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2.png
  • banner1-3.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banner1-6.png
  • “这是自然纪录片最好的时代”
    发表时间:2017-08-03 来源:《北京日报》
    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地球:神奇的一天》拍摄38种珍稀动物,导演范立欣与BBC联手执导

    “这是自然纪录片最好的时代”

     

    记者:聂宽冕  

     

      “做完这部影片,我觉得这个世界太大太神秘了。我们以为自己知道很多东西了,但其实还有那么多事情等待我们去发现。”前天下午,自然纪录片《地球:神奇的一天》在京举行首映礼,作为影片的联合导演,曾获艾美奖最佳纪录片奖的范立欣发出如此感慨。

      2007年,BBC的纪录片《地球》曾经风靡全球,10年后,原班人马联手中方团队推出续作《地球:神奇的一天》。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范立欣有些兴奋地说:“这可能是自然纪录电影最好的时代。”

     

      中文旁白

      “蜉蝣一世”浸透东方哲学观

      《地球:神奇的一天》完美呈现了地球上生机勃勃的一天——朝阳升起,蜂鸟开始活动,海鬣蜥睁开睡眼,薮猫吐出舌头,随着太阳升高,树懒以超出想象的优雅划过水面,体型庞大的独角鲸跃出水面,白头叶猴一家尽情地享受天伦之乐,夜幕降临,蜉蝣一闪而过,猫头鹰精神抖擞……

      此次范立欣承担了联合导演和联合编剧两项工作,根据画面为影片配上中文旁白,但这并非简单地从英语旁白翻译而来。范立欣和著名作家严歌苓一起重新撰写台词,并邀请成龙担任配音。范立欣的创作理念是,在旁白中赋予影片中国化的表达,要突出中国文化。

      虽然这次拍摄的中国物种并不多,但观众还是可以从中体味到中国文化的浸染。比如片中有一种叫作蜉蝣的生物,一天即是一生,在河床里孵化需要3年,一旦孵出却仅有短短24小时的生命。有一段拍摄于匈牙利河流中的震撼场景,是500万只蜉蝣同时出生并为求偶而舞。范立欣配上的解说词是“浮生一日,蜉蝣一世”,“这也是我在全片中最喜欢的一个片段。”

      “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这是东方哲学观,也是东方人对于天人关系的独特理解。在英国,一位录音师做完混音后告诉范立欣:“导演,虽然我听不懂中文,但我能感受到一种非常强烈的东方气韵和一股非常强烈的能量,它让这个场景变得更美了。”这与英国团队的理念有着很大不同,他们往往更加着重描写有碰撞、有争斗的场景,认为争斗会显现事物的本质,比如片中盘尾蜂鸟和蜜蜂、小斑马过河等二元对立的抗争。但范立欣更想借助自然世界的故事,把中国文化价值观传递出去。

     

      拍摄幕后

      拍白头叶猴和大熊猫难度大

      像许多纪录片一样,即使最终呈现只有短短的100分钟,但《地球:神奇的一天》背后的工作数字却是这样的:142个拍摄日,横跨全球22个国家,素材数据记录达12300张DVD,历经三年制作,拍摄了熊猫、白头叶猴、树懒、海鬣蜥、独角鲸等38个珍稀物种。

      这次中国也有两个国宝物种在片中出镜。作为全球粉丝量最多的动物明星,大熊猫的入选毫无争议。“毕竟这是我们中国的代表。”但范立欣透露,大熊猫尤其是熊猫宝宝是难以近距离拍摄到的,摄影师们不得不穿上厚重的“熊猫服”,还得在衣服外面抹上熊猫妈妈的排泄物,才能骗过小熊猫,把它们最萌的一面记录下来。

      中国独有的国宝白头叶猴也得以出镜,虽然其珍贵程度和大熊猫不相上下,但知名度却没有那么高,原因之一就在于它们实在太难拍到了。白头叶猴非常怕黑,每当夜幕降临,即使冒着生命危险,它们也要爬上悬崖峭壁躲起来。范立欣说,为了捕捉到它们的画面,摄制组动用了200多架次的无人机,但机器的噪音把这些害羞的小猴子们吓得慌不择路。“所以我们花了20天的时间,每天都把无人机放出去,但是一帧画面都没有拍到。等到白头叶猴适应了无人机的噪音,才在很贴近的位置拍到了它们在山崖上跳跃的精彩镜头。”而这也是白头叶猴首次被如此完整地拍摄到。

      范立欣说,拍《地球:神奇的一天》这样一部影片,背后其实需要有长期的科学研究做基础。这次与BBC的合作,让他得以了解自然纪录片制作的整个流程和体系。“拍这样的片子,还是需要有故事性,而这个故事性来源于你对于这种动物习性最深切的理解。”比如长颈鹿打架、白头叶猴的出没时间和地点、响尾蛇围攻蜥蜴……这样极难捕捉到的画面,正是因为有了这种理解,摄影师才能掌握最佳拍摄时间。

     

      行业难点

      中国自然纪录电影缺人才

      自然纪录片领域长期被西方摄影团队统治,如今也出现越来越多的中国创作者的身影。去年,一部由导演陆川与迪士尼合作的纪录片《我们诞生在中国》火了,不仅赢得好口碑,也打破内地纪录类影片的票房纪录,还成为北美自然类纪录片的影史票房第8名。

      《地球:神奇的一天》的合作模式与《我们诞生在中国》类似,都是邀请中方导演参与后期,但前期的策划与拍摄还是由外方完成。范立欣不反对这种“拿来主义”,但仍然觉得有些遗憾,因为中国地大物博,野生动物多样性极其丰富,但中国的野生动物影像却十分欠缺。

      中国从事自然纪录片拍摄的专业人员很少,在整个电影从业者中的占比可谓九牛一毛。范立欣说,自然电影的制作需要高度专业性,但国内并没有培养这方面专业人员的学校或培训机构。“昨天我在上海碰到两位年轻的中国新生代野生动物摄影师,他们都是在法国上了一所非常厉害的学校,学成后归国和央视合作拍一些纪录电影了。所以这也需要一个过程吧。”

      范立欣认为,如今,中国的创作者得以和世界最顶尖的纪录片制作部门进行深入合作,从中可以很快学到很多东西,“如果这个市场或者说投资能够跟上的话,其实中国的自然电影很快就会起来,这可能是自然纪录电影最好的时代。”

      《地球:神奇的一天》即将于8月11日公映,范立欣对票房也很有信心。“纪录片市场还是稳步在发展的,其实只要观众走进影院看了这些纪录片,都没有吐槽说很烂的,问题就在于怎么让大家进去看。”在他看来,纪录片有更强的社会性,但目前市场总是拿它与商业片比较票房高低,标准还是太单一了。

      (责任编辑:王碧薇)

    网站编辑:王玥芳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