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2.png
  • banner1-3.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banner1-6.png
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新版党建网2016 > 国际观察
五大变量,明年世界经济啥走向?
发表时间:2016-12-27    来源:《解放日报》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记者:樊宇、刘丽娜

  意外连连,2016年在世界经济低速增长中步入尾声。迷雾重重,2017年世界经济如何发展,让人期待。

  种种不确定性之中,有一点为大多数专家所认同:世界经济低增长、低贸易、低投资和低利率的状况在新的一年难有根本改观。

  综合来看,至少有五大关键变量将对新一年世界经济的形与势产生重大影响。

 

  变量一 特朗普新政啥真容?

  2017年,全球第一大经济体美国将开启新一轮政治周期。新当选总统特朗普将以何种方式治理美国经济,各方都在密切关注。

  金融危机后经过8年多休整,美国经济就业、赤字和增速三大指标都已明显改善,失业率已降至4.6%的健康水平;政府财政赤字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从10%的峰值降至3.2%;今年第三季度美国GDP年化增长率为3.5%,IMF预计美国经济2017年全年增长2.2%,这在发达经济体阵营中算得上抢眼。

  但以减税、基础设施建设和贸易保护为三大政策重点的“特朗普经济学”具体内容如何还有待观察,对美国经济的利弊还需时间检验。特朗普政治资本积累尚需时间,而且减税和基建投资都面临中期财政可持续性的现实考验。

  不仅如此,排他性的贸易保护倾向往往会损人不利己。耶鲁大学杰克逊全球事务学院高级研究员斯蒂芬?罗奇指出,保护主义、储蓄不足与赤字开支组合在一起会成为“一杯格外有害的鸡尾酒”。

 

  变量二 美元迷思如何解?

  2016年,美国经济向好和美联储加息预期引发美元汇率上扬,搅动全球市场。美联储12月中旬进行了本轮加息周期的第二次加息,目前市场预期明年美联储可能加息3次。

  随着美联储货币政策小步回归正常,全球货币金融市场新周期到来。美元走强令非美元货币集体承压。统计显示,相对于发达经济体货币,美元目前比2011年的低点升值40%,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贬至2008年以来最低水平。亚洲其他货币对美元的跌幅也是1997年至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以来所未见。

  国际清算银行的最新统计显示,截至2015年年底,美国以外的各国政府和企业共发行了近10万亿美元计价的债券,其中约三分之一来自新兴经济和发展中国家。当美元升值时,偿还这些债务的成本随之增加。

  强势美元对美国经济自身也并非全是福音,也可能带来挤压出口和贸易赤字扩大等负效应。经济学家预计,美国经济复苏将造成利率与通胀交错回升之路,而强势美元可能给新兴经济体带来本币贬值、资本外流、偿债负担加重等多重挑战。

 

  变量三 欧洲政经再裂变?

  如果说,英国公投“脱欧”引爆了2016年欧洲政治格局的新裂变,2017年,预计会有更多政治不确定性考验欧洲的一体化,并对世界经济带来直接或间接的冲击。

  未来12个月里,欧洲一些主要经济体如荷兰、法国和德国将举行大选,意大利大选也可能提前至2017年举行。

  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欧洲在世界经济中的形象一再受损,债务危机不断,欧洲经济一体化不断出现内伤。银行联盟、财政联盟等一系列助力一体化的机制恐怕会被搁置。内部的乱局也可能导致欧洲经济的对外保护主义增加,从欧盟最近采取的一些对外贸易保护举措即可见端倪。

  焦虑在世界人民心头升起,欧洲的政治周期是否会与全球金融和经济周期发生共振?

 

  变量四 新兴经济体能稳住?

  在近年来的世界经济复苏进程中,新兴经济体一直扮演关键角色,但同时新兴经济体也面临增速下行的挑战。关于新兴经济体风光不再的言论时有出现。

  事实上,新兴经济体的整体稳健势头并未改变,依然是世界经济中的亮丽板块。

  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依然保持稳健,且政策可预期性强。保持中高速增长,实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国经济把握航舵,稳中求变。无论是就业,还是经济结构调整,一年来都交出了令人振奋的答卷。

  尽管面临美联储加息带来的货币贬值压力和全球贸易保护主义升温的挑战,新兴经济体的整体势头在回升,抵御外部冲击的能力也有所增强。经历过以往危机的磨炼,新兴经济体有了更多在低谷中艰难爬升的韧性、在困境中谋转型的动力和用改革寻求突破的紧迫感。

 

  变量五 全球经济治理谁引领?

  在欧美一些国家“逆全球化”风潮加剧的情况下,全球化共识正遭遇挑战,面临滞步的风险。近年来,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逐渐成为全球经济治理改革的重要推动力量,中国在这一领域的表现日益受到瞩目。

  美国石英财经网站发表题为《中国正在成为推动全球化的最强力量》的文章说,当西方欲从全球化“回撤”的时候,中国希望让全球化继续高歌猛进。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蔡昉说,在预期的新一轮全球化大潮中,中国应该也必将发挥更加重要的引领作用,同时成为推动者和规则制定者。

  新的一年,在世界经济的裂变与融合中,全球经济治理谁引领、谁主导、谁设计规则、谁来仲裁,各主要经济体之间的博弈张力将更加紧张。 

  (责任编辑:王碧薇)

网站编辑:王高林
>>
思想理论
>>
党建论坛
>>
党史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