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banner1-6.png
  • 军旅文学的新航标
    发表时间:2017-08-30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作者:朱增泉

     

      朱向前主编的《新世纪军旅文学概观2000—2010》,是一部重要著作。进入新世纪以来军旅文学的发展状况究竟怎样?朱向前带领他的团队对新世纪头十年军旅文学的发展状况进行了一次综合评论,这是非常及时、有意义的一项工程。它的意义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对新世纪头十年军旅文学的创作背景进行了客观分析;二是对新世纪头十年军旅文学的创作高度给出了客观定位;三是对军旅文学如何突破困境提出了许多导向性意见。

      首先,中国正处于社会大变革、大发展时期,一方面有强大的正能量激励,另一方面又有诸多繁复的负能量耗散。各种新情况、新问题、新矛盾汹涌而来,令人目不暇接。对于这些新情况、新问题和新矛盾的分析,在许多评论文章中也陆续谈到,但这部专著的《导论》部分对此分析得更加全面系统,有深度、有新意。它不仅道出了中国文坛面临的共性问题,更具体分析了中国军旅文学面临的特殊问题。新世纪头十年,对军旅文学创作而言,是“机遇和挑战并存”。所谓“机遇”,一是中国迅速崛起,二是我军向现代化快速转型。正如《导论》中所说,“‘中国梦’‘强军梦’日益成为中国意识形态和普通民众的共识和共同愿景”。

      然而,任何事物都是在对立统一的矛盾运动中前进的。中国综合国力和军队现代化水平的快速提升,理所当然成为激励军旅作家的精神支柱,但同时,我们也面临着西方文化的影响、物欲观念的浸染、现代传媒的纷扰、传统美学观念的嬗变等。军旅作家在这样的氛围中写作,有动力,也有压力。既要有坚守的信念,又要有突围的勇气,更要有跟上时代步伐的敏感和本领,还要提防在跟风中沉沦的风险。总之,时代前进步伐越快,新情况越多,对军旅作家的要求越高,高质量的写作也就越难。

      军事领域的基本常识之一就是打仗前先把战场环境搞清楚。套用军事术语做比喻,进入新世纪后的时代背景是一个“全新战场”,敌情我情、地形地貌、道路交通、社情民情等都与以往不同了,尤其如今战场电磁环境更复杂。这篇《导论》对新世纪创作背景进行全面分析,把“军队使命的强化、军队任务的拓展、军队现代化武器装备的迅速发展、军队人员的构成和素质的变化”等情况分析透彻,就像打仗前先把战场情况搞清楚一样,对军旅作家们总结成败得失大有裨益。

      其次,这部专著在《导论》后的各章节中,对新世纪头十年取得的创作成就作了充分肯定,尤其是军旅题材长篇小说被概括为“第四次浪潮”。书中说:“进入新世纪之后,军旅长篇小说异军突起,一朝爆发竟势不可挡,收获了一大批精品力作”,后面列出了一大批作家和作品名录,论据充分。我阅读长篇小说不多,但《历史的天空》《英雄时代》《湖光山色》等优秀长篇小说获得茅盾文学奖产生的重大影响众所周知,王树增的长篇纪实文学战争四部曲影响也很大。很多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如《亮剑》《激情燃烧的岁月》《士兵突击》等,广受观众追捧,轰动一时。新生代军旅作家群体的崛起,更是可喜可贺。

      但朱向前和他的写作团队对新世纪头十年军旅文学成败得失的总体评价是清醒冷静的、客观的。在充分肯定成绩的同时,也毫不含糊地指出了遗憾和不足。书中说,“军旅文学的整体审美品质却未能实现大的突破,远未形成一种足以引领一代风骚的美学风范,军旅文学的‘文学性’问题甚至愈加困惑我们”。这种实事求是的评论话语,值得尊重。这对警策军旅作家保持清醒,努力攀登新高峰,有极大帮助。

      最后,这部著作对如何突破“困境”、摆脱“困惑”提出了引导性意见。如果评论文章把理论讲得高深莫测,语言表达飘忽不定,那就令人难以捉摸。因此,当我在这部书中读到《面临的困境及对策》《困境及其突围的可能性》等小标题时,有种亲切感、实在感,我认为这是评论专著的一种新风格,体现了作者对新生代军旅作家真诚、具体的指点和引导,对他们寄予了厚望。正是从这个层面上看,我说这部评论专著是“军旅文学的新航标”。

      而朱向前同志本人,也可以被称为行业的新航标:首先,他已成为军旅文学评论界的领军人物。其次,他研究毛泽东诗词自成一家,产生了很大影响,这也是新世纪军旅文学的收获之一。另外,他通过多年教学实践和这部专著的写作,带出了一支军旅文学评论新军,这对军旅文学也是一个重大贡献。

    网站编辑:穆菁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