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banner1-6.png
  • 金春平:读文品人见智情——读《汪曾祺的味道》
    发表时间:2017-10-10 来源:人民日报
    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文学史中的汪曾祺,以其清丽淡雅、生趣通透、隽永高远的精妙文字,将田园诗风和怀旧温梦的美学风范重树文坛。他以清明上河图般的风景、风情、风俗的画面描摹,成为新时期古典诗意和民间美学的典型文化符号。其文上承京派遗绪,后启寻根回忆和先锋文学思潮,“汪曾祺现象”也因此让跨代研究者说不尽,道不完。王国平的《汪曾祺的味道》是一部充盈着个人生命体验和思想智慧的书话散文随笔集,坚韧的文字内蕴着诗韵,锋芒的思想饱含着温情,丰饶的论说承载着品格。这是一本品读“味道”的解味之书,它入于汪曾祺的文字珠玑,出于广博的群书文化,最终飞扬于高韬而通达的人生境界。

      书分多辑。“汪氏画像”一辑,是作者对汪文趣味特征的学术归纳,也是对汪氏为人处世之性情的人文观照。作者读文赏人的路径有意回避了学院腔的呆板生硬,而在信马由缰的侃侃畅聊中,坚守以文字论据和旁征博引来证实对汪氏文本的判断。作者把学术的言说逻辑置换为信手拈来的个人生命体验,他对汪曾祺其人其文的“爱”与“观”的艺术传递打通文本与生活的界限,自如调动着汪氏的文本语言、自我的陈述语言、群书的他者语言、读者的期待语言,引人穿梭于艺术世界与现实情景的时空通道。

      “往昔复萌”一辑,是借汪氏故事的质朴情感浸润,反观自我记忆与生活体悟的心灵文字。散文素以见情见性为本,作者对汪文解读阐释的意图,不仅是对语言华冠殿堂的瞻仰、穿行与叹服,且借之走入自己正被湮没的记忆闸门和心灵角落,整理岁月损蚀的过往,打捞沉入时间的物事,审思人世沧桑的禅机。在与汪氏文本的对话中,作者参悟到汪氏精简文字所暗藏的生活智慧,寻觅到被日常经验所消解的本真自我,一个背负着地域、时代和历史普遍性意义的现代生命个体,在汪氏文本的感召下,开启一次次的心性漫游的记忆跋涉。

      “纸边畅想”一辑,作者从汪氏文字的吉光片羽中透视国人的生存姿态,提炼民间的生活哲学。在汪文的诸多生活意象铺陈中,作者捕捉到了民间生命“艰涩”与“残酷”的常态,在古今中外的书话穿缀与文本勾连中,民间的生命压抑与自我的生活理路得以共鸣,生活洪流下个人的孱弱无力,以及侥幸之下的欢喜愉悦,言说着观照凡俗人生和世事生活的“悲悯”与“达观”情怀。

      “漫说杂谈”一辑,作者穿透汪氏温婉的文字表象,将隐藏在汪文言语深处的暗语锋芒集中收纳,衍生出对传统人文精神在当代文化语境下独立传承的深切忧虑。作者从汪文的叙事物象和陈述议题出发,腾挪闪跃于古与今、物与我的各个场域,感受汪氏箴言的现世处境、探幽生活经验的突围之径、开掘精神坚守的生命动力、展示人文精神的艰难存续。无论是对古的缅怀、今的哀憾,还是对美的求索、谬的鞭挞,处处彰显“人本主义”色彩的文化思辨。

      “文事把玩”一辑,则重塑出一位坚守中国审美精神的文论大家汪曾祺,但作者对汪氏的文论论断,始终不失自我审美经验和生命哲思。无论对汪氏的艺术论辩,还是对汪氏的文本实践,在肯定其审美先见之时,亦自觉开启自我与前贤的诗学对话,认同、补充、辩驳甚至抵牾的多声部话语共存交织。作者由汪氏的美学观点出发,在自由发散的艺术鉴赏中,古今中外的艺海纵览、知人论世的人情澄明,及至日常生活的艺术诗意,在呈现汪氏文论美学观恒久生命力的同时,作者一次次完成由生活感性经验到系统美学体系的个体建构和确认,对话的共鸣通识也就突破文本理论的范畴,而跃升为富有中国文化内涵的人文精神与生命智慧。

      《汪曾祺的味道》将学术论证、个体记忆、知识索引、思想交锋融为一体,是具有强烈实验色彩的跨文体写作。作者操持着活色生香的生活化文字,品读汪氏其人其文,同时也洋溢着属于自己的审美趣味,试图构建一种充满性情之温、诗性之美和理性之智的学术体散文。

      (责任编辑:陈蓉)

    网站编辑:王高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