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2.png
  • banner1-3.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banner1-6.png
  • 干自主汽车,燃尽青春终不悔
    发表时间:2017-08-21 来源:中国一汽
    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贾楠 宗石/文

     

      李素文,女,汉族,1976年8月生,中共党员,吉林大学动力机械及工程专业毕业,博士研究生学历,高级工程师,中国第一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技术中心汽车电子部控制开发三室主任。从一名高校毕业生到年轻的科技带头人,十多年里,李素文一直奋战在汽车电子的自主研发领域,设计出了中国“智造”的汽车“大脑”。胸怀干自主汽车的无悔追求,李素文退路可以不要,高薪可以不要,博士学位可以不要,孩子也可以不要。她心中想要的,是在国外同行面前挺直腰杆的自信,是作为一名一汽人内心深处从未改变过的自主情怀。

     

      为了把“黑盒子”变成“白盒子”——退路可以不要

      在技术中心一间不起眼的试验室里,李素文揉了揉眼睛,在设备发生器上输入这一天了的第42组数据。一个波形发了出去,李素文紧紧盯着显示屏,等着系统响应后采集数据。

      最近的两年多时间里,李素文一直在做柴油喷射的正时控制。如果把发动机比作汽车的“心脏”,电控系统就是名副其实的“大脑”,对外界做出响应,并发出指令进行精确控制。开发的难度不言而喻。设计、试验、修正,程序的版本改了不下上百次,每轮都要重复上千次的试验。繁琐,枯燥,再加上一次次成功边儿上的推倒重来,每一个参与其中的人都被折磨得够呛。不过难受归难受,李素文和她的队友们却从来没动过后退的念头,大家心里都憋着一股劲儿。国外的汽油机引进中国十多年了,可核心技术却还是没有完全掌握。开发个系统,要价几千万;想改个参数,一次又是几百万。一点儿讨价还价的余地都没有,受制于人的滋味真是不好受。

      2000年,一汽集团开始策划柴油机电控系统项目,以满足当时的国二排放法规。是自行研发,还是引进国外的系统?没基础,没经验,没能力,再加上严得像铁桶一样的技术壁垒和巨大的研发投入,这些难以逾越的鸿沟让大多数企业都不敢贸然行进。“自主研发是我们的使命!”一汽集团始终把责任放在首位。对于技术中心的研发人员来说,行车电脑就像个“黑盒子”,什么都是神秘而未知的。“做技术的,就是有这个把‘黑盒子’变成‘白盒子’的劲儿。”外表瘦弱的李素文骨子里却有着股硬气,“一汽从成立到现在就是干自主的,承担着汽车工业自主发展的责任,所以我们就得往前走,没有退路。”李素文心里一直有个想法,老外是人,中国人也是人,他们能干出来,我们也一定能干出来。

      带着这样的信念,李素文和她的团队从破译代码开始,你一段我一段,磨了足足两年,终于把打印出来一尺多高的几十万行代码全弄透了。在这个基础上,大家才陆续自己编程、实现策略,最终把柴油器的电控系统干成了。如今,一汽集团单体泵系统都是以其为系统,投产至今已销售14.8万台。李素文和她所在的团队也凭借该成果先后走上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一等奖、中国汽车工业科技进步一等奖等奖项的领奖台。

     

      为了坚守自主研发最前线——高薪可以不要

      “您好,请问是李工吗?您是否考虑过到合资公司来工作,待遇方面都好说。”“从来没有,请您以后不要再打来了。”李素文挂断电话,像没事儿人似的又忙开了。

      这样的电话她不知接到多少次了,抛来高薪橄榄枝的企业也不少,可李素文却从来没有一丁点儿的动心。在李素文看来,自己的家在这儿,事业在这儿,所以她哪儿也不想去,就想踏踏实实地在这儿把一汽自主汽车电控系统干好了。

