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1.jpg
  • 美国金融监管“松绑”蕴含系统风险
    发表时间:2018-05-31 来源:人民日报
    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本报驻美国记者 吴乐珺

     

      核心阅读

      近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了一项旨在放松中小型银行监管的法案,这是对2010年通过的金融监管法案《多德—弗兰克法案》进行的首次重大调整。新法案得到了美国共和党和民主党罕见合作和支持。

      白宫发表声明称,新法案精简并消除了过度监管,减轻了社区贷款机构不必要的监管负担,将有助于促进更大的经济增长。但也有分析人士指出,此次调整本身幅度不大,但照此放松监管趋势发展,将会给美国金融体系带来新的风险。

     

      两党罕见合作,但超大银行仍未摆脱严格监管

      5月25日,特朗普在白宫签署了《经济增长、放松监管和消费者保护法案》。他在签署仪式上说,这一切都是源于《多德—弗兰克法案》带来的灾难,它不公平地损害了作为美国小企业支柱的社区银行的利益。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主席杰布·亨萨林发表声明称,新法案将为主要的社区银行和信用社带来急需的监管放松,银行系统向满足美国企业和家庭的需要,而不是为华盛顿官僚机构工作迈出了重要一步。

      新法案得到了共和党和民主党的支持,在众议院和参议院均获通过,这一两党共识在当下美国政治中十分罕见。这项法案放松了对资产规模少于100亿美元的银行在交易、放贷和资本等方面的监管要求,也规定资产规模在2500亿美元以下的银行不用再参加美联储每年举行的压力测试,也不用向美联储提交待其批准的有关破产后如何清算的“生前遗嘱”,这两项都是为了预防金融危机而设置的安全措施。根据《多德—弗兰克法案》,资产超过500亿美元的银行就必须参加美联储的年度压力测试。

      不过,新法案没有取消监管机构可采取严格监管措施的权力,也未修改禁止华尔街金融机构利用自有资金进行风险押注的“沃克尔规则”,也没有限制监管机构对具有系统影响力的大型金融机构实施更严格规定的能力。《纽约时报》称,新法案远没有解除严格的监管制度。这一法案将使美国不到10家大银行受到更严格的联邦监管。

     

      履行选举承诺,未考虑到金融稳定风险

      2010年签署的《多德—弗兰克法案》号称史上最全面的金融监管改革法案,其出台背景是2007年次贷危机、2008年金融危机的发生,让美国政府意识到金融监管体制中存在巨大漏洞。该法案对维护美国金融稳定性起到重要作用,但降低了市场流动性,提高了金融机构营运成本和企业融资成本。据了解,过去8年,美国社区银行减少了2000家,而大型金融机构则能够利用其庞大的资源来应对《多德—弗兰克法案》昂贵而复杂的监管。

      放松金融监管一直是特朗普政府的核心议程之一。自上台以来,特朗普多次承诺废除《多德—弗兰克法案》。去年6月,美国财政部出台首份金融监管核心原则报告,呼吁放松银行监管要求。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凯瑞商学院副教授亚历山大·瑞布奇对本报记者表示,根据这几年《多德—弗兰克法案》的实施情况,新法案做出的一些调整是受欢迎的,“松绑”了中小金融机构不必要的监管负担,尤其是能激发社区银行的活力。但一部分修改令人遗憾,只是履行选举承诺,没有考虑到未来大型金融机构可能给金融稳定带来的风险。

      与中小金融机构在过去几年大幅削减和关闭业务相比,大银行变得更“大”了。摩根大通、富国银行和美国银行这三大银行目前持有美国国内银行存款总额的32%,高于2007年的20%。《华尔街日报》称,当你听到民主党人哭诉共和党人放松监管以帮助最大的银行时,请记住这一点,《多德—弗兰克法案》是银行业巨头的真正礼物,因为它们总是有更多的资源来应对更多的监管。

      有舆论称,华尔街是这次改革的大赢家,但《华盛顿邮报》发表评论称,新法案的重点不在于华尔街游说集团对《多德—弗兰克法案》的影响有多大,而是有多小。金融行业最希望让消费者金融保护局“出局”,但在新法案下,它的法定权力和资金来源仍然保持不变。

     

      “回撤”有更大空间,新兴经济体应防范外溢效应

      共和党人认为新法案的签署仅仅是改革《多德—弗兰克法案》的开始,而不是结束。多年来,众议院共和党人一直在推动对《多德—弗兰克法案》进行更大规模的改革,去年推出了《金融选择法案》,旨在削弱消费者金融保护局职能,并撤销“沃克尔规则”,但是该法案没有获得民主党的支持。

      此次新法案的通过,为更大规模“回撤”危机后的金融监管留下可能性。据悉,为了让众议院不加改动地通过议案,美国参议院承诺将在未来针对《金融选择法案》进行投票。《华尔街日报》对此评论称,《金融选择法案》将银行从《多德—弗兰克法案》最繁琐的规则中释放,前提是它们维持10%的杠杆率,这似乎是最干净、最不政治化的方式,以平衡经济对信贷和纳税人安全的需要。维持10%的杠杆率旨在通过限制借款降低银行经营失败的几率。

      由于美国金融业在全球金融体系中的主导地位,放松金融监管会出现外溢效应。随着美国从“松货币、紧监管”逐步转变到“紧货币、松监管”,在一定程度上将对冲加息的紧缩效应,流动性环境依旧有可能偏宽松。

      目前美国经济已经出现“过热”征兆,通胀压力上升,美股屡创新高,失业率降至4%以下,美联储近期已明确表示将继续加息步伐。在此背景下,对新兴经济体来说,美国放松金融监管可能会带来更大的资金外流压力。

      (本报华盛顿电)

      (责任编辑:陈蓉)

    网站编辑:王玥芳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