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banner1-6.png
  • 此生长忆是俊波
    发表时间:2017-06-29 来源:《中国艺术报》
    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作者:古道

      廖俊波生前是福建省南平市委常委、副市长,武夷新区党工委书记。3月18日,廖俊波在赶往武夷新区主持召开会议途中不幸发生车祸,因公殉职,年仅48岁。3月31日,习近平总书记对廖俊波同志先进事迹作出重要指示,强调广大党员、干部要向廖俊波同志学习,不忘初心、扎实工作、廉洁奉公,身体力行把党的方针政策落实到基层和群众中去,真心实意为人民造福。廖俊波的先进事迹在全社会引起强烈反响,他也被追授“全国优秀共产党员”“时代楷模”荣誉称号。

      生命中有很多人,在时光的流逝中,慢慢地就散了;有很多事,渐渐地就淡了,更不用说人离世后的阴阳两隔、烟消云散。不然何有“万里长城今犹在,谁人记得秦始皇”这感叹之言。

      然而,廖俊波,你离世已经三月余,你生前的音容笑貌,点点滴滴尽在眼前浮现。和众多的人一样,我仍沉浸在不尽的痛惜与追思之中。看到一朵花开,便觉是你在花蕾中微笑;看到夜空中闪烁的明星,觉得是你在眨眼睛。与你从相识到相知,君子之交,情真意真,你是生命中一场难得的缘分,你深深存活在此生最忆之中。

      认识你于二十年前,同在邵武市委大院进进出出,有时一声问好,有时匆匆一个点头,温馨了彼此双方。你时任市委办副主任,我为报社主编。先是工作关系来往频繁有了好感,后因共同对传统文学的兴趣与爱好,遂成为机关中的近友。那时的你正年轻,身材健硕、皮肤白净,待人接物,坦诚率直、谦逊亲和、彬彬有礼。时间久了,你尊称我为老哥,我叫你俊波。但在你面前,我虽虚长了年龄一十还有三,但常自愧弗如。你的情商、智商、为人处世、学识明见,均在老哥之上。尤其是你身上所传递出的正能量,让我受益匪浅,心中存敬。

      人生道路泥泞坎坷,五谷之人难逃喜怒哀乐。而生性豁达开朗的你常言:“世间一切皆美好,哪怕有时是逆境,只要坦然相对,一切随风而去。这叫有河便有渡,有山便有路,有困难就会有办法。”故,你无论何时何地都是微笑始终,阳光灿烂。

      你的微笑发自心底深处,善良可亲、纯正无邪。上帝说:“凡能有这种微笑的人,心地必定善良,为人必定忠诚厚道。”这种本性装是装不出来的,它是一种浑然天成的气质,以及后天的修养。与你相交,无需设防,不会伤神;与你同行,不会累心,真善美的本性不会丢失;和你在一起,就像听一曲舒缓的音乐、品一杯醇厚的清茶、看一朵花静静地开放。

      你热爱生活,兴趣广泛,书法、摄影、文学均有独到之处。只是后来一心忙于工作,遂忍痛割爱放弃。但你唯一不丢的是博览群书,孜孜不倦,在你与众不同的帆布大公文包里,常藏有书籍于其中,得空便览。回忆起来,与你的交谈雅致而通俗,内容除却新闻时事外,大都是百科知识与传统文化,更多的是邵武当地的人文历史。你最为敬仰南宋名相李纲心中常记黎民百姓的为官之道、一身进退关社稷的高风亮节。李纲的那首自喻诗:“耕犁千亩实千箱,力尽筋疲谁复伤?但得众生皆得饱,不辞羸病卧残阳。 ”让你吟诵中肃然起敬,感慨不已。我想,你后来自称“樵夫”,亦与李纲的“病牛”有相同之意吧。

      往事历历,难忘却。记忆中,与你有文友间的消夜小聚,大都是几瓶啤酒、一盘花生米、一碟榨菜便可尽兴,不为美食,只为友谊。性情中人的你,饮酒从来是戛然干脆,大有“相逢意气为君饮,系马高楼垂柳边”之豪爽。绝不少喝一点一滴,让人笑为杯中养鱼。但酒至差不多时,你便劝言:“饮酒不醉最为高。”仅此一句,能让众人悟道止饮。

      2007年10月,卓有政绩的你调往南平市政府任副秘书长,兼任荣华山组团产业管委会主任,工作更是愈发繁忙起来,遂与你难得有上一见,只是每逢春节时互有短信问好而已。2012年8月,得知我从报社领导岗位退居二线,时任政和县委书记的你来了一个电话说:“老哥,这么早就清闲了?来政和帮我们办报如何?工作能给你带来无尽的快乐。 ”当时有些孤寂的我听了不禁潮湿了双眼。当今社会很现实,锦上添花人人会,雪中送炭有几人?你的这个电话让我感动不已。只是后来我创作长篇小说《张三丰传奇》,未能应邀前往。但你的善解人意与信任至今老哥没有忘怀。人世间,有些情,无需甜言蜜语、轰轰烈烈,只需一声平淡的问候,一声轻轻的懂你,便足矣。

      与你最后的一次见面是2012年11月,我参加南平市作协组织的政和文学采风活动。那天傍晚时分,我挂了一个电话给你,打趣说:“到了你的地盘,父母官能否赐见则个? ”不料你在电话里似乎心不在焉地应了句:“哎呀老哥,对不起!我现在很忙。”言罢,便把手机给挂了。这让我不禁有些郁闷,郡县治,天下安。我知中国的县委书记都是大忙人,但有近两年未见面了,也不至于如此吧?没料到深夜近十一点时,却接到你的电话:“老哥,我马上就到政和宾馆了,咱们在宾馆隔壁的沙县小吃消夜一下如何?”

