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1.jpg
  • 叙利亚和平进程艰难推进
    发表时间:2018-01-31 来源:人民日报
    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驻叙利亚记者 李潇 驻俄罗斯记者 曲颂

     

      核心阅读

      1月30日,由俄罗斯、土耳其和伊朗倡议的叙利亚全国对话大会在俄南部城市索契开幕。这次会议是迄今为止涉及派别最多、覆盖面最广的一次叙利亚全国对话大会。分析认为,俄罗斯力图通过此次大会,借助推动叙利亚危机的政治解决,持续提升其在中东地区的外交影响力。然而,由于叙国内各派势力矛盾重重,外界对这次大会可能取得的成果并不抱过高期望。

     

      大会聚焦叙利亚新宪法制定、总统选举和战后重建

      据悉,俄罗斯方面为此次大会共发出了1600份邀请函,最终有1511名代表确认出席。其中,除了来自叙利亚的代表外,还有联合国秘书长叙利亚问题特使德米斯图拉、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代表,以及埃及、约旦、伊拉克、黎巴嫩和哈萨克斯坦等致力于推进叙和平进程的各方代表。值得一提的是,叙利亚库尔德人和其他民族的代表也出席了会议。不过,叙利亚主要反对派组成的高级谈判委员会,以大会缺乏公正性和普遍性为由宣布抵制这次会议。

      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在会议开幕式上宣读了俄罗斯总统普京给对话大会的寄语,重申叙利亚的未来应由本国人民决定。

      目前,围绕叙利亚问题的国际斡旋平台,除了联合国主导的日内瓦和谈外,还陆续出现了俄罗斯、土耳其、伊朗三国推动的阿斯塔纳和谈,以及此次在索契举行的由俄土伊三国倡议的叙利亚全国对话大会。阿斯塔纳和谈与叙利亚全国对话大会都是在联合国框架下的叙利亚问题对话平台,因此本次叙利亚全国对话大会的结果也将提交联合国,最终在联合国的主导下推进叙利亚和平进程。

      据大会组委会介绍,此次会议的议题包括讨论叙未来新宪法制定、总统选举和战后重建事宜等。俄罗斯总统叙利亚问题特使拉夫连季耶夫表示,此次大会应为叙新宪法的制定奠定基础,并为此组建相关机构。

      叙利亚国内政治分析人士阿德南对本报记者表示,索契会议为叙利亚政治进程开启了一个全新的对话平台,众多派别汇聚一处,就叙利亚的未来展开讨论,这种互动形式是积极和有益的。

     

      俄罗斯欲借助大会进一步提升对中东外交影响力

      针对这次在索契举行的叙利亚全国对话大会,有分析认为,叙利亚问题事实上已经成为俄罗斯打破西方外交孤立,并持续增强其中东外交影响力的突破口。

      俄罗斯科学院东方研究所专家纳乌姆金认为,美国对中东控制力削弱的同时,俄罗斯正在紧锣密鼓地抢占阵地。乌克兰危机爆发后,俄罗斯和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关系急剧恶化。然而在叙利亚问题上,随着俄罗斯影响力的持续上升,美国不得不同俄罗斯开展对话和合作。在推动解决叙利亚危机的同时,俄罗斯同传统盟友伊朗深化关系,解决了与土耳其的矛盾,也积极发展与沙特阿拉伯和以色列等美国传统盟友的外交关系。

      从叙利亚危机爆发开始,俄罗斯就与西方国家“唱反调”,通过“化武换和平”提议阻止美国对叙军事打击,力挺叙利亚阿萨德政府,在联合国安理会也多次否决有关制裁叙利亚和将叙利亚问题提交国际刑事法院的决议。2015年,在以美国为主导的国际反恐联盟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行动迟迟不见成效时,俄罗斯应叙利亚政府邀请参与叙利亚反恐战争,并不断取得军事胜利。2017年年底,俄总统普京访问叙利亚,宣布“反恐任务基本完成”,并从叙利亚撤军。

      除了占领叙利亚反恐战争的道义制高点,俄罗斯在斡旋叙利亚政治谈判方面一直发挥着重要作用。由俄罗斯、土耳其、伊朗三国牵头的叙利亚问题阿斯塔纳和谈,成功推动在叙利亚设立冲突降级区,为在联合国框架下开展和谈创造了条件。外界普遍认为,叙各方参与的阿斯塔纳进程比叙利亚问题日内瓦和谈效果更加明显。

      纳乌姆金表示,未来俄罗斯会继续在尊重美国、土耳其、以色列等各方在中东地区利益的同时,努力推动叙利亚政治进程。

     

      各方诉求存在较大分歧,对和谈成果期望有限

      然而,由于叙国内各派势力矛盾重重,土耳其近日在叙阿夫林地区开展的“橄榄枝”军事行动又牵动地区局势和各方神经,分析人士对这次大会可能取得的实际成果并不抱过高期望。

      会议开始前,叙反对派在机场临时提出条件,不能按时抵达,导致会议开幕推迟一天。俄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表示,部分叙利亚代表一抵达索契就向媒体散布早已写好的会谈“决议”,恐怕有破坏和谈的企图。在拉夫罗夫宣读普京对大会寄语时,叙方不同派别代表就在会场开始用阿拉伯语争吵。

      进入2018年以来,叙利亚国内战事更趋复杂。土耳其1月20日正式发动了代号为“橄榄枝”的越境军事打击,引发了土叙边境紧张局势,同时也使叙利亚反对派内部产生分化,部分反对派借机进一步向叙政府施压。

      此外,叙政府军对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在叙利亚境内的整体肃清工作虽已完成,但就在俄罗斯大规模撤军行动后,一些“伊斯兰国”残余势力又开始组织在叙利亚和伊拉克边界地区展开反扑,各种小规模的战斗和恐怖袭击时有发生。

      阿德南对本报记者表示,叙利亚各方诉求存在着较大的分歧,围绕一些核心关切,各方短期内尚难以达成有效共识。可以预见,叙利亚和谈之路依然会很漫长。

      (人民日报大马士革、莫斯科1月30日电)

      (责任编辑:陈蓉)

    网站编辑:付天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