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banner1-6.png
  • 日媒揭露二战罪行的背后:日本的良知与迷途
    发表时间:2017-08-30 来源:光明日报
    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光明日报驻东京记者 张冠楠

      1945年8月,日本向世界反法西斯同盟宣布无条件投降。今年8月,在日本“战败日”前夕,日本最具影响力的电视台NHK及TBS相继播放了揭露日本战争罪行的纪录片《731部队的真相》和关于“毒气岛”历史的专题片,《朝日新闻》网络版也刊登了当年731部队技术员回忆的亲身经历——这些报道集中呈现日本发动战争给受害国带来的巨大灾难,对日本国民形成“良心震撼”,引发持续反响,同时也给了外界一个窗口,来深度观察日本社会围绕历史问题的复杂斗争。

      今年是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72周年,也是“卢沟桥事变”和“南京大屠杀”发生80周年。战争虽然已经过去多年,但给中国人民乃至亚洲人民造成的巨大伤害,至今仍让人无法忘记。现如今,军国主义的幽灵并未在日本消散,日本右翼势力近年来的种种作为,警醒包括日本在内的世界各个国家的追求和平与正义的人民,要保持更加清醒的头脑,正确认识历史、认清现实。

     

      今年5月初,数万日本民众在东京举行集会,纪念“和平宪法”颁布70周年,抗议安倍政府的修宪企图。新华社发

     

      反战思潮的新起点

      二战后,和平主义思潮曾一度在日本社会文化中占主流地位,其中一个很大的原因是当时的日本国民大多亲身经历了战争灾难,使他们自然而然地产生了追求和平的意识。“日本将变成和平国家”“要清除军国主义者和军国主义思想的统治”等声音不断在日本社会中出现。1951年7月,全国性政治团体“日本推进和平国民会议”提出了保卫和平宪法、坚持全面媾和以及中立、反对重整军备、反对缔结军事协定、保障言论集会结社自由五项主张。以拥有百万余会员维护和平宪法第九条的“九条会”为代表,日本和平主义力量始终反对扩军备战,与日益猖獗的右翼保守势力进行着不懈的斗争。

      在文学艺术方面,日本也出现了不少反思战争、追求和平的作品。例如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大江健三郎的杂文集《冲绳札记》,将视角投向美军驻日基地冲绳,自省战后日本人之存在;纪实作品《记录·冲绳“集体自杀”审判》揭露右翼势力对“九条会”成员的法律陷害;永井隆的小说《长崎的钟》则描述了原子弹轰炸所造成的灾难。这方面的电影作品有关川秀雄导演的《广岛》、今井正导演的《待到重逢时》、木下惠介导演的《二十四只眼睛》、市川昆导演的《缅甸的竖琴》等。这些反对战争,特别是描述原子弹惨剧的文学艺术作品,有对历史的反思,有对民族精神的探索,也有对民众生活的解读以及文学的感召,引起日本社会的强烈共鸣。

      然而,人们不难发现,长期以来,日本和平主义思潮的具体体现,在很大程度上是出自同样作为战争受害者的日本人对战争的厌恶以及对和平的渴望,并没有深刻反省作为加害者的日本人参与的侵略战争,及其对东亚邻国带来的巨大伤害。NHK电视台及TBS电视台近日相继播放的上述纪录片,则是从另一个角度开始揭露日本作为战争参与者给受害国带来的巨大灾难,启迪日本国民以新的思维看待历史。

      NHK电视台播出的揭露二战日军731部队的专题节目《731部队的真相》,向世人展示了二战期间,日军在中国东北秘密开发细菌武器和化学武器,把中国人和苏联人当成“活体实验材料”的残酷事实。纪录片首次公布了二战结束后不久在苏联举行审判的录音资料,并通过录音伴着亲历者采访的形式,还原了731部队开发细菌武器的真实情况。在这些日方参与者中,不仅有军队人员,还有学界的研究人员。更令人发指的是,为避免受到国际舆论以及国内社会的谴责,日本战败后,731部队将证据彻底销毁,部队成员对罪恶守口如瓶、只字不提,试图将真相永远隐藏。

      TBS电视台关于“毒气岛”历史的纪录片则向日本国民展示了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大久野岛是一个风景秀丽的观光胜地,在二战期间却成为日军生产毒气的“毒气岛”。20世纪20年代,日本军方将大久野岛选为秘密制造化学武器的地点。当时,大批成年日本男子被送上战场,日方就把一些只有十多岁的孩子送到岛上,让他们充当生产毒气的劳动力。在纪录片中,现年87岁的冈田黎子讲到,当时她还是学生,曾在大久野岛上工作了9个月。有1000多名不明真相的学生被派往岛上搬运金属桶,桶里装的是制造毒气的原料。战争期间,约有6700人在岛上工作,每天24小时持续生产毒气。冈田黎子把这段经历绘成了连环画,希望用这种方式将历史告知下一代。

