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1.jpg
  • 聚焦违规吃喝新动向:由明转暗、改头换面
    发表时间:2018-06-19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作者:黄月

     

      “吉林省吉林市新吉林街道以虚开发票的方式,套取现金11300元,用于单位宴请和聚餐。”6月12日,中央纪委公开曝光8起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4起违规吃喝问题中,有3起具有隐形变异情节,从一个侧面反映出隐形变异的吃喝问题依然暗流涌动。一项调查统计也显示,发生在2017年的违规吃喝增量问题中,一半以上都是隐形变异新问题,这为遏制“四风”反弹回潮明确了一个主攻方向。

     

      擦亮“火眼金睛”,紧盯违规吃喝新表现

      梳理各地通报的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典型问题,可以看出,高压态势之下,吃喝问题由明转暗、改头换面,衍生出种种变异:

      ——不吃公款吃老板。公款吃喝查得严了,有的人打起了企业的主意,向企业伸手“要饭吃”,一些商人和企业管理者也有意识以吃请拉近与官员的关系,“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上演起了不吃公款吃老板的闹剧。如广州市白云区京溪街道办事处副调研员孙秋官等人,应管理服务对象赖某邀请前往惠州市某度假村住宿泡温泉、接受宴请,就属于典型的此类问题。

      ——躲进小楼来一餐。有的躲进单位内部食堂、培训中心,有的在高档小区、写字楼吃“一桌餐”,还有的跑到郊区吃农家乐甚至到相邻地区吃喝,打起了“游击战”。如重庆市江津区交通运输管理处党支部以开展支部学习为由,组织27名党员分三批到农家乐公款吃喝,可谓“用心良苦”。

      ——主动找吃名目多。有的假借研究交流工作变相同城互请,有的以接待客商和重要外事活动名义趁机开吃,有的借口工作调研走哪吃哪。如吉林省原副省长谷春立分管的工作和不少企业打交道,调研结束后他就会主动开口问企业有没有“安全”的地方方便接待。

      ——冲抵账目套餐费。在经费报销上,有走项目专项工作经费的,有拆分单据、伪造公函的,有将违规吃喝费用混入食堂正常开支的,还有以虚增人数方式搞超标准接待的。如温州市龙湾区宣传部副部长夏哲宇就将举办新闻培训班时私自聚餐的额外开销,从新闻工作者协会经费支出,拆东墙补西墙。

      总之,“联系业务”堂而皇之地吃;上面有“领导”来,心安理得地吃;自己招待自己,凑个热闹吃;亲戚朋友来,走公账吃……凡此种种,不一而足,令人痛恨。

     

      三令五申之下,为何吃喝屡禁不止、花样翻新?

      分析起来,这与吃喝的私密性让不少人心存侥幸、产生安全感有很大关系。不同于公车私用,行驶在大庭广众之下,监督的眼睛无处不在;也不像违规发放津补贴,涉及者众多,留痕明显且易“走漏风声”,很多人认为聚餐吃喝只要场所隐蔽、人员私密,外人发现也难。只要选一个“放心”的场所,几个人一合计,一场饭局就凑成,自认为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嘴巴一抹,了无痕迹,于是侥幸心作祟、依然故我,玩起了“老鼠”躲“猫”的游戏。

      再者,与“无席不成事”的吃喝文化和社会生态不无关系。过去,有的地方墙上赤裸裸地刷着“接待也是生产力”的标语,正是这种风气的形象反映,吃喝既被当做一种行之有效的工作方式,也被认为是情感交流的快速渠道。河北省委原书记周本顺就曾堂而皇之地说,“喝点酒有什么不好,喝点酒多有气氛”。谷春立也曾坦言,自己认为在酒桌上能够增进一些感情相互了解,工作协调起来比较方便。多少吃喝享乐、奢靡腐化,暗通款曲、权力拿捏就在这“有利工作”的名义下滋生蔓延。

      积习已久形成惯性也是一个重要因素。有的对吃喝问题不以为然,如今高压之下钱不敢拿了、礼不敢收了,但认为吃点喝点不算什么大问题,没有什么心理负担;有的是贪图享乐、白吃白喝习惯了,两天不吃就“馋虫”发痒,比如山西焦煤集团原董事长王绍进与干部在食堂聚餐饮酒时,就按捺不住情绪,叫了外卖佛跳墙、鱼翅和辽参;有的地方好面子,觉得上面来人了不隆重接待、不整点硬菜是不懂事、太丢份,于是杀牛宰羊甚至连野生保护动物也被摆上了餐桌;还有的把能吃吃喝喝当作一种特权、荣耀,享受在酒局中被吹捧的感觉、在酒精中被迷醉的“仙气”,就像吉林省政府原副秘书长王树森所说的,“一吃喝就高兴,挺风光,有一种成就感,敬你一杯酒,你就忘乎所以了”, 三杯未下肚,就已飘飘然。

     

      “围猎”的序曲、腐化的开端,吃喝问题不容小觑

      违规大吃大喝者,之所以依然故我、变着法的花样翻新躲避监督,最主要的还是在思想深处没有认识到吃吃喝喝对党风政风乃至社风民风的负面影响、对党的形象的严重危害,没有深刻体会到党中央狠抓作风建设的苦心与初衷。

      吃人的嘴软,许多领导干部被“围猎”都是从吃吃喝喝开始的。买单的老板、下属之所以甘掏腰包、鞍前马后,既不是“人傻钱多”,也不是兄弟义气,看中的无非是党员干部手中的权力,心里盘算的是投入与产出。通过邀请党员干部吃喝,联络感情,最终为的是从公权力的影响中捞取利益。

      吃吃喝喝往往还是小圈子拉帮结派的重要途径与活动方式。近年来这“系”那“帮”的落马高官很多就是通过私下聚会吃吃喝喝,吸纳、形成、巩固小圈子,破坏党的集中统一领导,污染政治生态。

      热衷于吃吃喝喝也是党员干部腐化堕落的前兆。一旦开始沉迷于花天酒地,信奉今朝有酒今朝醉,必定会带来思想滑坡、精神懈怠,意志沉沦、作风涣散,如不及时制止,必将走向腐化堕落。

      思想是行为的先导,要整治、铲除吃喝隐形变异问题,首先必须解决思想认识问题,这需要加强思想教育,让党员干部牢固树立宗旨意识,强化党性修养和党的观念,铲除特权思想。另一方面要在监督上发力,你有三十六计,我有“火眼金睛”,坚持问题导向,丰富监督方式,创新监督举报办法,紧盯新问题新动向,见招拆招,斩断“隐形翅膀”。当前,整治隐形变异吃喝问题最直接、最有效的办法还是继续加强执纪问责、通报曝光,坚持违纪必究、扭住不放,让违规者颜面扫地,让观望者心存忌惮,通过严肃的监督执纪问责释放出强烈的信号:乱吃乱喝,最终只会吃不了兜着走。(中国纪检监察杂志提供)

      (责任编辑:范博华)

    网站编辑:唐明涛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