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banner1-6.png
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新版党建网2016 > 国际观察
欧美貌合神离 同盟如何巩固
发表时间:2017-02-21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记者:杨宁、翟灯文

 

  据英国广播公司报道,慕尼黑安全会议基金会14日发布《2017年慕尼黑安全报告》,对国际安全面临的最新挑战提出警告。今年慕尼黑安全会议的主题为“后真相、后西方、后秩序”。从这一主题不难看出,旧的世界秩序可能正走向终结。然而,旧秩序面临终结,欧美关系是否也会因此受到影响?

 

  多事之秋挑战多

  德国电视一台14日报道称,慕尼黑安全会议负责人伊申格尔在报告前言中称,“二战结束以来,国际安全从未像现在这样如此脆弱”。

  同时,《2017年慕尼黑安全报告》也指出,当今世界面临着三大挑战:首先是西方世界民粹主义和反全球化主义盛行;其次是西方世界秩序出现裂痕;最后是后西方甚至后秩序时代的形成。慕尼黑安全会议的核心是跨大西洋关系,所以世界所面临的挑战和欧美之间的关系好坏是分不开的。

  美国进入特朗普时代之后,欧美关系便进入多事之秋。不久前,特朗普把矛头指向欧洲,宣扬“北约过时论”、德国难民政策是“灾难性的错误”、英国脱欧是件“伟大的事情”。对于特朗普的发难,欧洲领导人也不甘示弱,比利时首相声言欧洲不再是美国的“玩具”;欧洲理事会主席强调将美国总统列为“欧盟面临的全球威胁之一”。

  欧美之间的信任慢慢地开始动摇。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默克尔表示,欧洲正面对“数十年来最大的挑战”,要依赖其他国家来解决自己的问题是太天真了。她说,在跨大西洋关系方面,没人可以保证会跟欧洲永久紧密合作。此番话语,暗示了欧盟与美国的关系没有“永恒的保障”。

 

  多元因素减“引力”

  法国总统奥朗德曾表示,美国与欧盟间“长期而坚固的”关系始终建立在价值观基础之上,并将其“自由、人权、民主、法治”等价值观的推广作为全球战略目标。

  特朗普上任后,美国开始奉行的是重返亚太、重返美国的理念,“美国优先”成为特朗普政府行事的第一法则。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王义桅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欧美价值观的冲突,使得欧美在认知上很难达到一致,无论是之前的难民问题、民粹主义问题还是全球一体化问题上,欧美立足的中心点相距越来越远。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欧洲国际关系室主任赵晨指出,欧美之间目前暴露出的严重分歧是冷战结束以来前所未见的,这些分歧的根源在于特朗普的理念与欧洲主流政治大相径庭。首先,特朗普带有民粹色彩,反对全球化和欧洲一体化;其次,特朗普不支持国际制度和全球治理,主张“美国优先”。

  “欧美关系,最近几年确实有些变化。欧美都处在相对变化的时期,内部变化会影响到相互关系。以前,冷战的结束可以看作是欧美合作的产物,被解读为西方世界的胜利。从冷战结束以后到现在这几年,欧美关系一直有变化,一个是内部的变化,再者就是他们之间利益的协调出了问题,反映到现在就是对基本问题的看法出现了分歧。”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崔洪建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

  对于欧美来说,世界格局的变化也使得两者的关系处于紧张的状态。《慕尼黑安全报告》表示,后西方时代到来,西方主导的秩序正在终结。崔洪建认为,对于欧美来说,必须要适应这些变化。美国之前提出来的想法和主张,实际上就是美国对于世界格局的反应,然而,欧洲的反应却相对滞后。美国的反应会影响到欧洲的利益,接下来欧洲也会予以回应。欧洲也要更新思维,更新自己的全球战略、经济环境的认识,重新找到和美国的相处之道。

 

  未来还得靠自己

  作为欧美关系的风向标,慕尼黑安全会议能否为欧美指明道路,处在十字路口的欧美关系会徘徊还是继续前进,仍然是一个疑问。

  据俄新社报道,特朗普政府将派出由副总统彭斯、国防部长马蒂斯、国土安全部长凯利等组成的豪华阵容参与慕尼黑安全会议。

  王义桅认为:“美国出席慕尼黑安全会议的阵容显示出美国对于欧洲还是比较重视的。由于欧洲对于美国的抱怨比较多,所以美国这种做法是对于欧洲的一种安抚,但是美国也不会做太多的承诺,可能只是观察,倾听欧洲的一些声音。美国对于欧洲的政策还不明朗,仍需要看世界格局的变化。”

  据《联合早报》报道,默克尔说:“我们应该把英国脱欧这个决定视为让我们共同(为目标)努力的诱因,让欧洲比以往更加团结在一起,进一步的改善,把民众再度紧密串连起来。”

  崔洪建表示,慕尼黑安全会议的主场在欧洲,这实际上是欧洲的一次机会。欧洲的主流派想要借这个机会影响特朗普政府。因为美国副总统要去,对于欧洲来说,这是难得的机会和特朗普政府进行接触,展开游说以及施加影响。特朗普对欧洲的具体态势还不明朗,既然不成形就有施加影响的余地。欧洲应该促使和帮助特朗普政府回到一个让欧洲人熟悉的欧美关系的框架里来。但同时,欧洲人也不会示弱,要展示欧洲的团结,展示欧洲的独立性。对美国不示弱才能获得美国的尊重,才能获得特朗普的尊重。

  (责任编辑:王碧薇)

网站编辑:王高林
>>
思想理论
>>
党建论坛
>>
党史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