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banner1-6.png
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新版党建网2016 > 文库专题类 > 《党建》杂志文库
特朗普上台全球地缘政治与中美关系走向
发表时间:2016-12-05    来源:党建网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特朗普上台全球地缘政治与中美关系走向

新华社世界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 陈如为

 

  摘要:特朗普总统任期内,美国对外战略目标不会改变,但他采用的政策和措施将会发生很大变化。其政策重点是:以强化国内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为中心,以确保“美国第一”为导向,使美国“再次强大”。他的信条是:“美国最强大的时候,也是世界最和平、最繁荣的时候。”特朗普上台后,有可能给全球地缘政治和中美关系带来全面、复杂、难以预测的重大影响。

  关键词:特朗普 地缘政治 中美关系

 

  冷战结束后,美国对外战略和政策目标是:尽可能长久保持美国唯一超级大国地位。基辛格曾直言不讳地说过,苏联解体后,美国的全球战略目标是防止欧亚大陆上再出现一个能够挑战美国唯一超级大国地位的大国或大国集团。这个战略目标一直得到美国两党及其政要的认同和支持,分歧在于采用何种政策措施实现这个战略目标。苏联解体后的25年里,共和党的老布什和小布什,以及民主党的克林顿和奥巴马采取的政策和措施,重点是在美国以外消灭对美国的现实威胁(恐怖主义)和遏制对美国的潜在威胁(俄罗斯和中国),但效果不佳。

  特朗普当选总统后,美国对外战略目标不会改变,但他采用的政策和措施将会发生很大变化,其重点将转移到美国国内,以强化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为中心,以确保“美国第一”为导向,使美国“再次强大”。特朗普的信条是:“美国最强大的时候,也是世界最和平、最繁荣的时候。”

  可以预见,在特朗普总统任期内,其内外政策很有可能给全球地缘政治和中美关系带来全面、复杂、难以预测的重大影响。

 

美欧日关系、美中俄关系可能生变

  2016年4月27日,特朗普应华盛顿智库——国家利益研究中心(前身为尼克松和平与自由中心)邀请,全面阐述他的对外政策。其中与过去25年不同并引起广泛争议的有以下几点:1.美国不再到国外去寻找敌人,而乐于变宿敌为朋友,变朋友为盟友;2.美国在中东的目标是打败恐怖主义,促进地区稳定,而不是执意推行民主;3.美国愿与俄罗斯和中国和平友好相处,美国同这两个国家有严重分歧,但不一定非要成为敌手,而应基于共同利益,寻求共同点;4.受美国保护的国家要公平地承担沉重的安全负担,否则,立即让他们自己负责自己的安全;5.美国不参与任何束缚美国能力、降低美国地位的协议。他在整个竞选期间多次阐述上述对外政策要点。这些对外政策一旦实施,有可能对当前的全球地缘政治带来全面、复杂的影响。

  第一,美国同盟国之间的凝聚力有可能下降,甚至有可能出现离心倾向。特朗普所说的盟国要“公平”承担安全负担至少包括两点:一是各盟国的国防预算占GDP比重要向美国看齐。2015年,美国防务预算在GDP中的占比为3.6%,而在北约,除美国外,29个成员国中只有4个国家国防预算支出占到GDP的2%。在亚洲,日本的国防预算开支仅占其GDP的1%。二是盟国更多分摊保护他们的美国驻军的费用。多少才算“公平”?特朗普举例说,韩国要100%负担美国在韩国的驻军费用(目前韩国负担50%)。特朗普的这个政策无疑会招致盟国的不满乃至怨恨。在亚洲,日本和韩国有可能屈服于特朗普的“权威”,敢怒而不敢言,一方面尽可能满足特朗普政府的要求,另一方面暗自扩军备战,包括研制核武器,寻求自保。在北约,原以为美国会无条件保护自己的新成员会十分沮丧,而欧洲老牌民主国家有可能不买特朗普的账,同特朗普政府间的争吵或在所难免。

