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banner1-6.png
  • 出逃贪官落网忏悔:藏17年,还是没躲过这天
    发表时间:2017-12-18 来源:检察日报
    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17年前初夏的一天,时任中国建设银行莒南县支行十泉路储蓄所主任的刘华东不辞而别,和他一同消失的除了他的妻子,还有县劳动社会保障局机关事业单位社会保险事业处(下称县机保处)存在该行的95万余元巨款。

     

      亲情所困 

      “凤凰男”跌落枝头 

      1994年7月毕业后,刘华东被分配到建设银行莒南县支行工作。出身农家,财校毕业,银行工作,在同事眼中,身高一米七的刘华东虽算不上“青年才俊”,但是个肯吃苦脑子又灵光的“凤凰男”,从县支行房地产信贷部会计兼出纳“跳”到十泉路储蓄所主任,他用了不到5年。

      “救救恁二哥!”1998年11月,父亲声泪俱下地求救,让刘华东的心软了下来。就在他事业春风得意之时,刘华东二哥刘华臣承包的莒南县油石厂因经营不善被迫停工,刘华臣因欠账和别人发生纠纷,受到威胁后向刘华东求助。面对走投无路的二哥和苦苦恳求的父亲,想起自己高中三年吃住在二哥家的恩情,刘华东答应帮忙。此时的刘华东浑然不觉,他已经按下了错误人生的启动按钮。

      答应帮忙后,刘华东一直在等待机会。1998年11月30日中午,刘华东接到县机保处的电话,让过去收保险金,他独自一人去收了40588.3元。由于当时是人工记账,刘华东又是兼会计出纳于一身,就耍起了小聪明,把零头588.3元记入账本,把4万元截留给刘华臣还账。尝到“甜头”的刘华东在第一笔公款被成功截留后的短短18天的时间里,如法炮制,又截留公款9笔,加上第一笔累计截留达40万元。

     

      瞒天过海 

      假账户截留公款55万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二哥的厂子并没有像他拿钱时信誓旦旦说的那样起死回生,亏损的窟窿是越来越大。刘华东截留的每一笔公款,也都像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如果自己被调整工作岗位,如果县机保处突然提款……刘华东像是心里揣了只兔子,惶惶不可终日。

      “我拢了拢截留数额已达到恐怖的40万,我把这种情况反映给了二哥和我父亲,没有得到回应,哀莫大于心死。”屋漏偏逢连夜雨,他虽然侥幸逃过工作交接,成为十泉路储蓄所主任,却逃不过自己亲手布下的劫。县机保处开始催要钱款,临沂市审计局即将对银行进行专项审计,曾经令自己日夜辗转反侧的设想一个个变成了现实。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的刘华东决定铤而走险,决定将县机保处账户上剩余的55万余元保险金全部侵吞,一走了之。

      为了顺利将钱弄到手,刘华东颇费了一番脑筋。1999年6月30日,他以“杜云”的名字在中国银行开了一个活期存折。7月1日,填写了一张建设银行内部往来划收款报单,通过建设银行营业部把县机保处账户上的余额55万余元划转到“杜云”在中国银行的存款账户上。“当时没有实行实名制开户,其实‘杜云’是不存在的,之所以以‘杜云’名开户,我在以前记账时有时写连笔,就会把‘劳动社会保障局’中‘社会’二字写得像‘杜云’二字,所以我就以‘杜云’二字开了这个户。”刘华东归案后这样供述。

      为了做到“天衣无缝”,达到瞒天过海的效果,刘华东把“杜云”进账单的第一联在付款人“杜云”和收款人“杜云”前后面添加了“劳动”和“保障局”内容,把中间的“杜云”略作改动变成“社会”,这样整个“杜云”账户名就变成了“劳动社会保障局”。他又把收款人开户银行“中行”略作改动变成“建行”,然后把伪造好的这张中国建设银行进账单交给房地产信贷部入账。

      在逃跑前的十天里,刘华东施展乾坤大挪移的手法,把55万余元的保险筹备金转到“杜云”的账户以后,分5次全部提了出来,化名“程守全”分别存到日照市工行和临沂市建行。1999年7月11日,一个星期天的下午,刘华东与妻子匆匆告别双方父母后,带着这55万余元的存折踏上了逃亡之路。

     

      隐姓埋名 

      踏上逃亡“危险旅程” 

      还以为和丈夫是一起去外地做生意的鲁丽丽,怀着美好的憧憬踏上了这未知的“危险旅程”。他们的第一站是北京,稍作停留后,一个月内辗转辽宁省大连市、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和齐齐哈尔市、内蒙古海拉尔和扎兰屯。夫妻俩在这些人生地不熟的地方,难以长期驻足。1999年8月他们流落到威海,刘华东认为这里的口音与莒南老家乡音相差不大,安全性高。

      漂泊不定、缺乏安全感的鲁丽丽对这次仓促的“旅行”逐渐产生了疑问,再三追问下,刘华东不得不向她坦诚了自己贪污公款的事实。鲁丽丽的梦破灭了,但她选择了与眼前感情甚笃的丈夫过惊弓之鸟般的逃亡生活。

