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2.png
  • banner1-3.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banner1-6.png
  • 欧阳奋强讲述难忘“红楼时光”
    发表时间:2017-06-21 来源:人民网-文化频道
    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30年,一晃而过。当年24岁那位“面若中秋之月”的“富贵闲人”,如今54岁的“宝哥哥”——欧阳奋强推出新书《1987,我们的红楼梦》,讲述当年难忘的那段“红楼记忆”。今天,特此为您献上欧阳奋强《1987,我们的红楼梦》精彩书摘,与您一起邂逅“宝哥哥”和“林妹妹”这段亦真亦幻的美好时光。

     

      与林妹妹的第一场戏:“这个妹妹真美,我喜欢这个妹妹”

      王扶林导演把“宝黛初会”这场重场戏定为我和陈晓旭的第一场对手戏。

      这是一场大戏,戏里面有贾母、凤姐、迎春、探春、惜春、李纨、王夫人、鸳鸯等,是宝玉和黛玉的第一次见面。

      “宝黛初会”这场戏对于我来说比较熟悉。

      说熟悉,是因为以前看过越剧版的电影《红楼梦》,王文娟演的林黛玉和徐玉兰扮演的贾宝玉已经深入人心,而且是一个经典电影;里面著名的唱段“天上掉下个林妹妹”更是家喻户晓。

      小时候看连环画也很喜欢这个场面,一直在想:貌若天仙的林妹妹就是这个样子,谁看了不心动呢?

      现在我可以演这个耳熟能详的场面了,再加上几个月的准备和案头工作,比较有自信。晓旭化完妆之后,就在一边默戏,找人物感觉。

      走机位的时候很顺,剧组给我们营造了一个很好的创作氛围,我和晓旭对人物的拿捏都比较准确,早已林黛玉“附体”的晓旭不时看我一眼,用眼神和我交流一下,但绝不说话,让自己沉浸在角色之中。

      “预备,开机!”王扶林导演一声令下,我像一阵风一样急切、迫切地迈着戏曲舞台上的小碎步走了进去。

      这是贾宝玉的出场,一定要表现出他的帅气、率真和被宠爱的感觉。大步流星是不适合他的,小跑更不合适,拿着“我是宝玉”的架势也不合适,我想到了戏曲里面的这个小碎步,小碎步走起来很流畅,而且速度合适,可以让身上的披风飘起来。

      看着林妹妹,我心底在说潜台词:“这个妹妹真美,我喜欢这个妹妹!”

      林黛玉陈晓旭上下打量看着我,潜台词是:“这就是宝哥哥啊!”

      演对手戏是需要互相刺激的,我和晓旭就是在不断的排练和拍摄中产生了默契和来自心底的交流。为了达到这种默契和交流,我和晓旭都付出了很多。

      “宝黛初会”这场戏拍完,我的戏基本都是一条过,以后和晓旭的搭戏更是顺利。

     

      拍摄趣事:与“林妹妹”拍戏虽苦,却很享受

      宝黛读西厢,被观众誉为“红楼梦十大经典画面”,宝黛读西厢,在曹雪芹所著的《红楼梦》中,将宝黛的爱情在精神境界上升了一个了高度,为了顺应原著,这部戏的整个画面需要透射的是一种轻松、活泼、愉快的情调。为此,我们俩花费了很大的心思,拍摄“宝黛读西厢”是我和晓旭练习得最多、最苦的一次。

      这场戏是3月在杭州西湖边上拍的——《红楼梦》剧组经常去苏杭拍外景, “宝黛读西厢”是这次杭州外景的最后一场戏,我和陈晓旭早早就准备好了。

      事情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顺利,杭州虽然已经进入了春天,可那几天温度就是不上来;温度不够,戏里需要的桃花就没有,整个剧组只好无奈地原地待命。

      我很着急,想出一个主意,仗着自己以前拍过电影,仗着王导宠爱我,对王导说,“我们可以找人做绢花挂到树上,不就可以拍了吗?”

      王导听了后不说话,没点头也没摇头。

      我还不死心,又去找美工,告诉他们我这个主意;美工部门听了也不说话,搞得我十分无趣和着急。

      陈晓旭看见我那样猴急的样子,说:“欧阳,既来之,则安之。你看西湖的风景多好啊,我们难得有这么空闲的时间,一起去逛逛吧!”

      于是,我、陈晓旭、吴晓东(贾芸扮演者)在西湖边上拍了很多照片。

      过了两天,老天爷还是那个老样子,桃花就是没能达到绽放的程度,可剧组通知第三天开拍“宝黛读西厢”。

      我纳闷:桃花都没开,怎么就拍了呢?

      去到外景地一看,很多桃花就是绢花做的,真假掺和在一起,很难分辨,看来他们还是采纳了我的建议。

      开始拍摄了,我和陈晓旭迅速进入角色。我不知道她是什么感觉,我的内心就想起我和她一起读书、一起交流读书心得时的情形。在春天的明媚阳光下拍戏是一件很享受的工作,而此情此景更是重现了书里描写的美景佳人。

     

      经典片段“黛玉葬花”:晓旭严格要求自己的样子很美

      而最费周折的,是拍“黛玉葬花”这场大家公认的经典片段。

      阳春三月正是苏州的雨季,细雨霏霏,一下就是半个月,苏州香雪海的梅花迟迟不开,剧组已经眼巴巴等了好几天。

      每天美工组的师傅都去看梅花开了没有,每次回来都会报告,“梅花开了三成了”“梅花开了五成了”……等开到七成的时候,王导下令第二天开拍。

      “葬花”是林黛玉的重场戏,为这场戏陈晓旭晚上准备到很晚才休息。早上苏州还下了大雨,都说春雨贵如油,对于我们来说却不是这样的。

      外景地一片泥泞,梅花的花瓣红红白白洒落一地,还有一些没有盛开的花蕾。

      陈晓旭站在那里,默默地穿上戏装,扛起花锄,慢慢走向花丛和落红之中,十几个镜头非常顺利地拍完了。

      在换了戏装之后,李耀宗发现林黛玉的耳环错了,戏接不上。

      王导问陈晓旭:“耳环带来了吗?”

      “没有。”

      “怎么这么粗心大意,开什么玩笑,这要耽误多少时间?”王导的脸一下就变了。

      王导很少对我们演员发脾气,这样发脾气一定也是急的。

      内疚的陈晓旭穿着纱衣在寒风中发抖,还是化妆师用颜料把耳环涂成了绿色,才使拍摄继续进行。

      王导松了一口气,叫:“预备——开始!”

      刚叫完,他转身发现陈晓旭的情绪还没有缓过来:“演员太冷了,给晓旭披上大衣暖和暖和!”

      披上大衣的陈晓旭又被触动了,低下头,看着脚下的花冢,满脸是泪,李耀宗发现陈晓旭的眼泪连忙开机。陈晓旭想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却没抑制住,哭得昏天黑地,一塌糊涂,完美演绎了黛玉葬花的经典场面呈现。

      (文字摘自《1987,我们的红楼梦》,作者: 欧阳奋强)

      (责任编辑:王碧薇)

    网站编辑:唐明涛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