  第二,美中俄大三角关系有可能发生变化,世界多极化发展趋势将更加难以阻挡。欧洲的离心倾向有可能导致北约欧洲成员国,特别是欧盟成员国自作主张,集体或各自缓和同俄罗斯的紧张关系。亚洲的离心倾向有可能导致日本、韩国等盟国缓和同中国的关系。如此一来,美国通过欧亚盟国向俄中两国施加的地缘战略压力将减弱,美俄关系、美中关系都将出现一定程度的缓和。冷战后美中俄大三角关系的变化一直是决定全球地缘政治走向的主要动力,再加上欧盟、日本、印度等国有可能趁特朗普在全球地缘政治领域收缩之际填补力量空间,未来世界多极化发展有可能进入快车道。

 

中美关系将复杂化,挑战与机遇并存

  特朗普声称:“要创造一个更加繁荣的时期,定位同中国的关系是一个重要步骤。美国对华贸易有庞大赤字,必须尽快找到平衡赤字的办法。中国尊重强者,美国只有强大、聪明起来,才能在中国找到比现在更好的朋友。”他同时指责中国不遵守美国制定的贸易规则,操纵人民币汇率,通过网络盗取美国的机密,说中国人抢走了美国人的就业岗位,扬言要对中国产品征收45%的关税,强压中国在朝核问题上遏制朝鲜。

  他竞选期间的政策顾问伍尔西(James Woolsey)在《南华早报》撰文说,虽然美国在世界上推广自由的政策不可动摇,但是,随着对中国复杂的社会和政治体制的理解不断加深,越来越明显的是,挑战中国现行体制是一项颇具风险的努力。未来几年美中两国有可能达成一个不成文的协议:美国接受中国的政治和社会体制,并承诺不以任何方式瓦解中国,作为交换,中国承诺不挑战亚洲现状。他还说,奥巴马政府反对中国主导的亚投行是个“战略错误”,希望特朗普对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更加热情”。

  总体来看,特朗普政府的对华政策将弱化意识形态色彩,有可能在安全领域缓和对中国的围堵和遏制,在经贸、投资、金融等领域则强化同中国的竞争,压制中国乃至逼迫中国就范。中国将面临前所未有的新挑战,也有可能从这些新挑战中发现并抓住新的机遇。

  【挑战1】 如何平抑美对华贸易巨额逆差?特朗普政府未必真的对中国产品征收45%的关税,但对中国产品展开更多的反倾销调查,对更多的中国产品征收惩罚性关税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挑战2】 如何稳定人民币同美元的汇率?人民币的汇率属于中国主权范围,特朗普政府无权强压人民币升值,但是,它有可能强压人民币成为自由兑换货币,增加中国的金融风险。

  【挑战3】 中美双边投资协定更难达成。奉行“美国第一”的特朗普政府更难容忍中方提出的负面清单,可能更加限制中国国有企业的投资领域,中美短期内达成协议的前景更加渺茫。

  【挑战4】 如何避免中美之间的贸易战?如果双方都理性,中美之间爆发贸易战的概率很低,但是,对敢于冒险的特朗普来说,不按常规行事的可能性不可低估。特朗普在阐述其对外政策时很严肃地说过:“如果别人不按照规则行事,我们将动用我们的权力。我准备部署美国的经济资源,金融杠杆和制裁非常有说服力。朋友和敌人必须清楚,我要是制定规则,就一定会执行到底。”

  【机遇1】 特朗普的政策顾问伍尔西表示,美国接受中国的政治和社会体制,并承诺不以任何方式瓦解中国,作为交换,中国承诺不挑战亚洲现状。中方对此可以提出中国的条件:中国承诺不挑战亚洲现状的前提是,美国也要承诺不挑战亚洲现状,特别是不在东海和南海挑战中国的领土、领海、领空主权。

  【机遇2】 特朗普要求中国对朝鲜施加更大的压力,采取更严厉的措施,迫使朝鲜放弃核武器计划。中方对此也可以提出中国的条件:美国不在韩国部署萨德系统,并在政策上配合中方的努力,因为中国企业已经并可能继续为此牺牲巨大的商业利益。中方的原则是:彼此尊重对方核心安全利益,中国不可能以牺牲自身核心安全利益为代价,无条件地满足美国追求的“绝对安全”。

  【机遇3】 特朗普的政策顾问伍尔西说,奥巴马政府反对中国主导的亚投行是个“战略错误”,他希望特朗普对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更加热情”。如果特朗普政府持这样的立场,中美两国将有巨大合作共赢的平台和空间,并能给世界带来繁荣与和平。

