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2.png
  • banner1-3.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banner1-6.png
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新版党建网2016 > 文库专题类 > 《党建》杂志文库
文天祥的绝笔
发表时间:2016-12-06    来源:党建网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殉国亡身,舍生取义;气吞寰宇,诚感天地。 

 

文天祥的绝笔 

□ 郭晓晔

 

  1283年1月9日,民族英雄文天祥慷慨就义。

  第二天,他的夫人欧阳氏到柴市处理后事。

  此时小寒刚过,进入一年中最寒冷的日子。文天祥双目紧闭,却颜面如生。欧阳夫人扑到丈夫的遗体上,呼天抢地,悲恸不已。

  收殓文天祥的遗体时,她在衣带间发现了血染的绝笔《自赞》:

  孔曰成仁,孟曰取义。

  唯其义尽,所以仁至。

  读圣贤书,所学何事?

  而今而后,庶几无愧!

  这首《自赞》,总结了文天祥对人生价值的认识和追求,揭示了他对自己一生一死的评定和无憾。

 

1

  关押文天祥的兵马司监狱,囚室宽仅八尺,门窗低矮狭窄,终日不见阳光。

  入狱第二年的5月17日深夜,一场大雨把牢内变成了泽国,积水顷刻间漫过了床榻。文天祥只得起身在水中站着。黑暗中老鼠从墙根洞穴里逃出来,像鱼一样泼剌乱窜。他在水中站了一夜,天亮后,狱卒才过来开沟排水,积水宛似破塘决堤哗哗奔泻。

  积水排走了,午后暑热升腾,蒸笼般的室内弥漫起污浊的水气、烂泥的土气、炎热的日气、柴灶的火气、腐仓的米气、腥臭的人气、厕所和死鼠的肮脏污秽之气。不要说在这里吃饭睡觉,就是跨进来一步都让人作呕。

  这让他想到,在如此恶气充塞的环境里生活,不染上疾病才怪,而凭自己的虚弱之躯,却能泰然处之,安然无恙。

  不仅如此,他自殿试对策时就犯颜直谏,抨击时弊,此后一路忠直为国,守正不阿。上书乞斩董宋臣,乞斩吕师孟,讥刺贾似道,因此受到权贵的打击压制,先后五次被罢官。自外族入侵奋起勤王后,又受到留梦炎等人的诬陷阻挠,遭到李庭芝的追杀和张世杰的排挤。至身陷敌营,备受凌辱和牢狱之苦。这期间还经历了镇江走脱,空坑兵溃,五坡岭被俘服毒自杀,目睹厓山宋亡海战,北上绝食与万里行役,家人被俘或死于战乱等种种磨难。

  他自省非但没有丝毫的动摇,反倒抱定死节报国的信仰,大义凛然、岿然不动地挺立于天地之间。

  这是为什么?文天祥自问,究竟是什么力量在支撑着自己?

 

2

  文天祥苦苦地上下求索,终于找到了答案。这就是《孟子·公孙丑上》说的:“我善养吾浩然之气。”自己的行为不是出于激昂的血气之勇与一朝之愤,而是这浩然之气,这天地间的正气,让自己抵御了七气的侵扰而避百病;正是这浩然之气,这天地间的正气,让自己战胜了在官场和国难中遭遇的重重噩运和磨难,保持了士大夫的气节。

  悟出了这个道理,文天祥豪情激荡,灵感迸发。此时恰巧一道闪电甩出了一个贯顶霹雳。他翻身跃起,点亮油灯,抓笔蘸墨,奋笔疾书: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

  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

  于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

  皇路当清夷,含和吐明庭;

  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

  正气存在于天地之间,在大千世界乃是日月星辰与山川河岳的精气,在人身上即为充塞天地的“浩然正气”。一个人的浩然正气,在“皇路清夷”的治世,表现为刚正不阿,坚持直道,宁折不弯;在国难当头的乱世,则表现为生死不顾、忠贞不贰的凛然气节。

  又是一道闪电伴着霹雷猛然推开暗夜擎天柱地。文天祥凝神片刻,迅又笔走龙蛇:

  是气所磅礴,凛烈万古存。

  当其贯日月,生死安足论。

  地维赖以立,天柱赖以尊。

  三纲实系命,道义为之根。

  ……

  霹雳轰鸣,闪电炸驰。猛地煞住笔,文天祥犹感精神高爽,体内元气磅沛,澎湃着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正气伟力。

  今夜此诗,就是文天祥的那首震古烁今传诵不绝在中国精神文化史上璀璨夺目的《正气歌》!