      据了解,当时为了躲避盟军空袭,岛上相关建筑外观还被涂上迷彩色。为了隐瞒制造、使用化学武器的事实,日本当局曾一度将这个小岛从地图上抹去。

      两部纪录片播出后,很多日本网友表示,日本人应该知晓这些历史,并有义务将其传播下去。

     

      8月28日,由日本人西里扶甬子撰写的全面揭秘731部队的长篇纪实作品《在刺刀和藩篱下:日本731部队的秘密》在沈阳举行读者见面会。光明图片/视觉中国

     

      右翼势力的旧立场

      由于种种历史原因,日本右翼势力在战后并没有得到彻底根除,右翼在国家体制中仍占有很高地位。日本右翼势力总在想方设法逃避战争责任,甚至企图彻底否认侵略历史,他们还渗透到日本的教育和传媒领域,从教科书和舆论入手,妄图歪曲历史、美化侵略,愚弄日本人民。

      今年是南京大屠杀发生80周年。日本右翼势力如负芒刺,不仅不承认存在南京大屠杀,还大言不惭地指责中国为南京大屠杀档案申遗是“政治利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除此之外,右翼分子还一直在遇难者达“30万”这一数字上大做文章,企图以此为“突破口”否认南京大屠杀事件。众所周知,“30万”这个数字是二战后审判日本战犯的军事法庭作出的法定判决,是历史的定论,不容挑战。

      近日,加拿大安大略省政府向安大略省议会递交了一份议案,要求将12月13日作为“南京大屠杀纪念日”,安大略省议会将在9月对议案进行审议。此事一经日本媒体曝出,便有日本议员宣称,这是和设立慰安妇像、强征劳工像联动的“反日”活动,日方必须阻止设立这样的纪念日。日本右翼分子的顽固不化,可见一斑。

      需要指出的是,尽管近年来右翼势力猖獗,但日本思想界、教育界和媒体界要求正视历史的清醒之声依旧不断出现,日本国内批判军国主义思想的呼声也日渐高涨。分析人士认为,随着日本右翼势力在歧路上走得越来越远,日本国内的反对之声也会越来越大。

     

    NHK《731部队的真相》截图 资料图片

     

      政府态度决定未来

      如何正视历史,反思战争罪行,是日本政府需要好好研究的一个课题。近些年来,日本右翼势力猖獗与日本政府的一系列政策是分不开的。特别是安倍这样的“历史修正主义者”上台后,不断收紧历史教科书审查,竭力弱化日本的战争罪行。同时,日本政府还持续实施扩张性防务政策,修改武器出口三原则,强行通过新安保法,解禁集体自卫权,还刻意炒作他国威胁,为搞军事扩张、修改和平宪法寻找借口。许多日本学者都在质问:安倍要将日本带向何方?

      今年“战败日”,日本内阁大臣无人直接参拜靖国神社。这是自2010年、2011年民主党菅直人政权以来,再次出现阁僚“零参拜”的情况,还是自民党政权自1980年开始阁僚参拜以来,首次没有阁僚在“8·15”参拜靖国神社。

      但有分析认为,安倍的主要意图是化解眼前执政困境,是其在民意支持率下降、在地方选举接连受挫的形势下,试图通过“战败日”内阁成员不参拜靖国神社来缓和与邻国的紧张关系,提升支持率,因为安倍在8月15日日本全国战殁者追悼仪式上的讲话仍然在有意避谈侵略战争责任。

      更需要警惕的是日本防卫省自2015年开始实施“安全保障技术研究推进制度”,并以为高校提供丰富经费的方式,让高校配合其进行军事研究。从2015年至今,该项目的年度预算已从3亿日元上涨到了今年的110亿日元。许多日本科学家对日益强化的“军学一体化”保持警惕,担忧安倍推动“军学共同政策”。

      不仅如此,据日本媒体报道,日本防卫省决定在2018年度预算中申请5.2万亿日元防卫费,将创历史新高,引起国际社会高度警惕。日本政府的这种做法是否对得起“和平宪法”中的“和平”二字,需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战争虽然过去,但历史必须铭记。日本政府只有深刻汲取历史教训,以史为鉴,才能避免重走歧途,才能真正开创未来。(光明日报东京8月29日电)

    (责任编辑:武淳)

    网站编辑:王高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