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banner1-6.png
  • 物流企业“货车帮”的流动党员党建探索
    发表时间:2017-10-23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在500万司机中寻找党员,“支部建到车轮上”

    物流企业“货车帮”的流动党员党建探索

     

    本报记者黄海波

     

      在500万走南闯北的货车司机中寻找党员,并把他们“管”起来,发挥先锋模范作用——这不是天方夜谭,而是一家叫“货车帮”的企业实打实的党建探索。

     

      寻找党员,组织部来帮忙

      货车帮全称“贵阳货车帮科技有限公司”,定位“互联网+物流”,总部位于贵阳国家经济技术开发区。

      远远望去,明黄色的公司logo,右上角被设计成一面飘扬的旗帜,类似热播电影中男主角手擎国旗突围的样子。

      以货车帮提供的数字计算,我国约有干线货车700万辆(其中货车帮会员车辆370万辆),加上其他各型货车,背后是3000万货车司机。

      货车帮副总裁赵强说:“货车帮会员司机500万,这么庞大的群体在我们平台上,如何让这支庞大的司机队伍‘方向盘’不偏,我们是有责任的。”

      2015年3月,货车帮完成A轮融资,员工队伍迅速壮大。2016年10月,货车帮党委成立。

      通过开展“两学一做”学习教育,货车帮得到启发,能否通过为广大司机建立党支部,探索出流动党员教育管理的新路子?

      “流动党员的管理,是各级党组织都在探索的新问题。”这位副总两年前还是体制内的官员,他不讳言这是个挑战。

      货车帮司机队伍中,党员到底有多少?客服经理李群管理的声讯中心承担了“普查”工作。

      和李群一样,声讯团队成员态度和蔼嗓音甜美。从2016年7月开始,她们问得最多的一句话是,“师傅,您是党员吗?”

      短短几个月,货车帮完成了17万次呼叫,10498名司机“亮明”了党员身份。但赵强很快发现,“海呼”并不精准,这一万多名分布在全国各地的“党员”的身份还有待核实。

      货车帮擅长利用大数据破解信息不对称,实现车货精准匹配,但在核实党员身份上,并没有大数据可用。

      于是,从今年3月开始,这家互联网公司以贵州省为试点,从上万名“待确定”党员中,选取了100名贵州籍党员。通过贵州省委组织部,层层开展党员身份核实,最后确认40名司机的党员身份真实有效。

      40名司机党员随后编入货车帮第一流动党支部。赵强说,流动支部的数量会越来越多,但甄别工作将更加审慎,主要是成本太高,“你想,光打17万个电话要花多少钱!” 

      线上的动员工作则继续进行。通过货车帮APP,这家公司适时向500万会员司机推送“欢迎加入货车帮党委大家庭”的消息,引导司机党员主动找组织、亮身份。

     

      唤醒党员意识,将“支部建在车轮上”

      现在,40名流动司机党员的APP个人资料中,都拥有了一枚鲜红的党徽。

      货主看到党徽,增加了对司机的信任感,更放心把货交给他们——这是司机党员亮出身份的直接好处。

      面对走南闯北的司机党员,党内生活如何开展,日常教育如何进行,先锋模范作用如何发挥?  货车帮的“困惑”引起了组织部门的重视。贵州省组织部门《关于省、市、区三级组织部门共同指导贵阳货车帮科技有限公司党委探索开展“互联网+党建”的工作方案》《贵阳经开区党工委关于支持贵阳货车帮科技有限公司党委探索“互联网+党建”工作的实施意见》等文件陆续下发,为货车帮开展党建指明了方向。

      与此同时,贵阳经开区85后科级干部张萌“空降”货车帮,兼任党委副书记,指导货车帮党建工作。

      1987年出生的张萌,兼着区里的工作,只拿着体制内那份工资。有关部门曾动议给她发点补贴,但没有“依据”。说到这里,她俏皮地吐了吐舌头。

      有了红头文件,也有了兼职副书记专门指导,围绕流动党员管理,货车帮开始了探索。

      九成以上的货车司机来自农村,大多为家庭支柱,一次大事故,往往能毁掉一个家庭。为此,货车帮筹建了救助基金池,首期60万元已经入账,优先帮扶司机党员。

      有关部门指导货车帮开发“交通战备民用货车调度平台”,党员车辆被优先编入,一旦需要应急救援,将优先派活,运费也高于平时。

      2017年8月8日21时19分,九寨沟发生7.0级地震。次日凌晨,货车帮发动司机救灾报名,4天之内共收到1981名司机的报名申请。其中,168名司机在政治面貌一栏中,勾选了“中共党员”。

