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2.png
  • banner1-3.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banner1-6.png
  • 联合国全面改革已经启动 古特雷斯想怎么改
    发表时间:2017-09-22 来源:新华社
    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世界需要变革,联合国也需要进行改革。联合国的全面改革已经启动。”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在第72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开幕时致辞说。

      和平与安全、可持续发展、管理改革,这是古特雷斯寻求推动的三大改革,也是他去年12月在宣誓仪式上作出的承诺。在这三个领域,古特雷斯有哪些改革设想,可行性如何?中国可以如何参与这一轮改革?

     

      【实现“可持续和平”】

      “我们最严重的不足……是对预防危机无能为力。联合国是在战火中诞生的,今天,联合国必须为和平而存在。”古特雷斯在宣誓时如是说。

      针对联合国近年来未能防止不少国内和地区冲突发生和升级,联合国秘书处相关和平与安全的部门职能分散、混乱,古特雷斯本月11日向会员国散发关于重组秘书处和平与安全支柱的设想和建议,强调实现“可持续和平”,重点是预防冲突,通过整合目前相对分散的机构,把建立和平、维持和平与建设和平连成一体。

      复旦大学联合国研究中心主任、上海联合国研究会秘书长张贵洪教授介绍,古特雷斯计划把政治事务部与建设和平委员会合并并扩大为“政治和建设和平事务部”,把维持和平事务部改为“和平行动部”。前者负责冲突预防、建立和平、可持续和平、和平与发展、人权的相互合作等,后者负责维和驻地政治特派团、协助和支持和平等。

      张贵洪说,两个新部门分工明确:一个负责政治,一个负责行动,都受副秘书长和秘书长行政办公室的常设首长小组领导。这项改革将把建设和平委员会从一个咨询机构变为秘书处的实权部门,使秘书处和平与安全架构的职能分工更加明确。

     

      【助力“2030目标”】

      “有些区域、国家、社区仍远未赶上这波进步与增长的潮流,成了我们世界的铁绣带。被排除在外的代价是:挫败感、疏离感、不稳定。”古特雷斯19日致辞时说。

      可持续发展同和平与安全、人权并列联合国三大支柱性事务,但往往不及后两者受人关注。在古特雷斯看来,对化解人道主义危机、预防国内和国际冲突而言,这三者就像同一个三角形的三条边,缺一不可。

      为此,古特雷斯计划在总部和国别两个层级对联合国发展系统进行整体改革。

      今年7月,古特雷斯就此提交一份报告,建议联合国发展系统必须以更好地落实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为目标进行重组,需要在政策整合、数据管理、合作伙伴关系以及融资等方面向会员国提供更大支持。这份报告只是古特雷斯为试水抛出的一块砖,目的是增加与会员国的互信。他将于年底提交一份更为详细的改革方案。

      目前负责联合国发展事务的机构主要包括设置于秘书处下的经济社会事务部和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其中,最近三任主管经济社会事务部的副秘书长都由中国外交官担任,联合国也越来越重视中国在全球发展领域的作用,同中方加强相关合作。

     

      【管理上“精兵简政”】

      “联合国的一些规定是为了阻止我们有效完成任务,而不是为了方便我们有效完成任务而制定的。”古特雷斯曾如此痛陈联合国机构的繁文缛节和官僚主义作风。

      在竞选秘书长时,他直言:“我们应该清楚,我们召集太多的人开了太多的会,讨论了太多的问题,决定却很少。联合国秘书长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取得成果。”

      古特雷斯正推动一场彻底的管理层面改革,以简化决策流程,实现更加透明、高效和负责的机构运作,更好地为会员国服务。“我们需要就简化流程、下放权力和灵活办事形成共识。如果向实地派遣一名工作人员要花九个月,对谁都没有好处。”

      复旦大学联合国研究中心主任张贵洪认为,以和平与安全相关部门为例,古特雷斯推动的机构重组主要是改进工作方法和文化,不改变授权和功能,也不增加开支。

      不过,要对庞大的联合国机构进行“瘦身”、“健身”,裁员不可避免。例如,据知情人士透露,分支众多、项目繁多的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正在大幅度地削减职位。

     

      【难点在平衡大国利益】

      古特雷斯在上任第一年便着手联合国机构改革,展现出较强的执行力。许多与他共事过的人都表示,古特雷斯既是理想主义者,又是铁腕政治家。

      他执掌联合国难民署的一大业绩就是进行内部改革,把瑞士日内瓦总部20%的员工派往一线办事处,提高了难民署的办事效率和紧急情况应对能力。

      此外,古特雷斯近10年前就决定把难民署总部的一部分职能部门搬往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以降低运作成本。这一举措后来在联合国系统内纷纷被其他机构效仿。

      自上任以来,古特雷斯在媒体前十分低调,鲜少亲自召开新闻发布会。近9个月来,他频繁出差,至少有一半时间不在纽约联合国总部,而是往返于世界各地的联合国办公室、维和任务区,考察一线工作。许多职员对他重振联合国权威的期望很高。

      张贵洪认为,古特雷斯推动的这一轮改革主要在秘书处内进行,总体上可行,主要困难是领导职务的调整,如何平衡大国利益。

      他说,比如,设立“政治和建设和平事务部”、“和平行动部”,作为主管领导的副秘书长由谁担任,共同领导的秘书长行政办公室常设首长小组由哪些人组成,助理秘书长如何分工。这同时涉及大国特别是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之间的博弈。

     

      【中国可以如何参与】

      “多年来,中国一直支持联合国不断与时俱进,通过改革增强协调各国应对全球性挑战的努力,更好地回应国际社会的期待。”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20日说。

      相比西方国家,设在中国的联合国机构总部、地区中心和办事处很少,中国籍职员在联合国机构的代表性也严重不足。“但是,中国没有埋怨和指责,更没有提‘中国优先’,而是通过倡导合作共赢的新型国际关系、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与联合国合作共建“一带一路”、积极参与维和行动、推动可持续发展议程的落实等,始终支持联合国的工作,不断加强与联合国的合作。”张贵洪说。

      张贵洪认为,古特雷斯改革建议强调的可持续和平、和平发展人权相互促进、预防冲突等与诸多“中国理念”一致,可以说是我们的强项,大有可为。不过,我们也有一些弱项,比如调停冲突。计划成立的调停事务高级别顾问团能否有中国知名人士参加,需要努力。

      古特雷斯还计划对维和行动进行改革。张贵洪指出,美国等西方国家派出的维和部队、维和警察人数很少,却长期占据很多关键职位。中国不断增加维和人力和财力贡献,应积极利用此次改革机会,争取更多的维和行动领导、管理和指挥岗位,扩大在联合国的话语权、决策权和影响力。(胡若愚 史宵萌)

      (责任编辑:武淳)

    网站编辑:马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