      我喜出望外,连忙应允。见面后却吃了一惊,才两年不见,你竟然老了许多,人显黑瘦不说,头顶上原本浓密的头发亦开始稀薄,神情中难掩一脸的疲惫与憔悴。不变的是你微笑依然,赔礼道:“老哥,有所怠慢了,咱们俩来碗拌面与扁肉如何?”

      你浅浅的一个微笑,使我误解顿时释然。但聊天不过十分钟,你手机响起,电话接后赔笑道:“老哥,这么晚了,我也不影响你休息,明天我们再抽时间聊如何?”言罢,便匆匆作别。

      我有些怅然若失,夜灯下,望着你急急忙忙而去的背影,切肤地感受到了你在政和当父母官的艰辛与不易。

      后来得知那天的缘由,石屯镇中心小学发生中毒事件,一个三年级的学生从家里带来工业用蓖麻子分给同学们吃,结果班上二十二个孩子都出现了中毒症状,下午被紧急送往政和县医院。你一直在亲自处理这个突发事件,到晚上近十一点后才离开。而在消夜时接到的电话,正是教育局汇报说政和县医院条件有限,中毒的部分学生病情严重,需要转院治疗。所以你闻讯后匆匆告辞,尔后亲自陪着8个孩子开着4辆120救护车到南京军区福州总医院。要知你这种情景,我怎么也不能给你添麻烦,更没想到那次政和一面,你我竟是永诀。

      你短暂一生,出身贫寒,平民父母,辉煌不易。你从中学到机关,从乡镇主官到邵武市副市长,从政和县委书记到南平市常务副市长,一步一个脚印,全凭踏踏实实,以干得来。直至获“全国优秀县委书记”之殊荣,亦是名副其实、当之无愧。可谓是堪当重任,前途无量。但你深以为萤虫之光,乃日月之辉所致。你从不自大自傲,始终保持着一种谦谦君子的作风。你参加全国优秀县委书记表彰会从北京回来,与爱妻林莉分享自己的喜悦。妻子看后准备把奖状、合影照片收起珍藏,被你阻止:“这荣誉是全体政和县人民的,不能私藏。”第二天你便把奖状,以及和习近平总书记的合影照片送到了政和县档案局。由此一事,亦可见你的谦逊胸怀。

      你深厚的为民情怀,卓越的政声,世人有目共睹,百姓心中有丰碑。你为政一处、造福一方,把对党和人民的无限忠诚留存在八闽大地的山水之间。你没有战争年代炸碉堡、堵枪眼的英雄壮举,亦没有和平时期惊天动地的丰功伟绩,但你为民为社稷,初心不改、矢志不渝,几十年如一日,让人感动,由衷点赞。你不愧为一棵参天大树,一座耸立的山峰。

      有人说你有一种魔力,能够化解一般人做不到的难事。我却以为,你并非是有什么魔力,而是你的人格魅力征服了无数人。追本溯源,参天之木,必有其根;耸立之峰,日积月累。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是滋润你的养分,共产党是培育你的大地与根基。你的魅力来自于良好的家教家风,父母亲将朴素的人生哲理传之于你,诸如面对困难,笑脸相迎;清白做人,坚守清贫。给予了你成长的营养与基础,使得你少年时就有为弱者两肋插刀的正义感。待后来成为先锋队伍中的一分子后,便有了一个质的转变——由少年时期单纯的侠客梦,上升到为广大百姓谋利益的境界,并以此作为一名共产党人的光荣使命与理想。这是一种理所当然、水到渠成的延续与提升,亦是你人格魅力的完善与升华。

      你不是一个单纯的工作狂、拼命三郎,多情未必不豪杰,你亦是一个重情重义,有血有肉的男子汉。最为理解你的女儿廖质琪说:“父亲更多的是做人吧,他真诚而坦荡、善良而奉献、正直而坚持。”是的,你女儿质琪说的没错,你是一个凡人,但你懂得如何做人,做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中华民族强国之梦,需要众多像你这样的共产党人。

      你走了,走得太早、太匆匆。让人扼腕长叹,心意荒芜。转瞬间,友情已作别,天涯成陌路。你喜欢降央卓玛的一首歌《那一天》,很想放给你听,又恐人世间的凡尘扰了天堂的清宁。便把你的身影放在我书房的窗口,定格为永久的风景。

      (责任编辑:王碧薇)

    网站编辑:王高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