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banner1-6.png
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新版党建网2016 > 国际观察
2016:国际风云变幻的“意外之年”(之二)
发表时间:2016-12-22    来源:中国青年报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欧盟:民粹主义乌云笼罩

记者:鞠辉 

 

  回顾2016年的欧盟走势,布鲁塞尔著名智库“欧洲之友”发布的《盟情报告》中用了3个以英文字母“D”开头的词语加以概括:中断、纷繁、紊乱。欧洲舆论普遍认为,英国公投退欧之后,尚未摆脱债务危机、难民危机和恐怖威胁的欧盟正遭遇前所未有的民粹主义逆流,令本已踌躇不前的一体化进程更加举步维艰。

  自2015年11月巴黎特大恐袭事件之后,恐怖威胁在2016年继续如同幽灵一般肆虐欧洲大陆。2016年3月22日,欧盟“首都”布鲁塞尔遭遇比利时历史上最惨重的恐怖炸弹袭击,造成34人遇难、250多人受伤。此后,相继发生法国尼斯海滩惨案和德国慕尼黑枪击爆炸事件等一系列恐袭事件,而各国安全部门破获和制止的恐怖阴谋更是不胜枚举。恐怖威胁在加剧欧洲大陆紧张气氛的同时,也令排外倾向和民粹主义显著抬头。一些右翼政客将恐怖袭击与穆斯林移民挂钩,挑起族群矛盾。荷兰极右翼政党自由党领袖吉尔特·维尔德斯公开发表反伊斯兰言论,甚至扬言“没收《古兰经》,取缔清真寺”。布鲁塞尔恐袭事件后,欧美媒体争相对摩洛哥裔穆斯林集中聚居的莫伦贝克区大肆报道,将其描绘成令人毛骨悚然的欧洲“恐怖分子巢穴”,引起比利时政府和当地民众的强烈不满。德国极右翼政党德国“选择党”号召民众反对默克尔政府的接收难民政策,导致针对中东难民和外来移民的暴力事件大幅上升。

  针对源源不断的难民潮,尽管欧盟委员会努力协调难民政策,但欧洲国家争相选择闭关自守,在引发连锁反应的同时也导致各国之间龃龉不断。法国、德国、匈牙利、比利时等国纷纷采取边境管控措施,暂停履行《申根协定》。法国当局在2016年年底拆除位于加莱附近俗称“丛林”的大型难民自建营地,并遣散数千名来自中东和北非的难民。这些难民因遭到英国政府拒绝入境而被迫滞留在此“安营扎寨”,英法两国为此爆发激烈的口水大战。难民涌入欧洲腹地的“巴尔干之路”沿线国家也经常因为疏堵之争而相互指责。而法比之间还爆出两名比利时警察将中东难民偷运进法国的戏剧性一幕。东欧国家继续抵制欧盟难民分派方案,德国也在强大的国内压力之下改弦更张,默克尔公开承认“在难民政策上出现失误”并于近期开始正式遣返非法难民。虽然签订了欧土难民协议并成立了边境与海岸警卫队,但在民粹主义盛行的背景下,欧盟应对难民危机仍将是一个漫长复杂曲折的过程。

  英国公投退欧无疑是2016年欧洲遭遇的最大“黑天鹅”事件。看似出人意料的小概率事件,其实正是民粹主义集中爆发的必然结果。尽管英国于1973年1月1日正式加入欧共体,但始终对欧洲一体化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每当欧盟遭遇困境或陷入危机,英国国内主张“脱欧”的声音就会甚嚣尘上,并且习惯于将所有问题归咎于欧盟。事实上,游离于欧洲大陆以外的英国对欧盟的态度可以说是爱恨交加、喜忧参半,既希望从欧洲一体化中获得丰厚利益,又不想为其他成员承担过多责任,更不愿割让引以为傲的自主权。英国迟迟不愿加入欧元区和《申根协定》,根源就在于此。近年来欧盟接连遭遇中东北非难民潮和极端恐怖主义威胁等多重危机,导致英国选民对移民问题和欧盟“集权”高度敏感。在此背景和脱欧派的极力煽动下,大多数英国选民宁可不顾脱欧对英国经济、政治和社会的严重冲击,也要夺回所谓的“自主权”。脱欧公投结果表明,对大多数英国选民来说,政治信念比经济利益更重要。

