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banner1-6.png
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新版党建网2016 > 文化大观
IP时代如何再造红色经典?
发表时间:2017-01-05    来源:中国艺术报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IP时代如何再造红色经典?

——从电影《铁道飞虎》说起

作者:张斌

 

  2015年《解救吾先生》为丁晟赢得了口碑,但不到2亿的票房差强人意。2016年他卷土重来,《铁道飞虎》和《摆渡人》《长城》贺岁档一起打擂,摆明了很有信心。这部号称改编自《铁道游击队》这个红色大IP的电影,上映一周连续领跑单日票房,票房累计3.3亿元,丁晟和成龙的第三次合作开花结果,但口碑却不甚理想,豆瓣评分仅有4.7分。

  看了《铁道飞虎》的观众,能将这部电影与铁道游击队的故事联系起来的,估计不会太多。除了片中时时点缀的“西边的太阳快要落山了,微山湖上静悄悄”的歌声,火车这一核心场景,以及“劫火车、搞炸药、炸桥梁”等叙事段落之外,它完全是一部全新的电影,一部披着红色经典外衣的成龙式动作喜剧大片。

  导演有意将故事平民化、漫画化、喜剧化。组织游击队变成了临时的铁路搬运工组合,在力量强大但却愚蠢低智的日本军队面前,他们尽显无所不能。出场人物定格动画的介绍方式和段落式的字幕故事交代,加上带有地方戏剧音乐色彩的配乐,形成一种明显的连环画风格。何云伟扮演的冯半仙怎么看还是个相声演员,马原和锐哥一口港台腔的普通话也毫不掩饰。“吓死宝宝了”“Duang的一声”等网络语言的自嘲和互文,还有在列车上范川和山口的互相炮击,犹如玩游戏一样的设计,无一不在表明,导演不是要讲一个有关红色的革命故事,而是要炒一盘合家欢的欢乐蛋炒饭,没营养也不美味,但也无害。

  在红色经典电影中,这种在革命叙事中运用漫画图解的游戏化方式,其实并不是今天才有的,不少作品中都有这样的桥段。《小兵张嘎》 《智取威虎山》 《地雷战》等都是如此。不过,那时的喜剧化,还是在一个严肃前提下的革命浪漫主义想象。今天,《铁道飞虎》这种对红色经典的再造方式,则是在市场力量驱使下一种被掏空的“想象的能指”,它无关乎革命,直接通向票房。就正如那“干票大的”的追求,也无非是在推出最后列车横挂大桥,马原独斗山口的视觉奇观高潮。尽管导演最后让成龙和一众人等在爆炸声中壮烈牺牲,意图将个人翻转成为民族英雄,但由于没有前期叙事逻辑支撑,也就变成了一种“劝百讽一”的“狗尾”。

  《铁道飞虎》号称联合了国内11家特效公司,采用了1:4模型实拍加特效的方式,目的是捕捉特效难以呈现的“重量感”,以期达到“以假乱真”的震撼效果。全片4471个镜头,有2400个特效镜头。的确,观众在这些特效场景中看到了许多很过瘾的场景,王凯骑马追逐列车的段落吸引了许多粉丝的惊声尖叫,尤其是那场所谓“近十年来没有影视作品表现过”的撞火车戏份,以及炸桥段落,再加上成龙动作戏中频繁高强度的打斗场面,以及中间随时穿插的一些爆笑点,都让这部电影成为一部“合格”的贺岁爆米花电影。但在该片中,最核心的红色精神和价值却被奇观影像消解了,人物行为逻辑比较薄弱,“干票大的”成了一种空洞的话语,范川不想被人骂“怂”的解释,马原妻子被日寇杀害的缘由,八路军伤员一句话的嘱托,那种天生英雄自黑发光的安排,不能很好地连接起电影的叙事逻辑,红色与大片这两者发生了分裂,红色仅仅成了大片的注脚。

  在当前这个IP时代,红色题材实际上是一个最大最丰富的IP库,具有极大的产业开发价值。同时,主流意识形态对于利用大众文化激活其中的合法性资源,在全球化语境中重造红色经典的意图也非常迫切。这其中最明显的难题是如何在这样一种看起来目标相似但实际上差距甚大的追求中,实现两者的和谐,将红色经典IP真正打造成21世纪的“红色大片”,而不仅仅是“红颜色”的大片。以此来看,徐克的《智取威虎山》是比较成功的。徐克用武侠片的颜色包裹起这红色的内核,在尊重人物基本性格和叙事段落的基础上,在全球化的历史与现实中将这部经典用大片的调性进行了重写。在该片中,我们没有失去英雄杨子荣和反角座山雕,我们只是拥有了一个徐克重新讲述的智取威虎山的革命历史故事,这个故事在21世纪仍然流行并被大量观众喜欢,但却是以反样板戏精神的方式完成的。

  前有红色经典电视剧改编的前鉴,后有徐克《智取威虎山》的可贵努力,或许我们可以以此为鉴,在中国电影市场迅猛发展的今天,探索出一条IP时代再造红色经典的有效途径,而不能只是停留在《铁道飞虎》这样的层面上。

  (责任编辑:王碧薇)

网站编辑:唐明涛
>>
思想理论
>>
党建论坛
>>
党史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