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2.png
  • banner1-3.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banner1-6.png
  • 《悟空传》:对传统的一次“离经叛道”
    发表时间:2017-07-21 来源:中国艺术报
    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作者:熊英杰

      “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要这地,再埋不了我心,要这众生,都明白我意,要那诸佛,都烟消云散!”这是新近上映的国产影片《悟空传》中彭于晏饰演的孙悟空面对“至高权威”上圣天尊时所道出的一番话。本片同以往的“西游电影”所不同的是,孙悟空不再是全片唯一的反叛人物,反叛的身份不再局限于妖怪,可以是凡人,可以是神仙,可以是故事中的每一个角色。

      影片改编自作家今何在的同名网络小说,最早见于2000年新浪网金庸客栈。作者打破了《西游记》原著所建构的秩序化的“神佛妖世界” ,通过孙悟空与紫霞、猪八戒与阿月、唐僧与小白龙三条既独立又相互关联的情感故事线,重新撰写“师徒四人”的取经之路。作者在三个片段式的情感关系中,不断探讨人生的三个终极问题:“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并且在小说中,孙悟空、唐僧众人褪去了神圣的僧衣,同平凡人一样经历着刻骨铭心的爱情,取经不再是他们生命中的唯一,被琐事纠缠的烦恼、对命运的思考以及情感关系中的此起彼伏,让师徒四人的形象变得更为复杂、多元,更具有“人性”,而对权威的反抗,对“神灵”的否定成为小说《悟空传》最为重要的表征。

      导演郭子健执导的影片《悟空传》在较大程度上保持了小说的趣味,银幕中孙悟空身披围巾、手握炙热如火的金箍棒,朝众人喊着“老子的名字叫作,孙悟空!”一个放荡不羁的“现代”版悟空形象格外亮眼,与天庭的不屈服对抗、与阿紫的深情相恋都极力地还原了小说中的情节安排。但电影文本与小说文本在意义表达上始终存在着差异,小说通过文字片段的零碎串联述说人物的内心,电影则要通过画面视觉化地展现这些象征、隐喻符号。今何在作为小说的作者,同时也是本片的主要编剧之一,为电影《悟空传》创造了一个更为具象的“神佛妖世界”。

     

      角色的集体反叛

      电影《悟空传》相较于之前的“西游电影”,最明显的不同在于这一次故事中的角色开始了集体反叛。以往改编自《西游记》的影片在人物刻画上仍旧保持着小说中类型化的人物设定,“天地唯我独大”的齐天大圣孙悟空、贪吃好色的猪悟能、老实固执的沙悟净与“老好人”形象的唐僧,师徒四人的类型化设定成为许多改编影片直接套用的模式,而电影《悟空传》在人物设定上不仅大胆舍弃了具有领导意义的唐僧,还将天庭权威的代表玉皇大帝、王母娘娘转变为上圣天尊,是控制着三界众生命运仪器“天机仪”的掌管者,天尊成为影片中最大的反派。相较于反派人物,影片将原本服从于天尊的天蓬元帅、二郎神杨戬塑造成与孙悟空一同反抗“命运权威”的英雄形象,甚至连上圣天尊的女儿阿紫(小说中紫霞的形象)也加入了反抗自己母亲的行列中。孙悟空因家园“花果山”被毁,誓要打碎主宰万物的“天机仪”;天蓬因忘不了心中所爱阿月,愿意舍弃一切陪伴左右;杨戬想要悟出真正的仙道,却发现原本舍弃的善念才是真正的道,每个主要角色都有他们各自不同的诉求,或是因为爱情、或是保卫家园、或是想要获得真正的体悟。

      总之,影片中几个主要角色渴望通过“反抗”的叛逆行为打破长者社会建立的秩序规则,对价值进行重新评估,从而建立一个新的秩序世界。

     

      物化的权威象征

      对宿命的反抗是电影及小说《悟空传》的核心主旨,小说中通过孙悟空、唐僧、猪八戒等人对上界众神、人生命运、佛家真谛的不断叩问引发读者对墨守成规生活的反省,电影则通过物化的方式塑造出一个至高无上的“权威”具象——天机仪,如同精密仪器烦琐运行的天机仪掌控着众生万灵的命运旅程,何时生?何时死?生而为妖还是生而为人?一切由它说了算,三界众生的命运与未来变成了早已写好的剧本,不论是被视为卑贱的妖类、普通的凡人,还是高居九重天之上的大佛神灵都只是在既定结局下的本色出演。导演有意构建出“权威”的具象模样,一台没有生命热度的冰冷机器决定着世间众人的生死,阴险、偏执的上圣天尊成为命运的代理人,在物化的权威象征之下,口中常常说道“放下私欲才能真正成为上仙”的天尊最终也在权利的侵染下扭曲了“神性”,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女儿阿紫。影片中,不仅将“权威”得到了物化的象征体现,孙悟空胸前一直挂着的紫色围巾,即是年幼时菩提老祖赠予,在某种程度上菩提老祖具有导师兼父亲的形象意味,围巾象征着关爱;同时围巾又是同女主角阿紫的情感信物,投射着强烈的感情色彩,象征着爱意。

      今何在借助“道具”的使用,让角色之间的权利关系、情感关系通过物化的方式得到了实体的依托,电影化的语言表达也让观众在观影时摆脱了小说中抽象、支离的想象体验,给予了观众更为强烈的情感认同。

     

      反抗秩序的隐喻

      电影《悟空传》与其他“西游电影”的相同之处在于电影文本的二度创作都基于名著《西游记》的基础之上,即使是看似最为“离经叛道”的《悟空传》也不能脱离名著所建构的规则范式,孙悟空仍旧由天地孕育而成,从石头中出生的孙悟空因为长相问题被划分为妖类,被视为卑贱、邪恶之类,阶层差异在影片中得到了放大。故事中“天机处”侍官的选拔考试成为人族与神族后裔可以共同竞争的擂台,但电影在一开场向观众展示仙界天机处时,人、神后裔之间位置排列的差异以及服装精致程度的不同凸显出了后者的身份尊贵,人族后裔低神一等。不仅如此,上圣天尊对于要角逐侍官的神族后裔提供了额外的“优惠”条件,人族后裔想要脱离凡尘俗世位列仙班显得难上加难。在现实社会中有着许许多多渴望走上人生巅峰的“草根”群体,他们同“人族后裔”一样希望获得晋升,但上升渠道越来越窄,年轻人愈发地感到迷茫,同时被社会充斥的物质欲望所裹挟,阶层之间的门槛难以跨越……

      西游题材电影为何能保持“一年至少一部”的火热势头,在很大程度上源于孙悟空形象的叛逆性,孙悟空凭借一己之力胆敢与诸天神佛对抗,不畏强敌、不欺弱者,对原有规则秩序的反抗以及孙悟空自身拥有超凡的能力让受困于现实社会中的观众获得了一种替代性满足,通过电影进行了一次宣泄。

      因此,不能把“西游电影”简单地看成是一般意义上的魔幻神怪片,震撼的特效场面背后所体现的严肃蕴意值得观众细细品味。

      (责任编辑:王碧薇)

    网站编辑:王高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