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2.png
  • banner1-3.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banner1-6.png
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新版党建网2016 > 文化大观
2016年中国电影创作回眸
发表时间:2016-12-23    来源:中国文化报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记者:赵卫防、刘一瑾

 

  国产商业片:传统类型及新主流电影的涌现

  2016年度的国产商业片中,喜剧片、青春片、动作片等传统类型依然占据一定的主导地位,此外涌现出了较多的将商业类型和主流价值表现对接的新主流电影。

  其中,不乏明星阵容的《湄公河行动》,在国家层面的宏大叙事语境下,以警匪、枪战等类型为依托,不仅体现人文关怀的思想,更彰显出了国家力量。改编自经典红色题材《铁道游击队》的《铁道飞虎》融合动作、喜剧等经典类型,叙事张力充沛,人物形象立体,成为红色经典改编的另一成功之作。《我的战争》延续战争类型片的叙事方式,将枪战、爆炸、冲锋、肉搏等战争场面营造得极致、惨烈,体现了民族气概、中华军魂和时代价值。《国酒》将一个民族企业的兴衰命运与瞬息万变的历史背景结合在一起,展现动荡的时局下中华儿女同仇敌忾、舍身报国的大义凛然与爱国热情。

  本年度青春片亦是重要类型,其中《从你的全世界路过》《七月与安生》等为其中的优秀之作,前者摒弃了以往青春片“烂俗”的套路,融入友情、亲情的桥段,画面清新,感情纯洁,没有金钱与欲望,用纯粹的爱情展现情侣间彼此错过的孤独,最终取得了8亿元票房的佳绩。但这类影片整体上缺乏新意,叙事趋于平淡,细节处理尤显不足。如《致青春·原来你还在这里》虽不乏明星阵容,却将主人公各种人生阶段的经历较为生硬地拼贴于一起,男女主人公之间感情进展缺乏推动力,即便加入音效,也难以达到感人的效果。《陆垚知马俐》是本年度中较受关注的影片,但该片无论在情节上还是在台词上,分寸拿捏都不得当,语言表达过于浮夸,造型尤显夸张。

  喜剧类型片继去年取得了重大突破后,2016年继续绽放于中国银幕。《驴得水》《我不是潘金莲》《发条城市》等一些独具思辨价值的喜剧取得了美学突破,但更多的喜剧片则为一般的快餐喜剧。另一经典类型动作类型中也涌现了《叶问3》《冰河追凶》《我的特工爷爷》等作品,《我的特工爷爷》其亲情与怀旧的主基调提升了叙事品格,赋予动作片温暖的表现方式。

  奇幻类影片出现了《澳门风云3》《盗墓笔记》《美人鱼》等影片。其中《美人鱼》主体上沿用奇幻类型,同时将环保、科技、爱情结合于一起,该片最终获取超越33亿元的票房,创造了中国电影的票房纪录。悬疑类型片也是2016年度中国商业片中的重要类型之一,该类型中既有惊悚片,亦有犯罪片。翻拍自韩国的同名电影的《捉迷藏》为惊悚类型的代表作。该片场面气氛紧张,情节节奏紧凑,精神病患者的反叛角色成为该片的亮点。《追凶者也》则为犯罪类型片中的佳作,影片运用黑色幽默的手法演绎几段故事,相互呼应又连环交错,充满荒诞、戏谑与讽刺,人物形象立体而饱满。

  概言之,本年度商业片有一定的突破,精彩的动作、丝丝入扣的推理与奇幻世界的表现保持活跃的势头,而且试图融入诸多与现实生活关联的桥段与元素,但也呈现出缺乏创意、叙事孱弱等问题。

 

  主旋律电影和艺术电影:突破与坚守

  本年度主旋律影片仍延续一直以来对历史关键节点、重大历史事件的关注与再现,同时对具有典型性的英模个体予以颂扬。在呈现历史的同时,叙事层面的创新突破体现出创作者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影片对英雄伟人的刻画更加人性化、生活化,不仅卓越而严肃,而且活泼而真实,充满人文关怀的气息。

  2016年正值纪念长征胜利80周年,本年度的主旋律电影中,出现了《领袖1936》《我的长征》《扎喜的长征》《勇士》《遵义会议》《大会师》等较多的长征题材影片。这类影片突破了以往呈现重大历史事件的宏大主题叙事,试图走进长征历史的细部,微观呈现出长征,颇具人文深度。其中以《勃沙特的长征》最具有代表性,影片以红军长征时期发生在贵州的真实历史事件为依托,演绎红军与英国传教士勃沙特之间的传奇故事,表达了对生命的尊重与热爱。

  除长征题材影片外,2016年的主旋律电影还有《南口1937》《古田会议》《毛丰美》《难忘的岁月》《我的村民我的村》《大火种》等一般题材的影片。这些影片也各有特色。

  2016年度国产电影中,以创作者个人意念为表达诉求的艺术电影亦是亮点之一,呈现出了《冬》《路边野餐》《长江图》等影片。该类影片虽没有精彩的故事情节,却充满诗意和隐喻,使之解读充满多义性。青年导演邢健电影作品《冬》借鉴“上帝六日造万物七日安歇”的典故演绎了七天里老人、小孩、鸟和鱼的故事。该片的主人公几乎没有台词,但导演则用黑白片的方式表达世界的混沌与澄澈,感受着孤独的同时探讨了人性中的善与恶。充满诗意与哲理的《路边野餐》则通过镇远、凯里、荡麦三个不同的空间展现了过去、现在和未来,其长达42分钟的长镜头让观众震惊。该种手法通过将长镜头中的内容予以圈定的形式,让镜头内部的人员任意游走,而镜头的跟拍,更是强调镜头的存在感,使摄影机和演员的不同步移动造就该片梦幻、超越时空的艺术效果。《长江图》中以码头作为节点将长江分为不同的段落,每次回溯都是对主人公焦虑的回应。影片中充满各种意象,让电影的解读变得多元,电影中的长江、船等意象都充满隐喻,船只在长江中的回溯如同主人公个人的心灵史一般,通过心灵史的追溯,展现当下中国人的心灵史。此外,电影《夜孔雀》画面唯美雅致,通过回忆与现实两条平行线索将故事架构起来,时尚的巴黎与成都的老街两个空间相互映衬,现代的长笛与古典的丝竹相互呼应,展现中西两种文化交织下的文艺样式。《山那边有匹马》描写了寄托在马上的深情,古老村落神秘而静寂,但依然难免遭遇现代文明的强势与霸道。

  尽管2016年度中国电影在美学上显现出了诸多亮点,但其增速放缓则是不争的事实。种种显现有着多种因素:在产业层面,“票补”的退潮大幅度减少了发行方的票房补贴,一些以往被“票补”拉进影院的消费者选择离开。另一方面,三、四线城市的主体观众——小镇青年被网络视频所吸引,致使影院观众的流失。在美学层面,缺乏优质艺术质量的影片是主要方面。

  因此,在中国电影发展增速遭遇放缓的节点上,既需要产业的调整,更需要艺术质量的提升。《电影产业促进法》将于2017年3月实施,这将有助于电影产业朝着更加健康的方向发展,而提升电影创作水平,则需要全体电影人付出更为艰巨的努力。

  (责任编辑:王碧薇)

网站编辑:唐明涛
>>
思想理论
>>
党建论坛
>>
党史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