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1.jpg
  • 右翼民粹势头凶,欧洲一体化艰难行
    发表时间:2018-01-25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田栋栋

      奥地利中右翼人民党和极右翼自由党日前就组阁谈判达成一致。这意味着未来5年两党将联合执政,奥地利将成为西欧唯一一个政府内阁包含极右翼政党成员的国家。

      这一结果,让不少人捏了把汗。欧盟伙伴担心,奥地利政府未来内政外交政策整体向右转的趋势恐将不可避免。

      2017年是欧洲大选年,荷兰、法国、奥地利、德国等欧洲多国举行选举,欧洲主流社会力量虽然竭力扛住了右翼民粹主义的冲击,但也被迫收缩了防线。欧洲一体化进程不仅未像支持者们所期盼的那样全速前进,相反却显得有些跌跌撞撞。

      在诸多掣肘因素中,来自右翼民粹主义的干扰尤为显著。“亲欧”的荷兰自由民主党保住第一大党头衔让欧洲一体化的支持者们稍稍松了口气,但荷兰极右翼自由党赢得20个议席,超出预想;作为欧洲一体化的“法国动力”,年轻的马克龙当选总统让人欣喜,但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候选人勒庞获得近34%的选票;在作为欧洲一体化重要“发动机”的德国,总理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在联邦议院选举中拔得头筹,但因在难民问题上失分,所获议席大幅减少,目前仍然陷在选举后的组阁困境之中。

      在世界范围内,保护主义、民粹主义抬头,全球化仍未摆脱“逆风”的背景下,欧洲内部社会分化严重,“反欧”“疑欧”右翼民粹政党借机强势崛起,其支持者阵营不断扩大,与主流民意发生激烈碰撞。这股“反精英主义、反多元主义”的思潮在被难民危机、排外主义环伺的欧洲不断做大,今后将继续在至少三个方向上“拉扯”欧洲一体化的步伐。

      “拉扯”的第一个方向来自海峡那边的英国。虽然英国“脱欧”谈判一波三折,英国内部也不断传出“后悔”的声音,但英国并未就此停下离开的脚步。

      “拉扯”的第二个方向来自欧洲一体化的发祥地“老欧洲”。在荷兰议会选举中,极右翼政党自由党成为议会第二大党;在法国总统选举中,极右翼候选人勒庞尽管败选,但仍有不少拥趸;德国大选中,极右翼政党德国选择党拿下第三大党头衔,历史性地进入联邦议院。

      “拉扯”的第三个方向来自波兰、匈牙利等所在的“新欧洲”。与“老欧洲”相比,“新欧洲”发展速度快,也有巨大的发展需求,但长期以来在欧盟内却难以与“老欧洲”国家“平起平坐”。匈牙利等国一直不满欧盟在基础设施投资等方面偏袒“老欧洲”,这种不满孕育了反欧盟的土壤,也为民粹主义的发展提供了口实。

      虽有上述掣肘因素,但是应该看到,欧洲一体化的体制机制和民意等方面的基本面未被撼动,一体化带来的和平、合作、发展等方面成就仍是欧洲形势的主要方面。另外,还有更多积极的变量在不断出现。英国“脱欧”谈判的波折对欧盟其他成员国来说既是警示也是启示;“老欧洲”经济的逐渐复苏和“新欧洲”的快速发展或将为欧盟改革提供动力;世界经济整体向好的态势也会助欧洲一体化一臂之力。

      总体看来,尽管步履比较艰难,但一体化在欧洲国家已经深入人心,反欧思潮和势力眼下难成大气候,一体化进程将会继续向前推行。进一步看,如果欧盟及其主要成员国能在右翼民粹主义崛起的预警下,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正视各成员国不同的发展需求,不断凝聚共同的意愿,扩大合作空间,那么欧洲一体化就能破除右翼民粹主义的羁绊,迈开更加有力前行的步伐。(据新华社电)

      (责任编辑:武淳)

    网站编辑:王高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