如一日、自觉自愿地关心照顾着年迈和重病的亲戚邻居,乡亲们都亲切地称她“雷锋老太”。

  几十年来,无论春夏秋冬,每天天刚蒙蒙亮,母亲就起身忙碌:抱柴、烧水……水烧好后,她将热水分到两个水盆里,一盆送到对门大伯屋里,另一盆送到邻居金嫂那。在金嫂家,母亲还要帮她穿衣、洗脸、梳头、收拾屋子,整理干净后回家做饭,做好后再给金嫂端去。

  金嫂40多岁时就双目失明,儿子在外打工很少回家。于是,母亲承担起了照顾金嫂的重任。金嫂的饮食起居,都被母亲打理得井井有条。说起母亲,金嫂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遇上这样的好邻居,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如今,我们姐弟5人早已在县城工作。父亲病逝后我们也多次请母亲到城里住,可都被她拒绝了。“我去享福了,金嫂谁来照顾?你大伯说啥也不去敬老院,怎么办?”母亲笑着说,“我这辈子就是侍候人的命,见到别人有难处,不帮一把心里就过意不去。”村里人也都有这样的感慨:“这个老太太太善良了。”

  母亲是一个平凡的农村妇女,一个普通的共产党员,但她所做的平凡事,却有着不平凡的价值。母亲多次被各级党组织评为“优秀共产党员”、“学雷锋先进个人”,还获得了“高尚青龙人”和“平民偶像”荣誉称号。● (文/马玉琢)

网站编辑:王高林
>>
思想理论
>>
党建论坛
>>
党史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