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banner1-6.png
  • 日本政坛修宪势力壮大值得警惕
    发表时间:2017-10-30 来源:瞭望
    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作者:吕耀东

     

      令人担忧的是,日本传统革新政党及和平主义势力的影响力日渐式微,已不足以形成遏制日本政坛“总体保守化”和政治右倾化的有生力量。

      执政的自民党在9月22日日本第48届众议院选举中获得完胜,得以继续维持“一党独大”的局面。本次大选最大变化是在野党严重分化,导致日本修宪势力大聚合。选举前成立的希望之党分化了最大在野党民进党,成为呼应自民党和日本维新会的又一修宪势力。尽管从民进党分化出来的立宪民主党勉强成为最大在野党,但日本共产党、社民党等其他“护宪”政党得票寥寥,已无法有效遏制日本修宪势力。

      自民党“一党独大”格局未变。本次选举,执政联盟自民党和公明党确保了额定议席(465个)的三分之二(310个)。自民党共获284个席位,单独确保了能够主导国会运营的“绝对稳定多数”(261个以上)议席。联合执政的自民党和公明党进一步巩固了其在众参两院的优势地位。

      出人意料的是,“誓言把安倍拉下马”的希望之党未能延续“小池旋风”的威力,再次成就了自民党“一党独大”。小池百合子组建的地方政党“都民第一党”在今年5月的东京都议会选举中获得大胜后,借机组建了全国性政党——希望之党,针对安倍政权“弊政”挑战国政。但因其国政和都政“脚踏两条船”的做法,招致东京都民的不信任而顿失人气。同时,她对投靠而来的民进党议员进行苛刻甄别,让他们签署包含支持修改宪法和运用安全保障法制等内容的政策协定书,引发日本朝野不满。加之选举期间小池一味批判中央政府,自己的执政理念却乏善可陈,最终希望之党仅获得区区50个议席。选举结束后小池陷入四面楚歌的舆论漩涡,这样的政局大反转,反而成就了自民党的持续执政。

      当然,作为1955年立党的日本老牌保守政党,自民党有着长期执政的历史经验。特别是安倍出其不意地解散众院致使第一大在野党民进党分裂,自民党坐收“渔翁之利”获得选举战略性胜利。众议院选举获胜后,安倍强调与公明党联合执政的意愿和稳定性,将考虑确认改变2019年10月消费税增税后税收的用途,拟着手教育免费化的制度设计,并为修改宪法第九条而寻求朝野合作。此外,安倍还把在2018年9月的自民党总裁选举中实现连续三次当选纳入视野,为2020年亲手完成并实施自民党修宪目标做长期铺垫。

      大选前后延续“政党重组”变局。历来日本众议院选举,常有引发政党分化组合的政治现象。鉴于安倍解散众院重新大选,颇有人气的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随即组建希望之党,彻底改变了过往“联合执政的自公两党”与“以民进党为中心的在野党共斗”相对抗的政党格局,并引发日本在野党分化组合的大变局。选举中希望之党与同具修宪理念的日本维新会展开选举合作。部分反对“修宪”的民进党议员则加入枝野幸男组建的立宪民主党,并与反对修宪的日本共产党合作参选,共同应对修宪势力在众议院中的扩张。

      选举后,立宪民主党、希望之党等党派进入国会选举总结及内部整合阶段。立宪民主党为了未来与安倍政权相抗衡,呼吁原民进党出身的无党派众议院胜选议员及留在民进党的参议员进行集结,组成“护宪”统一派系,与希望之党争夺最大在野党位置。但以原民进党为主的无党派议员有意另组派别,立宪民主党谋求实现在野党再次重组构想尚需努力。

      赞同修宪的希望之党没有能够实现既定目标,该党内部也出现对小池的不满之声,同时未改选的民进党参议院议员也不愿意加入希望之党。但小池仍向媒体表示,因自身有建党的责任考虑将继续担任党首。鉴于希望之党曾发布“将推进包括第九条的修宪讨论”的竞选承诺,这大大强化了日本政治右倾化的发展态势。

      选举后日本国会修宪势力壮大值得警惕。自民党大获全胜后,安倍随即表示要兑现“修宪”的竞选承诺:“无论朝野政党,必须努力形成广泛共识”,表明了修宪意愿。力争修宪的安倍提出将自卫队写入现行日本宪法第九条,并争取修改后的宪法自2020年起生效。由于修宪势力已超过提议修宪需要的三分之二以上议席,从而为未来执政党自如地开展国会“修宪”运营工作扫除了障碍。

      选举结束后,日本共同社汇总出以众议院选举当选议员共409人为对象的问卷调查分析,其中回答赞成修宪的为349人,超过了310人。对安倍提议将自卫队的存在明确写入宪法第九条,表示赞成的比例也高达63.8%。值得关注的是,自民党等修宪势力无视立宪民主党、日本共产党及社民党的护宪态度,仍计划最快于2017年内汇总自身的修宪案,力促与各党进行磋商,争取提交2018年的例行国会审议。

      随着自民党在国会重新确立“一党独大”优势,加之自民党、希望之党、日本维新会等修宪势力的壮大,安倍政权推动“修宪”的决心更为坚定。对此,一些日本民众乃至国际社会对于安倍“修宪”产生疑虑,担心日本战后以来的和平主义失去宪政依托。令人担忧的是,日本传统革新政党及和平主义势力的影响力日渐式微,已不足以形成遏制日本政坛“总体保守化”和政治右倾化的有生力量。(作者单位:中国社科院日本所)

      (责任编辑:陈蓉)

    网站编辑:唐明涛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