  在经贸领域,欧洲民粹主义体现为愈演愈烈的保护主义和反全球化浪潮。欧盟与加拿大经过艰苦谈判拟定的自贸协定(CETA)险些葬送在坚持保护自身农业的比利时瓦隆大区议会手中。而耗时4年之久的跨大西洋投资与贸易伙伴关系协定(TTIP)谈判,则因为欧洲各国利益集团的强烈反对而几近搁浅,前途渺茫。布鲁塞尔的大街小巷随处可见“反对TTIP”的醒目涂鸦。欧盟不仅拖延履行《中国加入世贸组织议定书》第15条所规定的条约义务,而且将全球性的产能过剩问题归咎于中国,显著加大针对中国钢铁产品的反倾销调查和制裁措施。欧洲主要钢铁生产企业和工人工会年内组织多次大规模抗议集会,要求欧盟拒绝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并阻止中国钢铁产品对欧出口。在投资并购方面,中国企业也频频遭遇挫折。2016年9月,比利时弗拉芒大区政府在国家安全局的压力下以“威胁安全”为由否决了中国国家电网公司入股当地最大电力公司的协议。而就在不久前,德国政府在美国白宫的直接阻挠下,收回了中国企业并购德国半导体生产厂商爱思强的批准书,并且同样以“涉及敏感技术”为由拒绝了另一家中国企业收购德国老牌照明巨头欧司朗旗下部分业务的请求。

  面对欧洲日益恶化的民粹主义风潮,很多有识之士不禁大声疾呼。12月8日,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在纪念《马斯特里赫特条约》签订25周年仪式上发表题为《欧盟与我》的讲话,在回顾欧盟发展历程的同时,对欧盟的未来发出了警告。 容克表示,我们在解释欧盟的时候,不能只是回顾历史,更应该放眼未来。容克说,从面积来看,欧洲是世界五大洲中最小的一个。从经济实力来看,在当今全球国内生产总值中,欧洲占据1/4,但是10年之后这一数字将减至15%,20年后,没有任何一个欧盟成员国的经济总量能跻身世界前7。从人口比例来看,20世纪初,欧洲人口占全球总人口的1/5,到21世纪初,欧洲人口只占全球人口的7%,而到了本世纪末,当全球总人口达到100亿时,欧洲人口将只占4%。容克警告称,如果没有欧洲联盟,任何一个欧洲国家都将独木难支,那些企图分裂瓦解欧盟的想法实在是大错特错。

  在近期举行的一场研讨会上,欧委会前副主席达维尼翁指出:“我们有一个共同的敌人,那就是企图瓦解欧盟的人。”北约前秘书长夏侯雅伯感叹:“面对风起云涌的民粹主义,欧洲政治主流却保持沉默,没有发出应有的声音和采取反制措施,导致问题越发严重。”欧洲议会议员希尔薇·古拉德表示:“问题不在于英国是否脱欧,而在于我们是否因此丧失捍卫欧盟的勇气。”布鲁塞尔智库“欧洲之友”秘书长吉尔斯·梅里特强调,在众多危机面前,团结协作是欧盟继续前行的唯一出路。

  2017年的脚步已经临近,欧盟也将迎来具有重大转折意义的一年,其中有3大看点值得关注。首先,欧盟将迎来成立60周年纪念。60年一轮回,欧盟将何去何从?其次,英国脱欧谈判将正式启动,“花甲之年”的欧盟如何与英国上演一出高难度的离婚大戏?第三,欧盟核心成员国法国、德国、荷兰以及意大利都将迎来大选,各自国内极右翼势力均不容小觑,最终鹿死谁手并将对欧盟产生何种影响?

  英国前首相丘吉尔有一句名言:“永远不要浪费危机”。站在十字路口的欧盟能否转危为机,仍需拭目以待。

  

日本:拥抱俄罗斯 失意美利坚

记者:张建墅

 

  今年3月,东京大学教授田中明彦在一次演讲中提到,当今安倍政权下的日本外交空前活跃。时至岁末,盘点一下2016年的日本外交,果然是“空前活跃”。金钱花费上,仅外务省方面的外交预算已从2013年的7909亿日元增至9235亿日元;国会议员、财界和民间用在这方面的金钱则难以估量。外访方面,仅安倍个人,如果加上12月26、27日将要进行的访问珍珠港行程,他在2016年的外访达到10次。另外,他还主持了西方发达国家首脑会议(G7)和第六次日本非洲开发会议(TICAD)两场国际峰会。

