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banner1-6.png
  • 恐袭阴霾下的欧洲
    发表时间:2017-12-18 来源:光明日报
    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本报记者 何农

     

      随着一年一度圣诞节的到来,欧洲各国城镇街头的圣诞装饰逐渐亮相,成为城市风光的重要组成部分。与往年略有区别的是,目前在欧洲一些城市的街头,装饰着五颜六色彩灯的圣诞树,被“栽”到了水泥墩里。这些“长”着圣诞树的、体型硕大的水泥墩,外表围上彩纸或彩布,置放在通往主要步行区的路口、路边作为路障,发挥着拦截汽车驶入、保护行人安全的重要作用。

      近年来,西方国家长期干涉他国内政推行西式民主酿成的恶果逐步显现。中东、北非政治动荡,极端势力迅猛发展。一些欧洲国家不仅饱受难民问题的困扰,更是成为恐怖分子实施袭击的重要目标。从伦敦到曼彻斯特,从巴塞罗那到巴黎,袭击目标既包括议会、大教堂等政权与宗教象征场所,还包括体育馆、地铁、博物馆等人流量大的平民目标,反恐部门情报收集难度不断加大。

      恐怖分子在欧洲地区发起袭击的方式日趋多样。一年多以来,在法国尼斯、英国伦敦、西班牙巴塞罗那等城市,恐怖分子以汽车为武器,高速冲入步行区、休闲区,造成重大伤亡的恐怖袭击事件一再发生。“水泥墩里的圣诞树”虽属无奈之举,但也正是应对这一新情况的有效措施。

      在同仇敌忾、一致谴责恐怖分子残暴的舆论环境里,在恐怖袭击面前凛然正义、不被对手所吓倒的誓言中,欧洲百姓的日常生活,正在发生着一些微妙的变化。

      现在欧洲各主要城市、特别是在曾经遭受过恐怖袭击或面临恐怖袭击威胁的城市里,持枪的军警在日常市集、商业区和旅游点走来走去巡逻的情景,十分常见,更不用提火车站、机场等交通枢纽的安检和巡逻了。在各个著名旅游景点周围,对林立的保护铁栏杆和商店、餐厅、购物中心门口哪怕是例行公事的安检,人们已经习以为常。在无论是政治性的还是大众娱乐性的街头集会、大规模的室外活动中,周围安保人员一双双警惕的目光,也早已经令人见怪不怪。今天的欧洲,“反恐”绝非一句空洞的口号或看不见摸不着的“政治”,而是伴随百姓日常生活的现实存在。

      由于反恐时间的持续延长、力度的不断增强和方式方法的不断更新,承受社会压力的大众心理成本也在日渐增高,这是欧洲社会面临的普遍问题。一个最极端的例子,是一个被上司称为“表现良好”、深受器重的法国警察,由于法国“紧急状态”的要求,每时每刻都佩枪。在一次家庭冲突中,他掏枪打伤了要与他分手的女友及其母亲和妹妹、打死了女友的父亲和两个劝架的路人,最后自己饮弹自尽。持续时间长并且不断升级的反恐压力,令首当其冲的军警队伍疲惫不堪、心理高度紧张。法国内政部称,仅2017年,已有45名警察、16名宪兵自杀身亡。

      与此有关的,是由于反恐而增加的社会管理成本。据日内瓦安全政策中心的一份研究,法国在2015年1月初《查理周刊》恐袭案爆发之前的反恐直接预算,大约每年12亿欧元(1欧元≈7.8元人民币)。随着一波又一波的恐怖袭击,反恐级别不断升高、反恐时间越来越长,现在这笔预算已达到每年18亿欧元左右。

      在比利时,仅为增加的街头巡逻一项,就要每年增加约7300万欧元,与比利时参与的海外行动的预算数目大体相当。而整体反恐预算,已经达到每年4亿欧元。

      即使中立的小国瑞士,近年来反恐预算也是逐年增加。在《查理周刊》恐袭案发生的一个月内,联邦政府即要求国会通过增加200万瑞郎的预算,用于增加20个全职的反恐警察职位。政府的计划是,自2017年开始的4年之内,包括反恐在内的瑞士整体国防预算,每年要达到50亿瑞郎,比原来的计划增长了约10%。

      当然,相比大洋彼岸的美国,欧洲各国的反恐开支,还算是少的。据同一份研究报告称,美国的国内反恐预算,现在基本稳定在每年940亿欧元,即平均每个美国人每年负担300欧元。这还不算五角大楼用于与反恐有关的海外行动的18亿欧元。

      反恐以及与此有关的整体国防安全预算的增加,是欧洲各国的普遍现象。短期内,也看不到这笔预算能够被减少的可能。很多反恐预算计划,都是着眼于未来2至3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段来安排的。那么,钱从哪里来?只能是拆东墙补西墙而已。据法国一个残疾人维权组织的统计,仅在2015年,法国政府对残疾人的预算,就减少了700万欧元。就连负责法国经济统计的“法国国民经济统计院”,当年的预算也减少了60万欧元。

      在欧洲主权债务危机压力刚刚开始减轻、而难民危机尚未完全得到解决的今天,在多年经济增长乏力、就业形势不容乐观的大背景下,花钱如流水的反恐,极大地提高了欧洲各国的社会管理成本。

      “水泥墩里的圣诞树”,成为恐袭与反恐的最新象征。从身藏炸弹进行自杀式袭击,到以飞机作武器攻击摩天大楼,再到以汽车作武器冲撞行人,恐怖分子用各种惨无人道的花招伤害无辜的大众。可以肯定的是,面对恐怖分子,不惧怕不屈服不妥协,是文明社会的唯一选择。然而,如何消除恐怖主义产生的社会根源,更是人们必须要面对并最终解决的难题。例如,在欧洲今年发生的多起恐怖袭击事件中,不少嫌犯都是本地的年轻移民后裔,因为身处社会底层,对现实和未来感到绝望,又受到极端势力蛊惑,最终报复社会。恐袭人员“本土化”趋势将使欧洲各国的反恐形势更加复杂敏感。分析人士认为,解决欧洲地区的移民融入问题应该成为打击恐怖主义的重要防线。(本报日内瓦12月17日电 本报驻日内瓦记者 何农)

      (责任编辑:武淳)

    网站编辑:唐明涛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