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2.png
  • banner1-3.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banner1-6.png
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新版党建网2016 > 文化大观
电影的危机是剧本,剧本的危机是生活
发表时间:2017-03-10    来源:中国艺术报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作者:王兴东

 

  小成本伊朗电影《推销员》获得第89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导演阿斯哈?法哈蒂是学编剧出身,他的这部影片以及前作《一次别离》的获奖不是靠高成本、高投入、高科技,不是靠大明星,而是靠好故事、好内容。

  伊朗阿斯哈?法哈蒂编导的电影《推销员》,再度为伊朗夺得今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上次由他编导的《一次别离》获得第84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成本才32万美金。阿斯哈?法哈蒂是学编剧出身,两部影片获奖不是靠高成本、高投入、高科技,不是靠大明星,而是靠好故事、好内容。

  2016年9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宣部部长刘奇葆在长影调研时强调,要加强创作能力建设,把剧本创作放在首要位置,增强原创能力,提升价值内涵,生动讲述故事,写出为时代和百姓称道的好剧本。为什么强调把剧本创作放在首要位置?

  缺好剧本是世界电影的共同危机,剧本即脚本,立足之本,中国电影要走出去,成为世界电影强国,必须建设强大的剧作队伍和雄厚的剧本基础。中共中央《关于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的意见》第14条要求: “提高文艺原创能力,重点扶持文学、剧本、作曲等原创性、基础性环节,注重富有个性化的创造,避免过多过滥的重复改编。”《电影产业促进法》第十二条写道:“国家鼓励电影剧本创作和题材、体裁、形式、手段等创新,鼓励电影学术研讨和业务交流。”

 

  把剧本创作放在首要位置,因为编剧承担整个电影的首创

  作家和编剧首创的故事和文学形象,一直被作为知识产权贸易的大生意操作和经营,是发展影视产业“基础的基础”。文化产业的核心是内容为王,创意制胜。编剧是原创内容从无到有的探险者,是食桑吐丝、酿造故事的创始人。首创不能步人后尘,不许抄袭模仿,不能跟风翻拍。首创是身临其境的发现,才有文学思考的再现。所有角色都是编剧用心血分娩的产儿。伟大的剧作提供伟大的角色,伟大的角色促成伟大的演员,电影的演出实质上是剧本思想的表达。有些电影未经编剧授权随意践踏法律赋予剧本的修改权和保护作品完整权,导演改、制片改,演员带着枪手乱改。我们不可能要求剧本使用者一字不改地“保护作品完整权” ,但在行施修改权需要原作者授权的是法定原则,一切肆无忌惮地篡改戏剧基础设计,必然造成全局的整体塌方。首创成果不受尊重,原创能力必然受挫,富有个性化的创造少了,过多过滥的重复改编就会多了。

 

  把剧本创作放在首要位置,剧本作者即是电影的首脑

  版权经济由原创者主宰,从世界保护文学艺术的《伯尔尼公约》和中国的《著作权法》可知,原创作者是法律最高权利人,电影制片者必须购买剧本的使用权之后,导演才能使用剧本,演员才能演出剧本。文学剧本具有独立著作权,未经授权不得使用,这是为世界公认的法则。

  剧本是电影的首创,作者是电影的首脑。根据梁信编剧的电影《红色娘子军》 ,改编了同名芭蕾舞剧。在他85岁高龄之际,为维护署名权和支付报酬权诉诸法庭,最终梁信胜诉;琼瑶诉于正抄袭其《梅花烙》原作,法庭判决琼瑶胜诉,并禁止播放抄袭的《宫锁连城》和赔偿500万元,但是赔礼道歉于正拒不执行。一个不尊重个人知识产权的社会,是无法做到繁荣发展知识经济市场的。不能捍卫产业源头和基础,产业是不能可持续发展的。

 

