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2.png
  • banner1-3.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banner1-6.png
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新版党建网2016 > 文化大观
文艺岂能做资本的奴隶?
发表时间:2017-03-16    来源:《中国艺术报》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张国立、高满堂等全国政协委员痛斥收视率造假行为——

文艺岂能做资本的奴隶?

 

记者:张成  

  去年底,某一线卫视,由某当红小花主演的电视剧上档三天,竟然因为收视率不佳被撤档,颇让人感到意外,后又爆出该剧收视率低是因为没买收视率所致,一时间舆论哗然。后来,某部电视剧播出后又爆出了制片方一直拖欠“水军”工资,引来水军在网上声讨该剧“欠薪”的事件,至此普通老百姓才知道,原来收视率造假竟然早已衍生出一条完整的产业链。

  在全国政协会议小组讨论会上,全国政协委员、导演、演员张国立吐槽了更多的怪现状:“有的电视剧请人给收视率造假后不给钱,还有的电视剧去买收视率,结果把2000万元打过去了,对方人却不见了,原来说能收视率造假的竟然是个骗子,收视率没买成,还导致剧下架。”可见,购买收视率已经不是锦上添花的事,而是关乎生存的事,如果不买收视率,可能连播出的机会都没有。

  据张国立介绍,所谓的收视造假,最早的根源在于当年的收视率对赌。张国立说:“收视率本身就是资本层面的运作方式,制片方必须保证达到一定的收视率,电视台才给购剧款。”

  后来业内人士普遍反映了这个问题,对赌的行为才被禁止。但禁止收视率对赌之后,收视率造假的现象却未根除。“中国要有收视率监督平台的竞争机制。没有竞争机制,往往会导致一言堂。”张国立指出,购买收视率都是隐形的资本运作,最终结果是把大家都赶上了买收视率的“黑道”。“只要有人想爆料购买收视率的事儿,一堆人就出来劝,说你别曝光了,你一曝光大家都没法干了。”张国立认为,购买收视率是个很复杂的问题,一个做假药的毒死人了,这是刑事案件;但收视数据造假,想找证人却很难。“平时私底下大家都会聊谁是怎么买收视率的,但当你真的去找人作证时,却没人敢站出来,因为买收视率的行为应当算行贿。”全国政协委员、编剧高满堂对张国立所谈的问题深表赞同:“一旦事闹大了,反而有很多人出面想把这事盖下去。”

  张国立表示,之所以买卖收视率把大家都绑上了“黑道”,是因为个别从业人员对这个行业的敬畏心没了,完全让资本把所有人都玩弄于股掌之上。“‘小鲜肉’们拍戏,时间短,钱拿得多,还用替身。过去的替身顶多是武替,现在则必须有文替,因为他们的时间没那么多。这导致现在的戏就像是‘表情包’开会,因为对方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演的,两个演对手戏的演员可能都没怎么见过面。于是,只剩下‘表情包’了,这戏怎么能好看?戏不好看,又怎么会有真正意义上的收视率?”张国立表示。

  文艺不能做资本的奴隶,然而在现实中,资本更倾向于炒作IP,花钱请“小鲜肉”。张国立说:“这两年的现象级电视剧大多是IP剧,这些戏留下的后遗症就是到处打官司,剧本剽窃、收视率造假……这导致现在已经没有好戏坏戏的标准了。造假不只是一个行业的事,失去了诚信,影响的是整个民族的信誉。”对此,高满堂认为,治理整个产业链上的造假行为,归根到底还需要司法机关的介入。

  (责任编辑:王碧薇)

网站编辑:王高林
>>
思想理论
>>
党建论坛
>>
党史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