      可这说起来简单,实际做起来却远远没那么容易了。在同事们的印象里,李素文好像总是背着个巨大个儿的箱子走在去做实验的路上,从后面根本看不到人。李素文不到90斤,可这塞满了实验器材的箱子却有将近40斤,不管冬天夏天李素文都准出一身汗。好不容易到了试验车的跟前儿,还有考验等着她。试验车基本都是解放卡车,这对身高不足一米六的李素文来说可是个大家伙。驾驶室的脚踏板齐腰高,上去时蹬着轮胎左拉右拽,下来时脚沾不着地只能凭感觉往下跳。为这,工作日里的李素文从来没穿过裙子。好不容易上了车,等着她的就是接连几个小时的实验,夏天的热还好挺过去,可冬天的冷就难熬了。很多试验车里都没有安装空调,为了敲键盘方便手套都不能戴,那叫一个透心凉。冻急了,李素文也只能抱着笔记本电脑取取暖。常常要钻进震得脑袋都嗡嗡响的试验室里去听发动机的声儿,常常要在发动机上摸这儿摸那儿弄得满身油渍麻花不像个女人,常常编程序编到满脑子的代码满眼的字符……

      要说环境,不算最好,可李素文觉得只要干得顺心,那就是最舒服的地儿。要说待遇,也不算最好,可李素文觉得只要能实现自主的理想,那就是最大的价值。所以,对李素文来说,这就意味着自己要留在一汽,留在自主事业的最前线。

     

      为了项目如期投产——博士学位可以不要

      “用二分法定位生产程序文件,也许能更快地找到故障点”凌晨时分,李素文从自己的梦中灵感中清醒过来,看一眼床头的闹表,自己才睡了不到二个小时,李素文此时真的不想让自己醒过来,连续大半年的时间,她每天的睡眠不足五个小时,头发一绺一绺往下掉,她感觉自己的身体真的有点吃不消了。但是脑子并不听她的使唤,前一天生产现场反馈的问题一遍遍在脑海中回访,一个个解决问题的思路也间或闪现,偶尔博士毕业的闹心事也会出现在思绪里……

      2008年这一年,对于李素文来说,日子过得格外煎熬,搭载自主电控系统的发动机终于进入大批量的投产准备阶段,自主电控系统的第一次亮相不容有失, 所以每一次生产现场反馈的问题,李素文和她的团队都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给予解决,否则耽误投产节点,生产线停滞,将会给企业带来不可估量的损失,为此,李素文没日没夜地忙碌着。但另一方面,李素文读了六年多的博士必须得毕业了。当年,李素文为了积淀更多的学识素养,为了将来把工作做得更好,她考取了吉林大学内燃机工作过程优化专业的博士,但是读上博士没多久,她就进入了发动机电控系统项目组,这些年来她把时间和精力都用在了工作上,并没在博士学位上花太多的心思,一般人四年就可以毕业的博士在李素文这似乎有些遥遥无期,因为她真的没有更多的时间花在博士毕业的各种论文上,但年初,李素文收到了导师的最后通牒,如果再不尽快毕业,李素文可能永远也拿不到博士学位了。

      怎么办?暂时放下工作,把博士论文写完?坚决不行,当初读博士的也是为了能把工作做好,如今怎么能为了学位而放弃工作,宁可博士学位不要了,也要把工作上的问题先解决掉。工作第一、学位第二,就是带着这样的信念,李素文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先保质保量地完成工作,再利用尽可能挤出来的时间写论文,就这样在长达一年的高强度的工作与学习的负荷下,李素文攻克了所有生产准备阶段的技术难题,搭载自主电控系统的柴油机得以顺利投产。虽然最终她也拿到了博士学位,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当初内心深处那个坚定的选择和为了这个选择而付出的苦辣酸甜。

      如今,搭载自主电控系统的柴油机已经有14.8万台匹配到解放卡车的各种车型上,每当李素文在路上看到这些解放车时,她都会很欣慰,感觉自己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李素文常说:“成绩不是我一个人做出来的,是因为有那么多志同道合的伙伴们共同努力,才让我们的自主事业充满了生生不息的原创动力,所以前行的路上我从不孤单。”

      扛着自主创新的战旗,前面有为一汽自主事业呕心沥血、肝脑涂地的老一代汽车人,后面有怀揣同一梦想誓要振兴民主汽车工业的年轻力量,李素文深深地把自己融浸在这个伟大的集体里,突破国外发动机电控系统的技术垄断、实现双离合自动变速器电控系统开发的平台化、建立与国际看齐的自主电控研发体系的流程和标准……李素文始终甘之如饴,干最难干的活,担最重的担子,即便为此燃尽了炙热的青春,她也不后悔。如今,在新能源汽车电控系统开发的战场上,又被委以重任的李素文再次带着她那不渝的自主情怀踏上了新的征程。

    网站编辑:马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