  要盘点2016年日本外交的特点,需要简单回顾一下安倍第二次执政不久在2013年2月的一次表述,他那次明确地说,日本外交安保的基轴仍然是日美同盟。时至2016年9月,安倍在第192次国会做施政演说时提到,俯瞰地球仪外交,要继续高举积极和平主义旗帜,坚持以日美同盟为外交安保基轴的不变原则,进一步强化日美纽带。在这次演讲中,他也重点表达了要继续与俄罗斯领导人探讨解决领土问题、加强日俄经济合作的愿望。

  综观2016年的日本外交,“亮点”很多不必一一细数,但总体呈现出对美欧中俄印的大国外交、对非洲与亚太的区域外交、对东北亚近邻外交多轴并进、内在联动的特点。有分析人士认为,以牵制平衡中国之名,行自私自利之实,已成为安倍依托日美同盟之外的外交策略之一。

 

  拥抱俄罗斯 美国不高兴

  5月的伊势志摩G7峰会结束之后,安倍外交的重心转到了落实俄罗斯总统普京的访日行程上。5月上旬,安倍远赴索契,向普京提出改善日俄关系“新思路”和对俄经济合作“八项目”,引发了普京的浓厚兴趣。9月上旬,安倍趁热打铁,赴海参崴再次与普京会谈。他事后信心满满地表示,对解决领土与缔结和平条约问题有了“手感”,找到了“路径”,并展现出哪怕开罪奥巴马也要推动日俄关系全面改善的决心。

  不过,到10月下旬,日俄各自立场均出现了微妙变化。有分析称,白宫对安倍执意接近普京的姿态感到很不高兴。11月9日,特朗普当选美国下届总统,安倍外交的风向继续“异变”。11月19日,安倍借秘鲁APEC峰会又一次与普京会谈。

  “苦等”已久,安倍的贵客终于驾到。12月15日傍晚,普京的专机终于飞抵安倍老家山口县长门市。历经数轮会谈后,安倍和普京共同会见媒体时谈到了一些具体成果,比如双方签订了60个合作协议,等等。涉及“北方四岛”(俄称“南千岛群岛”)的内容有,双方拟设置一个特别框架,在“不损害彼此主权”的前提下,适用于对四岛的“共同经济活动”,今后将在实务层面展开相关具体谈判。两国首脑明确缔结和平条约的决心,约定在明年俄远东经济论坛再次会谈。不过,会见中未提到有达成解决领土问题和缔结和平条约的直接成果。

  日方评价称,此番日俄首脑会谈,朝着缔结包括领土问题在内的和平条约“迈出了重要一步”。有原岛民也表示,“有所松动总比以往毫无进展强”。但更多日媒对此次会谈未能直接触及领土问题感到失望,并认为普京和俄罗斯不会轻易缔约或“让岛”。

  日本时事社在安倍与普京结束会谈的当天报道称,有美国高官和专家指出,普京与安倍接近,意图明显是在分化西方同盟,如果真的出现此等事态,美方会对日美合作产生疑虑。

  还有报道称,安倍觉得日俄关系改善对美国并非坏事,普京也在观察美方的反应。今后日俄谈判能否长期持续并深化,仍将受制于美俄关系的走向。同时,日俄谈判或将撬动世界大国关系继续发生巨大而微妙的调整。

 

  特朗普胜选 安倍很失意

  不久前的12月5日,安倍宣布了他今年的最后一场外访日程,即12月26、27日访问美国珍珠港,向75年前日军偷袭珍珠港行动中的死难者献花慰灵,并与奥巴马会谈。

  《读卖新闻》12月8日报道称,美国政治学者福山认为,很难预判美国舆论将如何看待安倍的珍珠港之行。安倍此访有回报奥巴马广岛行的用意,恐怕还有其他政治考量。毕竟安倍在推动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进程中投入了不少政治资本,付出了不少代价,但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明确表示要废除TPP,显然与安倍的愿望和努力背道而驰。可以说,特朗普当选使安倍成为“最大的失意者”。美国大选后安倍急于会见特朗普,是为了防止情况进一步恶化;访问珍珠港,多少也是为了让特朗普理解日本作为美国盟友的重要性。

