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2.png
  • banner1-3.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banner1-6.png
  • 前半生、后半生,不如乐观过一生
    发表时间:2017-07-31 来源:光明日报
    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作者:刘莉莎

     

      2107上半年,是电视荧屏现实题材的霸屏年。前不久,电视剧《白鹿原》的热播,赢得了现实主义影视作品创作的高口碑。紧接着一部看似题材并非新颖的婚恋剧《我的前半生》自7月初播出后,又成了一部备受群众热议尤其是女性观众关注的现实题材话题剧。

      电视剧改编自香港流行小说家亦舒的同名小说《我的前半生》,为了向鲁迅致敬,里面的主人公也继续沿用了涓生和子君这样一对“伤逝”夫妻。原著小说在鲁迅先生深刻批判了现代女性应该有自我意识的觉醒和经济独立的基础之上,结合80年代香港特有的社会发展背景,亦舒从自己的时代中回答了鲁迅先生提出的“娜拉走后怎样的”命题。鲁迅由于时代的局限他能看到的“娜拉”的结局只有堕落和回来,而由于时代的进步,80年代的亦舒不仅让娜拉式人物子君在离婚后活了下来,而且活得还很精彩。这正契合了那个年代香港人尤其是香港女性追求平等、独立和拼搏的精神,也是香港文化的象征。亦舒也正是由于创作了一系列女性励志气质的小说,而成为了20世纪80年代独立女性,尤其是都市白领女性的偶像,她的小说直到现在也被奉为渴望独立自主女性的心灵鸡汤,畅销不衰。如今,已经进入21世纪影视文化时代,这个题材被搬到电视荧屏并不稀奇,在当下多元化的社会环境中,在全职主妇增多的家庭结构中,女性经济是否该独立的话题又一次跨越时空,再一次引发社会热议,说明了具有前瞻性革命精神的鲁迅先生提出的男女平等在某些地方还不能完全体现,我们看看新时代的“子君”该怎么面对这样命题的挑战?

      电视剧开篇进入我们眼帘的“子君”好像跟当下很多高智商、高学历、高颜值的全职太太有点出入,一身俗艳,脚踩私人定制的奢侈的鞋子,说着“比起婚姻,教养不值一提”的惊人语录。这次需要逆袭的并非是鲁迅笔下的新时代的女性,也不是亦舒笔下香港精神的代言人,更不是我们当下社会全职主妇前是“白骨精”的全新主妇。她就是一个电视机前一样有着十年婚姻,有一个人到中年、事业巅峰的老公和活泼可爱的儿子的“子君”。在北上广中产阶级的家庭中,这样的子君应该说非常有代表性。如果说这样三俗的子君以及她必然面临的家庭危机不值得被搬上荧屏,这部剧不俗的是,这里面婚外情的“小三”是不俗的,闺蜜唐晶是不俗的,还有一个蓝颜贺涵是不俗的。其实,在我看来,这里面落脚点还是这个看似俗气的子君是不俗的。为什么说她不俗,因为当下社会中,人人因为压力都戴着虚伪和冷漠的面具,显得不那么真诚可爱。而这里面的子君虽然没有鲁迅笔下的大学学历,没有亦舒笔下的气质逼人,但是她有着最为真实的内心和可爱的性格。在做俊生太太的十年,她相夫教子,心无旁骛,可以说她傻、懒惰,其实如果不是她乐观开朗的性格,也不会那么没有防备地把自己完全奉献给家庭。她直到丈夫出轨前依然相信丈夫对自己的誓言,这样的天真,与其说缺心眼,不如说很宝贵。虽然,之后的逆袭,很多人说不可信,以这样的低起点,她怎么会一下子变成白骨精。当然,这里有戏剧成分,但也存在合理性,因为子君身上有“打不死的小强”的乐观精神。爱的时候彻彻底底、飞蛾扑火,重生后也会脱胎换骨,继续勇往直前,因为她有一颗热爱生活的心。其实现实生活中经常出现的是自私、自保的俊生,处心积虑往上爬的凌玲,理性大于感性、内心强大的唐晶,他们因为社会的竞争与压力不得不把人性弱点显露,而剧中最能和子君有契合点的还就是贺涵。因为他和子君身上都有真实、坦诚、飞蛾扑火的一面。他们俩由冤家变成知己,在未来的人生互相帮助,也非常合理。

      艺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美丽于生活。如果大家还在对这部剧是否忠实原著上探讨不休,还不如好好想想,从20世纪20年代鲁迅提出女性独立之后的半个多世纪里,女性有没有因为获得了经济独立而获得了真正的幸福?什么才是真正的幸福?有时候感知幸福的能力比获得幸福的手段更有意义吧。

      (责任编辑:王碧薇)

    网站编辑:唐明涛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