  《正气歌》词气磅礴,笔势遒劲,格调沉雄,真力弥漫地表达和礼赞了伟大的人格力量和崇高的精神品质,表达和礼赞了高尚的爱国情操和坚贞的民族气节,读之令人荡气回肠,击节叫绝!

  5月中旬那场大雨过后,连续一个多月都是揭不开的穷阴。终于,在七月初二晚间,憋足了劲的老天又下了一场大暴雨。这场暴雨比上次还要厉害,牢内墙壁多处垮塌,地势低处积水成涝。文天祥的床铺在水上浮动,尽管如此,他依然躺在床上鼾睡到天亮。

  文天祥抱定一个念头,一个企盼,就是行刑的刀斧及早砍到自己的脖子上,以一死殉节报国,以轰轰烈烈的死与敌酋做最后的一搏。

  为此,他在1282年春天写了一首绝笔《自赞》。这是一首给自己的赞诗,他要在就义的那一天,让它借助生命永诀和热血喷洒的力量向世人宣示自己的心志。

 

3

  转眼3年过去了。元廷对文天祥威逼利诱,动情喻理,软硬兼施用尽了各种办法,但他始终就像一块顽石,没有丝毫动摇的迹象。忽必烈仍不死心,决定亲自出马劝降,最后再作一次努力。

  十二月初八,文天祥被召至宫内。到得殿堂,见到忽必烈,文天祥揖而不跪。这还了得,大殿两侧的侍卫厉声喝跪,文天祥仍是“长揖不拜”。几个侍卫呼地上来,按住文天祥的肢体,强制他下跪,并用金棍击伤他的双膝,他仍倔然而立。在他两膝间挺立着的是不屈的意志,是一个民族的尊严和气节!

  忽必烈觉得没必要再为此纠缠下去,便让通事传话说:“如能改心易虑,以事亡宋者事我,当令汝中书省一处坐者。”

  文天祥当然知道这是他最后一次改变命运的机会,但他毅然决然地彻底关上了生的大门:“一死之外,无可为者!”

  当晚回到兵马司监狱,文天祥深知大限已到,取出写好的绝笔《自赞》夹系在衣带间,和衣躺在床上。

  第二天,大都城内戒备森严,一队兵士来到兵马司监狱,在四周布下警戒。监斩官带领行刑队和军乐队随后抵达。文天祥欣然对狱吏说:“吾事了矣!”

  文天祥荷枷迈出牢房,上了囚车,走到街上。当年“体貌丰伟,美皙如玉,秀眉而长目,顾盼烨然”的他,已被折磨成一副白发疏落、苍老病弱的模样。但他仪态凛然,从容不迫,浑身上下都透射出士可杀不可辱的浩然正气,透射出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浩然正气!

  到达刑场,文天祥神情自若地问近旁观者,哪是南方?观者告之,文天祥即面南而拜。

  等文天祥拜毕,宣谕使问他:“丞相今有甚言语?回奏尚可免死。”

  文天祥断然道:“死则死尔,尚何言!”

  说罢,索要纸笔,挥就七律二首。有云:“天荒地老英雄散,国破家亡事业休。唯有一灵忠烈气,碧空长共暮云愁。”写完,掷笔于地,面南而坐,引颈受刑。时年47岁。

  顿时,雾霾蔽日,呼啸的大风扬飞沙石,天地一片晦暗……●

网站编辑:王高林
>>
思想理论
>>
党建论坛
>>
党史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