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banner1-6.png
  • 特朗普亚太新政正成型
    发表时间:2017-06-29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记者:张红  

      特朗普上台后,展现出一副“清空”奥巴马“遗产”的架势。不过,“亚太再平衡”战略似乎不在此列。虽然不再提“亚太再平衡”,但是,特朗普与亚太国家的频繁互动引人注目。亚太地区的战略重要性注定了这里是美国重大利益所在。不过,特朗普的“美国优先”让其尚未明晰化的亚太战略面临诸多阻碍。

     

      互动频繁

      据韩联社报道,韩国总统府青瓦台国家安保室长郑义溶表示,总统文在寅于本月28日启程赴美,展开为期5天的访美之旅。当地时间29日,文在寅将在华盛顿与美国总统特朗普举行会晤。这是文在寅就任以来首次访美,也是韩美政府换届以来两位首脑首次会晤,距离文在寅上任仅51天,创下韩总统上任后最快访美纪录。

      就在文在寅访美前,当地时间26日下午,印度总理莫迪与特朗普举行首次会谈。在当天刊登在美国《华尔街日报》的文章中,莫迪乐观展望印美关系。他称,印美之间的共同利益和价值观重合度越来越高,“在充满不确定的全球经济环境下,印美将能相互促进经济发展和创新,只要印美合作,世界将获益”。英国广播公司也引用特朗普的话说:“美印关系从没像现在这么强这么好。”

      “虽然不再提奥巴马时期的‘亚太再平衡’,但是特朗普政府与亚太各国互动频繁。”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外交研究室主任袁征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说。

      正如美国外交官网站文章指出的,虽然特朗普政府的国内事务表现得一团糟,但是在亚洲方面却一直非常活跃。2017年上半年,特朗普已经见了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特朗普还与越南总理阮春福见了面,这是特朗普在白宫会见的第一位东南亚高官。

      而且,据美国媒体报道,美国副总统彭斯曾在与东盟秘书长会面后发布的一份声明中表示,特朗普将参加11月在菲律宾举办的美国—东盟峰会和东亚峰会、在越南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峰会。

      此外,美国国防部近日宣布支持一项未来5年内向亚太地区投入75亿美元的“亚太稳定计划”,这些投资将用于升级军事基础设施、进行进一步的军事演习以及部署更多部队和舰艇。有分析称,随着“亚太稳定计划”的出台和实施,特朗普政府的亚太新政策正在逐渐成型。

     

      利益决定

      “无论特朗普怎么想,亚太地区都是美国的战略重点。奥巴马时期的‘亚太再平衡’战略源自两党共识。无论是从亚太本身的战略重要性来说,还是从朝核等热点问题说,亚太都是美国的重大利益所在。这一点不会因为奥巴马的离去而改变。”袁征说。

      亚太地区是美国全球战略中的重要一环。亚太地区占全球总面积的52%,生活着全球60%的人口,是全球经济发展最快的地区之一。

      “奥巴马时期的‘亚太再平衡’战略有3条‘腿’:外交、经济与军事。特朗普上台后宣布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一定程度上砍掉了1条‘腿’。不过,特朗普政府在军事方面给予了更多重视。这本就是美国的最强项。而且,特朗普代表的共和党传统上也更强调国防安全。”袁征说。

      特朗普政府在军事上的积极态度,在日前公布的2018财年美国联邦政府预算草案中也已显现。这一预算草案将国防开支提升到5745亿美元,与2017年预算草案相比增幅达10%

      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在不久前的“香格里拉对话会”上明确表示,美国会强化美军在亚太地区的实力。当前,美军60%的海军舰只、55%的陆军部队、约2/3的海军陆战队部队都配置在太平洋总部的任务区内。不久,美军60%的海外战术航空力量也将部署到该地区。

      如今,美国国防部的“亚太稳定计划”是为太平洋战区“量身定制”。这种“专款专用”方式的军事效用更高,更有利于美国加强在亚太地区的军事存在。分析指出,特朗普政府似乎坚定执行里根时代的“以力量促和平”战略,清晰地理解美国外交成功的基石是军事力量,有力量才有话语权,盟友和对手才会相信美国总统能够践行承诺。

      “事实上,借助朝核、南海等问题,特朗普政府已经在西太平洋加强了军事部署。在亚太地区,未来,美国依靠军事力量凸显存在的趋势会更明显。”袁征说。

     

      形象受损

      目前,特朗普政府的亚太战略还不明晰。但是,各方分析已经开始看到其推进亚太战略将会面临的问题。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分析指出,在特朗普时代,奥巴马的“亚太再平衡”战略依然健在。但是,这一战略面临两个关键问题:特朗普政府是否有足够的资源深度介入亚太事务?美国的盟友或者敌人是否还相信美国能可靠地执行这一战略?

      “无论是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还是巴黎气候协定,特朗普政府表现出的态度就是美国优先,对于国际义务不闻不问。这让盟友和小伙伴们觉得,美国对于全球治理的能力、影响和意愿都在下降,关键时刻靠不住。尤其是随着中国在全球治理中做出了越来越多贡献,很多国家的心理天平都会发生微妙的变化。接下来,美国无论是推动亚太战略还是全球部署,都会遇到非常大的阻力。”袁征说。

      美国与其所重视的亚太各国之间也存在矛盾。

      法新社26日的报道认为,虽然莫迪誓言与特朗普政府紧密合作,但双方在诸多议题上的障碍很快会浮上台面,如贸易问题及在美工作的印度公民H1-B签证问题。特朗普宣布退出巴黎协定时,指责印度企图从巴黎协定获利,遭到印度当局猛烈反驳。澳大利亚广播公司也认为,特朗普和莫迪的政治观的相似性意味着他们的目标相互冲突。他们都力求增加国内制造业的比重。莫迪吸引外国企业,特别是美国企业在印度建厂的举动可能不是令特朗普高兴的事情。

      外交官网站文章则担忧,如果文在寅继续努力与朝鲜接触,会和特朗普的强硬路线冲突,导致盟友之间的分歧。

    不过,无论如何,正如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指出的,特朗普确认,“亚太再平衡”是一项他不会废弃的奥巴马“遗产”,这一战略对于实现美国在该地区的安全目标至关重要。从中国到印度到朝鲜到韩国,特朗普时代的亚太战略正处于开启下一章的节点。

    (责任编辑:王碧薇)

    网站编辑:王高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