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banner1-6.png
  • 陈青:辩证认识党性与个性的生动教材
    发表时间:2017-06-01 来源:党建网
    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辩证认识党性与个性的生动教材

      ——对王少青教授《毛泽东人学思想概论》的一点解读

      陈青

     

      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中提出,要“着力维护党中央权威、保证党的团结统一、保持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努力在全党形成又有集中又有民主、又有纪律又有自由、又有统一意志又有个人心情舒畅生动活泼的政治局面”。这体现了全面从严治党是要坚持民主集中制、坚持党性与个性的统一,让党内政治生活既有严肃紧张又有生动活泼。但是,现实中有的同志对于党性与个性之间辩证关系的认识,一直是比较模糊的。湖南科技大学王少青教授的最新著作《毛泽东人学思想概论》(吉林大学出版社2016年出版),是一本通俗易懂的社科读物,更是一本辩证认识党性与个性的生动教材。全书共分为三编六章。第一编为毛泽东论人的特性与本质(附录《毛泽东的个性》),第二编为毛泽东论人的主体性和价值,第三编为毛泽东论人的改造与发展。

      共产党人首先是人。人是社会存在物,人的个性只能在承认其作为社会成员的基础上来进行探究,毛泽东认为“这个了解人熟悉人的工作却是第一位的工作”。“人只有一种基本特性——社会性”,“自从人脱离猴子的那一天起,一切都是社会的”。坚持社会性是人的基本特性,在这一点上毛泽东与马克思、恩格斯高度一致,他也是沿着由现象到本质的路径来思考人的本性和本质的。本书从“个性论的发展(含个性与党性)、个性发展与个人作用、两种对立的个性观”三个方面对毛泽东人的个性思想进行阐述,批驳了前些年我国理论界少数人提出的所谓向“内宇宙”延伸的“自我决定论”、“自我实现论”,指出这种宣称要从各种束缚、各种限制中超越出来的“自己规定自己,自己实现自己”的观点只是一种痴心妄想,是一种伪主体论。讲清了个性体现共性并受共性制约,脱离和摒弃共性的社会性、阶级性、人民性和党性的纯粹个性和绝对个性是不存在的,也是我们坚决反对的。正如鲁迅所说:“人不管怎样异想天开,毕竟是社会的一员,而不是像行星是‘宇宙的一员’”,人不可能“站在地球上却要拔着自己的头发离开地球”。

      共产党人承认并存在个性。列宁说:“生气勃勃的社会只能由生气勃勃的个性所构成”。个性的解放和发展是社会的解放和进步的条件和标志,党员个性的发展是党的事业发展进步的条件和标志。毛泽东说过:“不能设想每个人不能发展,而社会有发展,同样不能设想我们党有党性,而每个党员没有个性,都是木头”。本书以毛泽东青年时代至二十世纪40年代为背景,引用毛泽东这段时期的的大量著述,揭示了他在个性论认识上的发展过程。面对上世纪40年代国内对“中国共产党不赞成发展个性”、“共产党要消灭个性,只要党性”的责难,毛泽东坚定地说:“中国如果没有独立就没有个性,民族解放就是解放个性,政治上要这样做,经济上要这样做,文化上也要这样做”,“保障广大人民能够自由发展其在共同生活中的个性”,“不要使我们的党员成了纸糊泥塑的人,什么都是一样的,那就不好了。其实人有各种各样的,只要他们服从党纲、党章、党的决议,在这个大原则下,大家发挥能力就行了。讲清楚这一点,对于党的进步,对于全体党员积极性的发挥是会有好处的”,“党性就是共同的性质,普遍的性质,全党每一个人都有的性质”,“没有一种普遍性不是建立在特殊性的基础上的。没有特殊性哪里有普遍性?没有党员的个性哪里有党性?”“总之,党员是有各种不同的个性,谁要是抹煞各种不同的个性是不行的,抹煞这种差别,结果就会取消统一,抹煞特殊性也就没有统一性”。毛泽东对个性论的认识,必然也影响和决定着其本人的个性。本书第一篇附录的《毛泽东的个性》,从他丰富复杂的个性中选取若干看似矛盾实则统一的侧面,用大量鲜活的事例和分析,生动地说明了毛泽东作为一名共产党人丰富的内心世界和典型的个性特征。

      共产党人需要发展创造性的个性。“有两种个性,即创造性的个性和破坏性的个性。对我们党来说是如此,对社会来说也是如此”。毛泽东此语一针见血,在当今时代重温这一观点极具现实意义,因此或许还可加上一句话“在过去是如此,在现在和将来也是如此”。个性解放是人的一种本能需求,但并不是所有称为“个性”的都是好的和值得鼓励的,怎样区分、怎样对待创造性个性和破坏性个性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有些人所谓的发展个性就是说,我们拥护新民主主义,就必须有另外一批人反对新民主主义,才算发展个性;我们主张打日本,就一定要有一批人反对打日本,才算是发展个性;我们反对汪精卫,就一定要有一批人拥护汪精卫,才算发展个性。这种发展个性,是我们坚决反对的”。“不但党外斗争有勇气,党内斗争也有勇气,盲目性少,不随声附和,搞清楚情况再举手,这就是创造性的个性,它同党必是完全一致的,完全统一的”。对于党和人民的事业来说,对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来说,我们要鼓励发展进步的、创造性的个性,反对发展消极的、破坏性的个性。

      共产党人具有阶级性、党派性,但也十分重视人类共有的美好人性与情感。毛泽东承认共产党人除了“党的立场”、“革命的立场”,还有要“人的立场”。他曾对诗人和文学理论家何其芳说:“各个阶级有各个阶级的美,各个阶级也有共同的美”。本书也对毛泽东的阶级斗争观点方法的过度与不当运用造成的失误和失败进行了客观分析。(作者单位:中共湘潭市委宣传部)

    网站编辑:贺绿原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