  【机遇4】 据特朗普竞选网站11月10日公布的特朗普政府初步政策框架,特朗普将兑现竞选时的承诺,加强美国的基础设施建设,投入将超过5000亿美元。中国企业在大规模基础建设方面有雄厚的技术和实力,这些年在国内外赢得很不错的口碑,应当有机会分一杯羹。

  【机遇5】 特朗普将通过给企业减税,给美元加息的刺激措施,吸引美国在海外的企业和资本回流,重振美国制造业,为新政府创造更多就业和税源。美国制造业的产品除了卖给美国消费者之外,还卖给谁?哪个国家能够忽视14亿中国消费者?从长远角度来看,中国有机会成为美国产品的最大市场。

 

未来中美关系发展的4点建议

  随着局势的明朗和发展,特朗普政府还会给中美关系带来更多的挑战和机遇。中国若能妥善应对挑战,不失时机地抓住机遇,就有可能继续延长中国渴望得到的战略机遇期。鉴于特朗普是商人出身的“直来直去型”总统,中方在同其沟通交流的过程中,可多一点直白,把中方的想法说到位。具体有以下几点建议:

  1.中美要减少战略互疑,增进战略互信,这是中美加强合作的基础。二战后建立的现行的世界秩序和体系在一定程度上对世界和平与发展发挥了巨大作用,它确保70多年来没有发生新的世界大战,确保过去70年世界经济、科技和社会发展的速度超过人类历史上任何一个70年。它让美国、中国和世界绝大多数国家在不同程度上受益。希望美国同中国在联合国、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贸易组织、二十国集团等二战后建立的国际机构里加强合作,共同应对新挑战,共同为中美两国人民和全人类造福。

  2.现行的世界秩序和体系确实不够完善,需要世界各国,特别是中美两国提出建设性的改进方案和措施,使之适应今天和未来世界的发展趋势和方向。奥巴马提出只能由美国而不能让中国来制定世界贸易规则,这点中国不能接受。中国从未说过要制定世界贸易规则,此其一。既然是世界贸易规则,也不能让美国一家来制定,此其二。合法、合理、可行的做法是:世界各国都可以对现行的世界秩序和体系提出建设性的建议和改进方案,中美两国作为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和最大的发达国家,更应该积极参与其中并承担更多的责任,做出更大的贡献。

  3.中美加强合作可从亚太地区做起,共同确保亚太地区的和平、稳定、发展和繁荣。在中国改革开放后和美国推行“亚太再平衡”战略之前的30多年里,亚太地区经济贸易体量大,增长速度快,一直是世界经贸和投资增长的火车头。最主要的原因是这里没有战争,所以才有繁荣。“亚太再平衡”,特别是奥巴马政府不断向亚太地区增加部署海空军力量和最先进武器,威胁着亚太地区持续繁荣的前景。因此,当务之急是降低军事对峙,管控分歧,特别是美国海空军不要再对中国进行军事挑衅。在亚太地区乃至整个世界,并不存在美国同中国“老大老二”之争,中国没有取代美国成为世界“老大”的愿望。中美两国的分歧只能通过谈判、协商、合作解决。中美要协力维护亚太地区的安全和稳定,确保中美两国经济共同繁荣和可持续增长。

  4.美国不要动辄用国内法对中国的出口品采取反倾销和制裁。奥巴马政府频繁地滥用贸易保护措施,特别是对中国的钢材,差不多每个月都进行反倾销,对中美贸易产生了非常不利的影响。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以反倾销的名义打击中国的轮胎对美出口,最后是韩国受益,墨西哥受益,美国的企业和消费者并没有受益。美国还以安全为由,禁止许多军民两用高科技产品对华出口,毫无道理地限制中国企业在美国的投资。这导致美方对华贸易和投资逆差居高不下,也不利于中美两国在经贸、投资和人文领域进一步合作。●

 

  参考文献

  [1]亨利·基辛格:《大外交》,海南出版社,1998年版。

  [2]唐纳德·特朗普:《唐纳德·特朗普的对外政策》,《国家利益》(The National Interest),2016年4月27日。

网站编辑:王高林
>>
思想理论
>>
党建论坛
>>
党史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