  特朗普当选确实突然将安倍外交推入了一种“危机状态”。据信,美国大选结果出炉次日的11月10日,安倍紧急指示日方一定要先于中国领导人打通特朗普的电话。11月17日,不顾白宫反对,安倍率先赴美与特朗普会谈,事后表示“深感荣幸”。在这次会谈中,双方就尽快再次举行会谈达成了一致,安倍还谈了有关经济、中国和俄罗斯等多个领域的话题,只不过,“安倍说得多些,特朗普则耐心听着”。12月5日,安倍宣布年底访问珍珠港的计划。12月6日,软银总裁孙正义拜会特朗普,宣布对美投资500亿美元。安倍的高参谷口智彦12月15日在华盛顿的演讲中提到,日美双方正推进安倍在特朗普明年1月20日就职后不久的1月下旬访美、在华盛顿举行日美首脑会谈的计划。

  以上种种,无不显示出安倍在与美国关系方面的失意和急迫。事实上,在今后面对特朗普总统时,TPP、驻日美军经费、美军冲绳基地、日元汇率等,日本都将面临巨大压力。

 

  军事外交、核外交、历史外交“三箭齐发”

  日美关系、日俄关系之外,安倍外交实际上还并行贯穿着数条复线。

  一是军事外交。安倍政权下的日本军工产业不断加速扩大。今年年初,日方倾力竞夺4万亿日元规模的对澳潜艇出口项目,虽然最终败于法国,但日本军备再次在国际上声名鹊起,日本军工产业“军学共研化”“国际化”“日美一体化”的大幕一举扯开。10月12日至15日,日本国际宇宙航空展在东京举行,其间日方广邀各国空军参谋长参观,并举行双多边研讨,促进了武器交易与军事外交的融合。

  系列军事外交事项日程已得到确立。9月19日,日澳外长会谈确定将修改日澳军事物资相互供应协定(ACSA)。10月14日,安倍内阁会议通过纳入安保法内涵的日美ACSA修订案,目前该案已进入国会审议程序。12月,日将分别举行对英、法的外务与防务双部长(2+2)会谈。日澳2+2会谈延期到明年年初举行。此外,因应普京访日,日俄2+2会谈也将重启。

  今年,安倍利用半岛局势和韩国政局混乱之机,一举促成日韩签订军事情报保护协定(GSOMIA)。《日本经济新闻》11月23日转述日本国家安全保障局顾问香田洋二的观点称:日韩军事情报保护协定并非终点。除了情报共享,安保合作也是课题。日韩军事物资相互供应协定也是必要的。

  安倍政权如此未雨绸缪地构筑战时体制,实在令人费解。有说法钩沉历史称,明治政府为了准备日俄战争,提前20年革新了军事情报体制。

  日本军事力量继续走向国际,显露出对周边国家的军事威慑意图。9月15日,日本防卫大臣稻田朋美在访美期间声称,东京将通过与华盛顿展开对南海的联合巡航演练,并与该地区其他国家举行双边或多边军演,来增加日本在有争议的南海地区的活动。尽管之后日本多方表示尚无联美巡航南海的具体计划,但言为心声,稻田此语不得不防。

  二是核外交。8月15日,美国《华盛顿邮报》称,美国总统奥巴马正在考虑宣布不首先使用核武器,以推动“无核武器世界”目标的实现。安倍以担心对朝鲜的威慑力下降、纷争风险增加为由,向美军太平洋司令哈里斯表达了反对立场。在此之后,奥巴马最终放弃了上述想法。

  10月27日,联合国通过旨在2017年3月启动缔结禁止核武器条约谈判的决议,“唯一在战争中遭受过核打击”的日本居然投了反对票,令人错愕。据称,日方是在美国压力下投反对票的,但是,日本究竟是为了自身利益,还是慑于美国强权而抛弃“无核武世界”理想,只有日本自己知道。

  11月11日,日印首脑会谈在东京举行,并签订了日印核能协定,日本实现了将高速铁路与核能项目捆绑对印战略性出口的重要一步。问题是,印度至今尚未加入《核武器不扩散条约》。日方只能敷衍称,一旦发现印方将日本的核能技术运用于军事领域,会立即终止合作。

  三是历史外交。2015年,日本战败70周年,安倍发表了谈话。同年12月28日,日韩外长会谈,达成了解决随军“慰安妇”问题协议。今年5月27日,奥巴马访问广岛。12月15日,普京访日,日俄关系已有所进展。12月26日,安倍将回访珍珠港,着力营造日美真正和解、日美同盟强化的氛围。看起来,安倍正在推动与各国的“历史性和解”。

  那么,明年就是南京大屠杀80周年。南京,安倍敢约吗?怎么约?约什么?

(责任编辑:王碧薇)

网站编辑:付天
>>
思想理论
>>
党建论坛
>>
党史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