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banner1-6.png
  • 赵丽宏:我听见了中国文学走向世界的脚步声
    发表时间:2017-10-16 来源:光明日报
    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30多年前,我在墨西哥城最大的一家书店浏览图书。本想寻找翻译成英文或西班牙文的中国文学作品,却遍寻无获,只找到一本薄薄的书,是老子的《道德经》,被翻译成诗歌的形态。来自世界上历史最悠久、人口最多,并且以美妙的文学艺术为自豪的国度,这样的经历,让人沮丧。那时在其他国家,情况也差不多,中国的文学作品在国外很难找到译本,也少有人知道。我们和国外的文学家们交流时,处于一种很不对等的状态。

      近年来,这种不对等的状况正在发生改变。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崛起,中国的文化也正在被世界重视,中国的文学也以前所未有的姿态引起世界的关注。

      最近这五年,我有机会多次参加国际书展。作为一个中国作家,带着自己的新书参与国际书展并和国外的文学界和出版界人士交流时,我有一个强烈的感受,中国的文学再也不是与世隔绝,而是实实在在地和世界产生了千丝万缕的交流和交融。

      有些情景,让我终生无法忘记。

      那是2013年秋天,在贝尔格莱德国际书展人潮汹涌的大厅,我被人群簇拥着漫步在争奇斗艳的书柜之间,竟有点惶然失措,不知看什么书才好。那些用我不认识的文字印成的书籍,对我来说好比天书。而在这个国际书展上,也有我的一本小书要首发,这是一本被翻译成塞尔维亚文的诗集《天上的船》。

      我跟着这本诗集的译者、塞尔维亚著名诗人德拉根先生,穿行在书海和人流中。要在茫茫书海中找到为我举办首发式的场地,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走过一排书柜时,我似乎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Mr.?Zhao!Mr.?Zhao!”这声音细微而清晰,仿佛是来自很深的地底下。“Mr.?Zhao”,难道是在和我打招呼?周围并没有熟悉的人。那声音不停地从底下传来,竟然还喊出了我的名字。我循声低头看去,不禁吃了一惊。在一个书柜下面,有一位佝偻成一团的女士,坐在一辆贴地而行的扁平轮椅上,正仰面和我打招呼呢。这是一位高位截肢的残疾妇女,她没有双腿,小小的躯干、大大的脑袋、一双挥动的手。她看我注意到她,咧开嘴笑了笑,随后说出一连串我听不懂的语言。她在对我说些什么?站在我身边的德拉根先生却跟着这位女士一起激动起来。他告诉我:“这是一位诗歌爱好者,她从国家电视台的新闻节目中看到你,她祝贺你在斯梅德雷沃获得金钥匙国际诗歌奖呢。她说,她听到你用中文朗诵诗歌了,很动人。她很高兴是一个中国诗人获得这个奖,她全家人都为此高兴。”

      德拉根为我翻译时,她还在继续说着。德拉根俯身问了她几句,抬头对我说:“她说,她正在读你的诗呢。”只见她从轮椅边挂着的一个小包中拿出一本书,蓝色的封面上,海浪汹涌,白云飞扬,这正是我在这里刚刚出版的诗集《天上的船》。我俯下身子,在诗集的扉页上为她签名题字。看着这些她并不认识的汉字,她的脸上露出了满足的微笑。

      作为一个中国作家,能在异国他乡有这样的经历,我深感欣慰。

      去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了我的诗集《疼痛》,这是我的新作,出版还不到一年,已经有好几种外文译本。纽约寄来了英译本,贝尔格莱德寄来了塞尔维亚文译本,索菲亚寄来了保加利亚文译本。阿根廷和古巴即将出版西班牙文译本,法语和阿拉伯语的译本也正在进行中。这是出乎我意料的事情。如果时光倒退30年,这样的景象,犹如天方夜谭。

      前不久,在北京参加国际书展时,我出席了莫言和几十位汉学家的对话会。听来自世界各地的汉学家如数家珍地谈莫言的小说,作为同行,我由衷地为莫言高兴。因为,我听见了中国文学走向世界的有力的脚步声。(作者:赵丽宏,系上海市作家协会副主席)

      (责任编辑:武淳)

    网站编辑:马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