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2.png
  • banner1-3.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banner1-6.png
  • 世界经济面临哪些“灰犀牛”?
    发表时间:2017-08-25 来源:经济日报
    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连俊

     

      今年上半年,在全球制造业与贸易的周期性复苏以及全球金融市场相对稳定的发展下,世界经济出现向好势头。进入二季度后,多家机构调高了对今明两年世界经济增速的预期。但是,世界经济中的深层次问题仍未解决,威胁增长的主要风险存在已久,乃至于人们几乎习以为常。对这些可能演化为“灰犀牛”事件的风险,下半年依然需要保持高度警惕。

      首先是保护主义不断升温的风险。该风险的产生,本质上源于全球不平等加剧的问题没有得到有效遏制。从风险的演进来看,一方面是一些发达经济体没有摆脱传统的依靠金融和投资扩张应对危机的老路,导致新旧动能转换难以接续,增长动力衰减,市场需求不振、金融风险累积,从而社会矛盾集中出现外化;另一方面是经济全球化成效没有惠及所有参与者,特别是许多发展中国家的民众被排除在经济全球化带来的收益之外,孤立主义和反对全球化的思潮盛行。此外,英美等国经常账户逆差的扩大,也在短期内加剧了这些发达经济体保护主义情绪的上升。去年的英国脱欧和美国大选是这种情绪的集中反应。如果不能采取有效的政策措施加以遏制,保护主义升温给世界经济带来的风险,在下半年还有可能以不同面貌出现。

      其次是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正常化步入新阶段,推高利率进而带来流动性收缩。2014年以来,以美国为代表的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正常化步伐缓慢,美欧日货币政策还一度出现分化。今年上半年,这种分化减弱并逐渐趋向一致。美联储升息步伐出现提速,并正式提出缩减资产负债表(“缩表”)计划,欧元区和日本的货币宽松步伐也出现一定的停滞转向。主要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收紧预期走强将使全球流动性出现持续收紧。尤其是市场预期颇高的美联储“缩表”,其主要作用直接体现在回收流动性上,进而带动跨境资本向发达经济体回流。对那些外债水平较高、经济增长乏力、外汇储备不足的国家而言,回流造成的紧缩可能酝酿出新的债务危机,并给本国及周边区域经济带来不利影响。

      再次是全球主要经济体面临债务过高问题。国际金融协会(IIF)6月份一份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第一季度,全球债务规模已经飙升到217万亿美元,相当于全球GDP的327%。

      这里面,一方面是新兴经济体的大规模举债成为全球债务规模上升的重要原因,其债务规模已相当于GDP总规模的218%;另一方面,虽然发达经济体公共债务和民间债务合计削减了超过2万亿美元,但之前过于庞大的债务规模,使得全球经济增长的债务密集度显著上升。最典型当如美国,其国债规模接近20万亿美元,美国公民人均负债约6万美元,债务与GDP之比达到106%,远超过60%的国际警戒线。债务过高的直接后果是驱动经济增长的效率日渐低下,同时造成资产价格泡沫的膨胀直至引发危机。某些发达经济体习惯了通过“借新还旧”或使货币贬值制造通胀来减缓债务压力,积累至一定程度将对世界经济产生巨大风险。

      此外,政治风险对世界经济增长的潜在风险也不能忽视。从现实情况看,恐怖袭击、地缘政治冲突、难民问题等彻底解决还待时日。英国脱欧进程、意大利大选、巴西和南非、印度等重要新兴市场国家的国内政治事件随时可能出现新的情况,也有可能成为新的政治风险点。影响最大的莫过于美国特朗普政府政策的不确定性,及其负面的外溢效应。这些情况可能对世界经济和金融市场造成不利影响,波及刚刚出现复苏态势的全球贸易,进而对世界经济增长构成拖累。

      需要看到,上述问题的产生与发展由来已久,想有效治理则非旦夕之功。“灰犀牛”事件的解决难点,问题的产生原因极其复杂,在发展过程中相互纠缠、互为因果。这也是全球经济脆弱性增强的重要反映。各方想要在下半年继续推进世界经济平稳增长,有关问题不可不察。

    (责任编辑:武淳)

    网站编辑:唐明涛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