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2.png
  • banner1-3.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banner1-6.png
  • 开放还是保守,欧洲的两难抉择
    发表时间:2017-08-24 来源:北京日报
    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王义桅

        “建立多元社会的努力失败了!”默克尔、卡梅伦早在2013年就发出这样的警告。如今,巴塞罗那的恐袭再次提醒世人,欧盟的铭言Unity in diversity(多元一体)太过理想化了。

      这不,巴塞罗那恐袭之后,西班牙的左、右翼人士便在事发地打了起来。英国《每日邮报》8月19日报道,西班牙极右翼组织和反右翼游行者聚集在兰布拉大道,分别高举旗帜和标语,宣扬自己的价值观。尽管现场有全副武装的防暴警察分隔人群,双方最终还是大打出手。就眼下来看,多元文化和难民政策正在受到越来越多欧洲人的攻击。恐怖袭击与极端思潮交织,欧洲发展似乎正面临巨大的困局,在开放与保守的两难之中抉择。

      欧债危机爆发八年多来,复苏迟缓的现实再加上大量移民的涌入,欧洲多元性造成的社会问题比比皆是,特别是近年来愈发凸显的难民问题,更刺激了极右翼势力崛起。他们把自己打扮成紧缩政策的受害者、欧洲一体化的受害者、民主体制的受害者、全球化的受害者,其主要政策主张有两点:一是反对外来移民和多元文化,二是反对经济全球化和欧洲一体化。前者的表现形式是民粹主义,后者是民族主义。在竞争力下滑的欧盟国家中,这样的思潮正成为某种政治宣泄,在社会下层民众中拥有广泛的支持度。

      事实上,欧洲极右翼势力的崛起并非偶然事件,而是伴生于欧洲政治确定性缺乏的现状。欧洲政治的不确定性源自欧债危机的冲击,全球化的冲击和政治红利大幅削减的冲击。过去,欧洲完善的社会保障体系能够缓解全球化带来的地区内部贫富分化,较高的社会福利也使内部治理问题不至于导致严重的社会冲突。但是,欧债危机直接冲击了欧洲的社会体制,导致大规模失业与社会福利削减,破坏了原有的应对全球化负面效应和治理难题的安全阀,导致欧洲目前在应对危机方面捉襟见肘。

      极右翼势力在欧洲议会中的崛起正是当代欧洲民众通过体制内渠道发泄不满的结果。极右翼政党将开放、包容、多元视为危机的根源,而非解决方案。在他们看来,无论是民众失业(经济利益)还是恐怖主义活动(安全利益)都同外来移民有关。历史上,欧洲大量从前殖民地国家输入穆斯林劳工,而极右翼势力则宣称这些劳工不仅挤占工作机会,还增加了宗教极端势力的渗入,再加上移民不受限制地在欧洲流动,原本个别国家的问题进一步扩展到整个欧洲。这种将移民当作替罪羊的论调极易在底层传播开来。

      此外,欧洲文化与身份的不确定性导致民族主义理念重新受到关注,也有助于极右翼势力的崛起。总体来说,欧洲的本土文化与欧洲认同正遭遇外来文化与移民身份认同的挑战,面临难以调和的矛盾。推崇文化多元主义与相对主义的欧洲表面上开放包容,实质上却陷入自我身份混乱。欧洲认同的存续依赖多元共存,但又难以接受异质文化传统的大量蔓延,因此民众更容易接受极右翼势力主张的民族主义理念。

      “假如重新开始,我会从文化入手。”“欧洲之父”让·莫内曾如是感慨。的确,欧洲之痛,源于民心之不通。欧盟是开放多元、包容合作的产物,回到封闭、极端显然是死路、老路。但很显然,目前的这种状况还将继续很长时间。(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让·莫内讲席教授,欧盟研究中心主任)

    网站编辑:王高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