      “面对救援任务,司机党员首先想到的绝不是运费。”张萌肯定地说。

      货车帮还充分利用互联网优势,打造“大数据+多元化党员教育模式”,线上线下结合,将“支部建在车轮上”。

      在线上,通过党委微信群、多方视频会议、网络直播等形式,让司机党员共享“虚拟空间”,实现“三会一课”线上线下同步推进。

      在线下,货车帮依托遍布全国的停车点和服务站,让流动的司机党员,看得见飘扬的党旗,进得了温馨的党群活动中心。

      “司机养家糊口很艰辛,唤醒其党员意识,激励是有一定作用的。”张萌坦言。

      货车帮就此又设计了一套激励学习的制度。司机党员打开货车帮APP的红色引擎板块,读一篇榜样文章得20分,看一个云课堂视频得20分……这些积分与一定的激励措施挂钩。

     

      重构产业生态,同样要抓住关键少数

      短短3年时间,货车帮在西南一隅,成长为“互联网+物流”领域的独角兽。

      “3年前至少有几十家物流企业,致力于用互联网实现车货匹配,但发展起来的就这么几家。”货车帮总裁助理郑珊珊说。

      货车帮总部,依旧是一个大型停车场,一排排货车等待装货;另一侧的司机公寓内,疲惫不堪的司机,来不及洗去尘土,倒头就睡;即使是高管办公室,也仅仅是用玻璃隔出的小平房。

      但是,就在这个不像“总部”的总部门口,有一行大字非常醒目:“重构中国公路物流产业生态”。

      赵强形象地用“种树”来阐述货车帮规划的行业生态。“我们在种一棵树,‘树根’就是全国统一的货车货源信息网,‘树干’就是会员司机,‘果实’就是围绕这些司机所产生的所有增值服务项目,包括金融、保险、二手车、汽修等等。”

      重构生态,货车帮意识到,必须重视会员司机的素质,发挥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是很好的抓手。

      “他们基本是一村一寨结伴出来跑运输,如果某个司机是党员,那他很大概率上是队伍的主心骨。抓住了关键少数,很多工作就便于展开了。”

      赵强继续解释说,每个村寨都有党员,把他找出来,发挥他的先锋模范作用,理论上讲,确实能够影响司机群体。

      张萌则认为,建立流动党支部,初衷之一是增加行业互信。随着工作的推进,他们发现管理司机党员,对司机这样一个相对边缘的群体意义重大。

      “全国3000万货车司机,背后是3000万个家庭,关乎一亿人的生计。在这样一个群体中,传递和凝聚正能量,让他们感受到来自党和政府的关怀与温暖,必须发挥党员的作用。”她说。

     

      物流大军,需要一抹红色气质

      游德祥是货车帮第一流动党支部40位司机党员之一。个头不高,腰带上也没有别起大肚腩。一台二手车收拾得干净利索,驾驶室张贴着一面小小的国旗。

      他住进了遵义平桥物流园的司机之家。这里因为房租低廉,吸引不少司机拖家带口长期居住。

      外地上学的儿子放假回遵义,游师傅特地换上干净的衬衣,把货车开到临近市区的立交桥下,再换乘公交车去见儿子。

      游师傅在部队入了党,1994年退伍后加入遵义“的哥”队伍。由于见义勇为,他数次得到政府表彰。有一次,不法分子扬言要弄死他。

      “在火车站附近,我刚熄火,那人就拔出匕首刺过来,我下意识用手臂一挡。”游师傅回忆几年前被人报复的经历,然后卷起袖子,亮出硕大的伤疤。

      “现在开货车,遇事还见义勇为吗?”

      “会,你越怕,不法分子就越嚣张。”

      90后的司机黄飞憨憨地笑着。从贵州省安顺市马关镇的乡下,堂哥带着黄飞以及另外6人出来搞运输。

      文化程度高,懂法律,懂政策,有担当——黄飞对于党员的概念,来自于这几年到村里扶贫的干部。在张萌的鼓励下,他有了向党组织靠拢的打算,“说不出什么大道理,就觉得是个好事。”

      黄飞的心态,代表了众多司机的心态。对于身边的党员,一方面是羡慕,另一方面对党员的责任、作用等还不是特别了解,需要加强引导。

      张萌分析说,“问他们愿意向党靠拢吗?他们会说‘党员好,有人管’,这说明在流动性很强的物流行业,红色气质是有号召力的”。

    (责任编辑:陈蓉)

    网站编辑:王玥芳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