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banner1-6.png
  • “白玉兰奖”观察:现实主义电视剧强势回归
    发表时间:2017-06-23 来源:中国艺术报
    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作者:张斌

     

      6月16日,第23届上海电视节电视剧“白玉兰奖”颁奖典礼举行,各个奖项逐一揭晓,结果既在情理之中,也有意料之外。获得多项提名的有大热剧《欢乐颂》《小别离》《人民的名义》等,在《人民的名义》中扮演育良书记和达康书记的张志坚和吴刚双双获得最佳男配角奖。《鸡毛飞上天》中的张译和殷桃获得最佳男主角和最佳女主角奖,《中国式关系》的导演沈严、刘海波和编剧张蕾获得最佳导演和最佳编剧奖,两剧成为最大赢家。而关晓彤则凭借《好先生》中饰演的彭佳禾一角,击败王子文、杨紫等获得最佳女配角,成为“白玉兰”史上最年轻的女配角获奖者。但真正让观众意外的是未获得一项单项奖的《好家伙》最后却获得了最佳中国电视剧奖,开创了“白玉兰”的历史。这彰显了本届评委自己独立的艺术判断,也体现了“白玉兰奖”作为中国电视剧专业奖项的价值取向。从本届“白玉兰奖”的情况来看,中国电视剧的生产创作在经历了连续几年追逐大IP、大卡司、高颜值、玄幻化等热潮之后,已经出现了一个现实题材和现实主义美学重新回归和再次爆发的小高潮。

     

      网络IP的烧退了

      前几年,在互联网+环境和资本力量的推动下,中国电视剧生产醉心于IP,执着于年轻观众群体,追求具有所谓强烈“网感”的电视剧。这种情况在今年有了较大的改观。本届上海电视节电视剧“白玉兰奖”共有90部作品参评。从题材类型分布上来看,都市情感题材和革命历史题材(包括谍战片)是绝对主导类型,占了参评作品的大多数。而前两年非常热门的玄幻仙侠类和古装电视剧,仅有寥寥几部报名,而有市场影响力的就更少了。这表明在观众审美需求的变化下,这类题材正在退烧。而从提名名单来看,这种趋向就更加明显。在提名的10部最佳电视剧候选名单中,全部都是现实主义电视剧。其中《彭德怀元帅》 《海棠依旧》属于重大革命历史题材,《好家伙》《最后一张签证》属于革命历史题材;而《好先生》《欢乐颂》《人民的名义》《小别离》《中国式关系》均为当下现实题材 《鸡毛飞上天》则横跨改革开放30余年的历史直到当下。这些作品无论是书写历史,还是描摹当下,虽然风格各异,题材不同,但都秉持了比较严肃的现实主义创作原则。不管是对彭德怀和周恩来这样的历史伟人一生命运的描写,还是对中产阶级所面临的工作境遇和孩子教育问题的关注,抑或是对官员腐败的深入揭示,政商关系的戏剧展演,义乌崛起的艺术呈现,都渗透了电视剧创作者对历史和现实严肃的思考,不但给观众带来具有可看性、观赏性的作品,还以其鲜明的价值立场引领了社会的主流价值观。《人民的名义》爆红就是明证。这说明,现实主义和现实题材在当代中国电视观众那里绝不是已经过时的东西。

      本届上海电视节现实主义题材电视剧的强势回归,再一次提醒我们的电视剧艺术工作者,观众的需求是多元的,但观众的需求也是有主流的。这主流就是他们所经过的和正在经历的现实生活。“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 ,电视剧艺术工作者面对生活之树,要做在每个枝丫上跳跃鸣叫的小鸟和从高空俯视翱翔的雄鹰,而不是沉溺于一己之悲欢,写想象之世情。

     

      精品力作引领电视剧的艺术标杆

      电视剧作为一种大众化的艺术生产,处于一种传播系统之中,受到诸多因素的影响制约。但既然作为一种艺术生产,是以艺术的方式反映和把握世界,就一定需要将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和制作精良的“精品”要求作为自己追求的方向,创作出能彪领时代的作品。本届“白玉兰奖”提名作品乃至入围作品,都够得上是精品力作,它们对我国电视剧生产创作而言具有标杆意义。

