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1.jpg
  • 分歧明显 美日澳印联手搅局南海难成气候
    发表时间:2018-01-24 来源:海外网
    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近几年来,美日澳印战略调整尤为明显、战略互动日趋频繁、战略合作日益增强。在亚太地区事务中,四国插手地区争端,恶化地区势态,破坏地区稳定的现象时有发生。特别是在南海问题上,美日澳印四国作为域外国,干涉南海争端,抱团合作,向中国施压,制造地区紧张局势。

      在前几年南海争端白热化、南海局势极度紧张的情况中,美日澳印四国插手南海争端、积极支持与中国有争议的当事国,不断搅浑南海局势。在中菲黄岩岛争端中,除了盟友美国明确支持菲律宾外,日澳也积极追随美国,表现出较为明显的对菲倾向,不仅积极参加美菲联合军演,并于同年同月分别与菲律宾签署“防卫合作协定”,开展双边联合军演,为菲提供军事训练、军备援助,加强海上安保合作,推进双边防卫合作。而印度外长在与菲律宾外长发表的关于第三次“双边联合委员会会议声明”中,妄称南海为“西菲律宾海”,间接表达对菲律宾的支持。在中越南海争端中,日美澳印四国表现出明显的对越倾向,积极加强与越南的军事合作,抗衡中国。美国与越南正式建立军事合作关系,签署“军事医疗协议”,向越南提供援助,便于越南购买新的巡逻船,提升双边军事合作。日本与越南签订“防卫合作备忘录”,向越南提供技术、设备等方面的援助,帮助越南提高海上警卫能力,加强双边防卫合作。印度不仅与越南合作开发南海油气田,更声称防卫合作是印越双边合作最重要的合作之一,帮助越南提升武装部队实力。澳大利亚与越南的军事合作也明显增强,签订“国防合作联合谅解备忘录”,加强过国防工业合作。日美澳印四国在南海问题上频频进行的战略互动与配合, 不仅提升了菲、越的军事实力,而且助长了菲、越对抗中国的气焰和意志。

      在近两年南海局势稍有缓和、中菲、中越关系改善的情况下,美日澳印仍不断挑起事端,加大对南海的介入度,制造地区紧张局势,打破南海短暂的稳定。

      对于不具任何法律效力的南海仲裁案裁决,美日澳三国大力支持,试图将仲裁的闹剧进行到底。同时,美日澳印四国正以双边或多国联合军演的方式增强介入南海的力度。美国军舰擅入西沙领海挑衅中国主权,侵犯中国主权和安全利益。特别是特朗普上任一年来,美国军舰多次打着“自由航行”的旗号进入南海,日本最大军舰“出云”号借助与美国联合训练驶入南海,访问菲律宾、新加坡、越南等国。印度军舰借助与越南、菲律宾的联合军演驶入南海。澳大利亚舰队也以历时近3个月的大规模远航军演驶入南海。

      美日澳印介入南海问题,制造紧张与对抗事态,破坏南海稳定局面的趋势愈加鲜明。从近两年的《日本防卫白皮书》、《印度国防报告》以及前段时期澳大利亚公布的《外交政策白皮书》、美国公布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国防战略报告》来看,四国非常关注中国在南海的发展态势,四国加强合作平衡中国的意图也非常明确。随着“美日澳印”四方对话的重启,四国之间的关系与合作将进一步增强,四国在南海问题上战略呼应与支持也将进一步增强。但是,美日澳印四国搅局南海也面临着一些制约因素。

      第一,四国之间存在分歧。

      首先,“美国优先原则”的影响。特朗普上任以来,奉行“美国优先”原则,希望地区盟友、伙伴承担更多责任,以更小的代价追求美国在亚太地区更大的收益。在南海问题上,美国希望盟国、伙伴发挥积极作用,加强对南海问题的介入度,增加在南海的存在感,阻止中国在南海形成战略优势,维护美国在亚太的主导地位和优先利益。日澳印三国对于特朗普的“美国优先”原则和不确定性存有担忧和疑虑。虽然日澳印三国从本国利益出发,不同程度地介入了南海问题,加强在地区事务的存在感和发言权,配合了美国的南海政策,但是三国均不愿卷入美中因南海问题而引发的可能的对抗与冲突。

      其次,印度因素的影响。虽然印度与美、日、澳的关系日益加强,但是仍与其保持一定距离。印度奉行不结盟政策,这也就意味着美日澳印四国难以形成更大的凝聚力。虽然,印度在推进“东向政策”的进程中,日益关注南海的重要地缘战略价值,并试图通过介入南海问题将其利益延伸至东南亚。但是,作为南亚地区大国,印度更关注和重视其在南亚地区和印度洋的利益,对于美日澳在印度洋地区的战略渗透与介入,仍存有警惕和戒心。印度也不希望因过度介入南海问题而影响中印关系的发展。对于南海仲裁案,印度并没有站在美日澳的队列,而是坚持通过双边谈判解决争端。事实上,印度也不断在美、日、澳、中之间游离,一边向美日澳靠拢,欣然接受三国伸出的橄榄枝,从三国获得更多的实惠,寻求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亲近下更多的国际生存空间;一边加强与中国的合作, 汲取中国经济崛起带来的丰厚红利;一边借助美日澳三国之力抗衡中国,拓展战略空间,推进自身崛起。

      第二,美日澳印四国和中国有着很深的经济联系。自2007年以来,中国连续10年为美日澳印四国的最大进口国。其中,中澳两国已签署自贸协定,双边经济合作日益加深。这种经济上的相互依赖与联系也在一定程度上制约着四国介入南海争端的深度,也是中国反制对方的重要筹码。

      第三,东盟国家对解决南海争端的认知发生变化。菲律宾、越南等南海争端当事国日趋理性和务实,认识到依靠美日澳印等域外国家干涉南海问题的方案并不是最佳选择,双边磋商解决问题的路径逐渐得到认同。2017年5月,中国与菲律宾关于南海问题双边磋商机制正式启动。11月,中国与东盟国家就“南海行为准则”案文磋商启动。南海争端的相关当事国正以积极、自主的态度推进问题解决的进程。

      南海问题的复杂性与敏感性意味着它的长期性和艰巨性。美日澳印四国将不断加强合作,干涉南海问题,破坏地区稳定,对中国周边环境形成严重挑战。但种种制约因素的存在也意味着四国难以形成合力,美日澳印联手搅局南海注定难成气候。中国与相关当事国应积极磋商和落实“南海行为准则”,推进争端的和平解决,维护地区的稳定与繁荣。(屈彩云,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助理研究员,海外网特约评论员)

      (责任编辑:武淳)

    网站编辑:王玥芳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