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2.png
  • banner1-3.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banner1-6.png
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新版党建网2016 > 文化大观
历史剧是这样创作的
发表时间:2017-04-28    来源:光明日报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作者:李跃森

 

  对历史的偏好根深蒂固地存在于中华民族的文化血脉之中,从先民在篝火旁对往事的追忆,到勾栏瓦舍里评说的公案演义,再到戏曲舞台上扮演的忠奸善恶,皆可一窥其端倪。尤其是古代历史题材电视剧可以达到以古鉴今、借古喻今的目的,所以不仅受到创作者的偏爱,也获得广大观众的青睐。

 

  历史正剧强势回归

  普通人对历史事实与历史故事往往不加区分,所以直到今天,历史剧的概念依然包含了历史正剧和历史传奇剧两种形态。近年来,历史正剧与历史传奇剧的品质与格调均有所提升。一方面,历史正剧突破了帝王后妃与宫廷权谋的窠臼,取材视角更加开阔;另一方面,历史传奇剧在创作理念上主动向历史正剧靠拢,追求积极的思想内涵,追求强烈的历史感和感召力。一般来讲,历史正剧庄重严整,历史传奇剧灵动丰盈;前者倾向于真实再现,后者较多理想化色彩。两者向不同方向发展,而在价值取向上殊途同归。

  2017年堪称历史剧的转折之年。以《于成龙》为代表的历史正剧强势回归,这是时代环境、社会思潮以及观众审美趣味等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也是历史剧内在生长的需要。可以预见,历史剧经过多年蓄势之后,未来肯定会呈现出凌厉进击的态势。

 

  家国情怀贯穿创作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文联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中国作协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开幕式上的重要讲话中指出:“文学家、艺术家不可能完全还原历史的真实,但有责任告诉人们真实的历史,告诉人们历史中最有价值的东西。戏弄历史的作品,不仅是对历史的不尊重,而且是对自己创作的不尊重,最终必将被历史戏弄。只有树立正确历史观,尊重历史、按照艺术规律呈现的艺术化的历史,才能经得起历史的检验,才能立之当世、传之后人。”这明确地告诉我们,树立正确历史观的核心,就是要在历史中发现价值,同时也告诉我们,仅仅有正确的历史观是不够的,还必须通过艺术化的方式呈现出来。

  从追求历史事件的真实再现到追求准确把握历史发展趋势,寻找中华民族的精神源头和文化基因,是近年来历史剧创作最为显著的变化。家国情怀成为贯穿于历史剧创作的一条主要精神脉络。无论历史正剧《大清盐商》《抗倭英雄戚继光》《于成龙》,还是历史传奇剧《琅琊榜》《芈月传》,除了再现历史记忆之外,都体现出主人公的拳拳之忠,彰显出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的民族精神。从表面来看,《琅琊榜》充溢着清新脱俗的浪漫气质,《于成龙》秉持着怀有使命感的现实主义精神,两者似乎没有多少相似之处,但审视之下就会发现,两部作品其实都在张扬一种生命的力量,并将个人的生命融入国家民族命运之中。同样,人们常拿《芈月传》与《甄嬛传》作比较,却忽视了两者精神指向的差异:《甄嬛传》的女主角把个人命运维系于封建皇权,而《芈月传》的女主角则强烈地要求主宰自己的命运,且把国家利益置于个人情感之上。两部作品出自同一位导演、同一个制作团队之手,从中更可以看到时代变化对于创作的影响。

 

  对人性透彻解析

  正确的历史观离不开对于人性的透彻理解。近年来历史剧创作的另一个显著变化,是更加注重表现人物的生存状态,努力寻找人物命运与历史进程的关联点、历史与现实的关联点。历史剧所赖以打动观众的,不是生硬的观念,甚至也不是历史事件的真实,而是历史人物身上蕴含的精神力量。《大清盐商》中的汪朝宗集官、商、士于一身,胸怀修齐治平的政治抱负,在关键时刻能够挺身而出,以盐利兼济天下;《抗倭英雄戚继光》中的戚继光站在国家海洋战略的高度来领导抗倭斗争,在血与火的洗礼中重铸民族精神;《于成龙》中的于成龙出淤泥而不染,具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其人格魅力来自他的廉洁刻苦,更来自他的知行合一;《琅琊榜》中的梅长苏坚毅隐忍,为雪冤复仇负重致远,最终却能超越个人恩怨;《芈月传》中的芈月敢爱敢恨,在深谋远虑中显示出一代政治家的魄力与担当;《女医明妃传》中的谭允贤以济世救人为己任,突破封建礼教和世俗观念的束缚,实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在这些鲜明的人物形象身上,创作者融入了自己的艺术个性和生命体验,也融入了对于社会现实的思考。

 

  历史认知与历史想象的统一

  在处理历史真实与艺术虚构之间的关系方面,近年来的历史剧大胆探索,以“失事求似”的方法重构历史,赋予历史人物的动机以独特而又令人信服的解释,从而实现了历史认知与历史想象的有机统一。21世纪初以来历史正剧之所以受到观众的冷遇,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过分拘泥于历史事实,不敢给历史插上想象的翅膀,与观众的现实情感严重脱节。反观《大清盐商》《于成龙》这些作品,其中历史叙事的完成不是依靠史料的堆砌,而是凭借一个个精彩瞬间的展开,其侧重点在于表现人物的历史境遇,以触发观众对于现实的联想。虽然历史真实对于历史剧创作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但真正决定观众是否接受一部作品的关键,不是作品的真实程度,而是历史与现实的关联程度。而且,历史与现实越是相似,带给观众的新鲜感就越发强烈。

  历史剧承载着时代精神、民族文化的深厚内涵,除了唤醒人们对于历史的记忆之外,还要激发人们对于未来的希望。历史是有精神气质的。换句话说,历史不但可以是深沉厚重的,而且可以是潇洒飘逸的。这是近年来的历史剧创作给予我们的启示。北宋思想家张载曾以“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来概括儒者的胸襟与抱负,这也应该成为历史剧创作者的终极追求。

  (责任编辑:王碧薇)

网站编辑:唐明涛
>>
思想理论
>>
党建论坛
>>
党史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