      电视剧精品要能经得起艺术和美学的分析,以此展现对时代之思考。那就需要有吸引人的情节构造、打动人的人物塑造、激发人的情感表达和让人难忘的高超表演。《人民的名义》广受观众喜爱和欢迎,绝不仅仅因为这部电视剧讲的是反腐败,而是因为它艺术地讲述了反腐败。其中开场情节与场景设计极具爆发力,类似侦探破案片一样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和情节线索牢牢抓住观众的眼睛。剧中一众老戏骨的精湛演技,则塑造了鲜明典型的人物形象,让人印象深刻。达康书记在政治性格上十分鲜明,吴刚在表演上的特点也非常突出,两者相得益彰,甚至让其表演片段成了青年亚文化表情包的对象。另外通过祁同伟、高育良等人的塑造,既让观众看到了党的高级干部如何一步一步因为利欲熏心和权力欲望而走向腐败,也深入呈现了两位角色复杂的情感世界。《鸡毛飞上天》则通过骆玉珠和陈江河在商海中浮沉的人生经历,生动地描写了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民营经济历经曲折的发展历程,回答了“中国奇迹”是如何发生的这一时代命题。张译和殷桃在其中的精彩表演塑造了让观众难以忘怀的角色形象。本届“白玉兰奖”男女主角和男女配角提名中,绝大部分都是演技派的“老戏骨”,而不可一世的“小鲜肉”们则不见踪影。那些被观众戏称的表演“面瘫派”“高冷派”,在面对厚重深刻的现实主义题材时终于无所遁形,难堪大任。

      电视剧精品还需要有高质量的影像制作。在技术因素越来越影响电视剧文本面貌的当下尤其如此。但在中国电视剧生产中,大量资金投入到演员的天价薪酬中,严重影响了电视剧的制作质量。正如获得最佳男配角的张志坚在上海电视节电视剧白玉兰论坛上提出的那样:“这些价格,小鲜肉不配”。在本届白玉兰提名和获奖作品中,对制作精良的追求是显而易见的。《海棠依旧》《彭德怀元帅》的大气恢弘,《好先生》《欢乐颂》《小别离》中的细腻日常,《好家伙》《最后一张签证》的历史环境与氛围,都较好地得到了保证,提升了电视剧的艺术感染力和品质完成度。

     

      有文化自信才能讲述好中国故事

      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建党95周年的讲话中明确指出,我们要增强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本届“白玉兰奖”,从评选到论坛,都关注和体现了这样的特点。

      本届“白玉兰奖”的评选其实相当困难,因为既有获得8项提名的《欢乐颂》和火得一塌糊涂的《人民的名义》,也有《中国式关系》《好先生》《小别离》《鸡毛飞上天》这样深入日常生活和历史与现实的好作品,还有《好家伙》这样虽然轰动性不如其他作品但却具有独特艺术追求的作品。最终评委没有单纯地为市场效应和社会反响所影响,坚持了评选的艺术标准,将最佳电视剧授予了《好家伙》 。评委会主席毛卫宁“要评选出具有标杆意义的作品”的观念背后,体现出来的正是文化自信和文化自觉。

      在白玉兰论坛上,SMG影视剧中心主任王磊卿提出,选片人一定要有文化自信,要坚决抵制市场上的“三伪产品”,即“伪文化作品”、“伪现实作品”、“伪正剧”。毛卫宁认为电视剧的文化自信要表现在文艺作品和当下现实的接通,要关注公共生活,不能倒退到完全表现日常生活,甚至私人生活。本届“白玉兰奖”的作品,在某种程度上正是对此的回应。大多数提名和获奖作品都直面现实社会中的种种问题,如腐败、教育、家庭、创业,或者书写革命者的伟大情怀和人道主义精神,激发了全社会对这些话题的热烈讨论和广泛传播,形成了“现象级”电视剧接连涌现的局面。如果没有勇气去触碰社会热点,就无法击中社会敏感的心理神经。而没有对这些社会问题和现象深入地艺术展现,没有坚定的文化自觉和自信,也是不可能呈现和讲述出这些真正的中国故事的。

      电视剧的文化自信还应该要对年轻观众的审美能力和观赏品位积极肯定和主动满足。“网生代”观众绝不仅仅是喜欢搞笑、浅薄乃至低俗的东西,通过网络大量接触中西方影像叙事艺术的他们,其艺术鉴赏力和审美要求其实是很高的。 《我在故宫修文物》被B站观众热捧,《人民的名义》《欢乐颂》也受到年轻观众的喜爱。这生动地说明,现实题材、主流价值和严肃审美绝非与年轻人无缘,他们需要的只不过是用他们喜欢的方式去讲述这些故事。我们的电视剧艺术工作者有责任提供这样的作品。

      身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关键历史进程中,中国电视剧应该具有文化自觉,建立文化自信,以现实主义精品作为主导追求和核心竞争力,去讲述好一个又一个吸引人的中国故事,为国人也为世界观众贡献关于中国的故事和讲述方式。

      (责任编辑:王碧薇)

    网站编辑:唐明涛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