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2.png
  • banner1-3.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banner1-6.png
  • “老劳模”的“新常态”
    发表时间:2017-08-21 来源:中国一汽
    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程丽琳

     

     

      刚刚送走前来参观的一行人,李凯军折回身,推开以他名字命名的工作室的门,阳光刚好铺满了每一个角落。

      忍不住又一次打量起这个熟悉的屋子——门楣上写着“李凯军劳模创新工作室”和“李凯军专家培训工作室”的牌子,会议桌上那一摞摞厚厚的图纸,墙边正研究着的几个样件,图书角里涉猎广泛的各式书籍……当然,还有展示柜里陈列着的正十二面体、奥林匹克参赛件,它们中的每一个,李凯军都能讲出背后的故事。

      自打1989年从一汽技工学校毕业,20多年里李凯军的故事的确够多。从出徒后交的第一个活儿就得了铸模厂里凤毛麟角的一等品,到为了赶工期四天四夜连轴转后一头栽到床上不省人事,到忙得让媳妇被误会成单亲妈妈,到专奔着“李凯军”这张铸模名片的订单从天南海北飞过来,再到当上了全国劳模、拿下了数也数不清的大奖……李凯军的路越走越宽,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一个又一个脚窝里究竟浸着多少汗水。

      时间向前逶迤着,李凯军一如既往地忙着。只是他的忙,换了一种形式。在带徒、工作室管理、模具评审和班组长工作里,李凯军把大部分的精力放在了前两条上。而带徒和创新工作室管理,归纳起来就是两个字——传承。对于李凯军来说,这是他的“新常态”。

      李凯军的活儿干得精,是绝对的“大手”,但他带徒,最后教的才是技术。徒弟的行走坐卧、家里的大事小情都是李凯军要管的事儿。李凯军人随和,爱好广又样样精通的他甚至可以用一场球来拉近跟徒弟的距离。有徒弟家里困难,做了烧烤炉子想业余时间卖肉串补贴家用,李凯军二话没说平分了自己的奖金;有徒弟失恋了,想扔了本行出去赚大钱,李凯军劝了整整两天硬是给拦下了;有徒弟干活时爱挑拣,想多赚点加班费,李凯军搬出马斯洛需求理论给讲通了……李凯军的徒弟多得出名,日常的工作加上时不时做评委、做交流的邀约已经应接不暇,可他还是给徒弟们量身打造了学习计划,甚至手把手地教他们用锉刀。对徒弟,李凯军讲的就是将心比心。对李凯军,徒弟们在亲近之中却始终心存敬畏,而这种敬畏,也延伸到了各自手中的活计上。徒弟们都觉得,师傅传下来的工作态度,是可以让自己受益一生的。似乎是转眼的工夫,李凯军已变成了人们眼中的“老劳模”,但让他欣慰的是,手下的徒弟们已变成了人们眼中的“新劳模”。他们逐渐成了厂里的主心骨,开始在各项赛事上崭露头角、摘金夺银,甚至像当年的李凯军一样得了全国五一劳动奖章。

      都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可李凯军的徒弟都舍不得离开。在他们看来,跟着这样的师傅,跟着这样的团队,颜值高,有希望……

        

      延伸阅读

      李凯军,一汽铸造有限公司铸造模具设备厂模具制造部装配钳工班班长,曾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全国劳动模范、全国高技能人才十大楷模、汽车行业首席金牌工人、中华技能大奖等多项荣誉,享受国务院政府津贴。2007年2月,他作为中国产业工人的唯一代表,参加了温家宝总理主持的政府工作报告征求意见座谈会,会上他提出的“为我国高技能人才建立国家政府津贴”的建议,成为唯一的一个在会上被温总理当场采纳的建议。

      图为2000年李凯军代表一汽赴无锡进行技术表演时手工制作的展示件,用手工方法把一个圆球锉削成一个正十二面体。这个展示件属于立体加工,空间基准难找,定位测量困难,用机械设备加工都相当困难,李凯军经过十多个小时的精心制作,正十二面体尺寸精度达到0.01毫米,相当于头发丝直径的六分之一,所有相邻面的夹角误差不超过1分,粗糙度达到0.2以上,堪称精美的工艺品。

    网站编辑:马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