  把剧本创作放在首要位置,剧本位置奠定作者的首席地位

  原创者的首席地位是由著作权法所规定的、由创作生产程序所决定的。但是,现在影片和海报的署名,经常找不到编剧名字藏在哪里。在编剧之前压上“总策划、总监制、总统筹、总顾问、总制片”,有的导演还署名为自己个人作品,这种蔑视原创、本末倒置的现象在电影界已积恶成习,见怪不怪。

  署名权是人格权和财产权,由于编剧不参与后期的制作,随意排挤抹杀编剧署名,甚至随意加入他人署名的情况屡见不鲜。电影首映,媒体经常不宣传编剧,突出导演、炒作演员,削弱首创地位和影响。法治社会的公民,在享受文化成果时应怀有饮水思源的情怀,吃水不忘打井人。如同人们在听交响乐时,只让你记住指挥和演员,而让你遗忘掉作曲家贝多芬一样。

  有意把首创者推下首席地位,有悖于把剧本放在首要位置的对等法则,足球越位要吹哨,面对影视“违法越位”的署名程序,无人管控,纵容放任,造成过河拆桥、得鱼忘筌的负义生态。应该说,剧本创造是最艰难的精神工程,剧本的精品出自剧作的精英,保障剧作家的首席地位,才能扎实拴牢剧本专业创作的精英人才。

 

  把剧本创作放在首要位置,评论剧作理应放在首选

  无论是《一次别离》还是《推销员》获得奥斯卡奖,并不是高额投资,不是科幻大片,而是讲述了伊朗现实生活中发生的独特故事。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号召评论家学习鲁迅先生敢于“剜烂苹果”的精神。对于抄袭剽窃侵害原创的恶习,我们却难看到批评家毫不留情批评,少有评论家会依据文学剧本评论拍摄的影片,做探本穷源的研究,而是先把成绩归入导演筐里,少有对剧作剖析研究,当评论不能穷原竟委把剧本列为首选,那些源于生活的创新内容,优质剧作被拍摄中篡改或者制作粗糙而糟蹋成垃圾影片的做法,是无法究责的。惟有批评程序以本为根,首肯和督察原创的质量,剔除劣质剧本,才能促进二度创作实现高质影片。

 

  剧本是电影的原生版权,发表剧本是版权的首要保护

  当今不知在哪里读到好的剧本?如果没有莎士比亚、汤显祖的剧本出版发表,我们今天还能上演《奥赛罗》和《牡丹亭》吗?当年出演莎翁戏剧的导演和演员都已离世,但是,莎士比亚的剧本依然存活,世人依然从剧本中感受莎士比亚和汤显祖的思想情感,世人也能继续分享他们发表的文化遗产。

  40年前,我学习电影编剧就是阅读了那些电影文学杂志期刊上发表的剧本,从而掌握了电影剧本的写作技巧。然而,现在都没有了,看不到好的原创剧本了。我多次提案,国家拿出点资金,就能办好一个电影剧本的刊物,没有发表剧本的园地,就没有评选研讨剧本质量的公开平台。电影发达的国家都有权威的发表电影剧本的刊物,由此进行年度评选活动。建议设立电影文学剧本的国家奖励机制, “把剧本创作放到首要位置”不能停留在纸面上和口头上,“首要不首要,落实很重要”。

 

  编剧是电影的首创,要把扎根生活排在首要位置

  没有对生活的采购和发现,就没有文学创新的表现。 《电影产业促进法》第十二条已经明确规定,县以上主管部门,“为电影创作人员深入基层,深入群众,体验生活等提供必要的便利和帮助”。我希望这条法律能够落到实处,真正给予原创者、首创者以实际的帮助。电影的危机是剧本,剧本的危机是生活,提高电影剧本的原创质量,只有深入生活,没有其他别的途径。

  就提高中国电影质量而言,核心问题是剧本,首要问题是故事内容。提升电影的质量,必须依法恢复文学原创者和编剧的地位,维护剧本的首创、首脑、首席、首选和首要位置,固本强基,才有电影精品出世。

  (作者系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影协副主席、中国电影文学学会会长)

  (责任编辑:王碧薇)

网站编辑:贺绿原
>>
思想理论
>>
党建论坛
>>
党史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