      来到威海安顿下来后,刘华东开始炒股,由于不懂行情,很快用于炒股的资金越来越少。为了填补资金的不足他又拿出6万元,做起了水产品用药的生意,但利润并不高。2006年全国“大菱鲆”事件的发生,大批养殖户和养殖企业纷纷破产,由于资金无法回笼,加之药企紧追不舍地追账,刘华东水产品用药的生意以失败而告终。

      2007年1月,他们的第一个孩子降生了,是个女孩儿。沉浸在喜悦中的夫妻俩为以后的生计开始筹算。当业务员、做销售,却遇上经济危机,刘华东养家糊口的路走到了尽头。

      生活在黑暗处,身份、证件都是假的,刘华东一家的生活每况愈下。2012年9月,走投无路的刘华东一家搬到了荣成。试着贩卖海鲜、开小餐馆,但都不成功,最终只能靠给人联系海鲜货源来维持生计,妻子也进入当地的一家水产品加工厂打零工贴补家用。

      17年来,刘华东无时不被犯罪的阴影笼罩着,从事的工作都以失败告终,一家人度日如年,日子过得举步维艰。“不生活在阳光下,做什么都不会成功”,刘华东在亲笔写下的交代材料中这样说。

      隐姓埋名、生意连连失败、与家人断绝联系的生活,年复一年如影随形的逃亡压力让昔日如胶似漆的夫妻俩渐生嫌隙。妻子过够了这未知的“危险旅程”的日子,想和刘华东离婚,但又怕留下蛛丝马迹被抓获,只好得过且过。两人多次产生过自首的念头,可就是下不了决心。孩子也似乎感受到了家庭中无形的压迫感,变得性格孤僻。

     

      追逃追赃 

      检察院辗转万余里 

      与此同时,检察机关也正在撒下天罗地网。山东省临沂市检察院组织召开各县区院检察长参加的全市检察机关追逃追赃专项工作会议,逐案听取追逃追赃工作开展情况,并对下步追逃追赃工作进行具体研究和部署。会后,莒南县检察院高度重视,检察长李政国立即召集分管检察长、反贪局长、案件承办科室负责人召开会议,决定利用春节这个有利时机开展追逃工作,制定出具体的追逃方案,由反贪局局长亲自带队,抽调精干力量组成追逃小组,深入摸排线索,不惜人力、物力,务必将犯罪嫌疑人抓捕归案,决不能让其逍遥法外。

      今年新春,莒南县检察院办案检察官主动放弃节假日开展追逃工作,辗转大连、海南、广西、新疆、内蒙古……西下东上,行程万余里。为了确定刘华东是否与在新疆打工的亲人有联系,莒南县反贪局局长葛为星在没有车辆的情况下,冒着风雪在零下20多度的雪地里蹲守。莒南县反贪局侦查三科科长张永昌前往内蒙古开展追逃工作,却得知刘华东在前一天刚刚离开的消息,正巧与之“擦肩而过”。“找不到人我们就没脸回来,交给我们的任务我们要坚决完成好。”莒南县反贪局局长葛为星说。

      功夫不负有心人。侦查人员在调查中发现,1999年案发之时,刘华东的家人有意隐瞒了刘华东的亲大姐刘华荣的这一社会关系,办案检察官从中发现了蛛丝马迹。于是,检察官在前期摸排的基础上,召开了案情分析会,认真对前期获得的信息进行科学研判,确定了新的工作方向。经检察长同意,决定赴威海开展追逃工作,并获得威海市检察院反贪局的大力配合,历经重重波折最终确定刘华东夫妇藏匿地点就在荣成市寻山镇青鱼滩村附近,抓捕时机到了。

     

      精准锁定 

      夫妻双双落入法网 

      办案检察官制定了周密的抓捕方案和安全防范预案,抽调10名干警携带两台车辆组成抓捕小组,第三次奔赴威海。白天,刘华东夫妇并不在同一地点,而晚上抓捕又有诸多不便,抓捕小组决定于白天对犯罪嫌疑人刘华东夫妇分两路实施抓捕。为防止出现意外确保主犯刘华东落网,确定先抓捕主犯刘华东,再抓捕鲁丽丽。

      检察官反复敲门但室内一直没有回应,楼上的窗户也全部被窗帘遮挡。办案检察官分析认为应该是刘华东平时防范心理就比较重,对于不明身份的人敲门故意装着无人在家而拒不开门。为防止强行开锁导致刘华东受惊做出跳楼逃跑、持械抗拒抓捕甚至自杀等过激行为,也考虑到判断出现误差而打草惊蛇,办案检察官及时调整抓捕方案,决定先抓捕鲁丽丽,待鲁丽丽到位后,让其开锁进入住宅再抓捕刘华东,同时增派人员对其住宅进行严密布控。

      与此同时,办案检察官赶赴鲁丽丽打工的水产品加工厂,锁定了犯罪嫌疑人鲁丽丽手机所在的房间。当时房间内共有9名女职工,但由于时隔17年,口音、相貌都发生了巨大变化,无法确认在场的9名人员谁是鲁丽丽,拨打其电话,但没有听到手机铃响。办案检察官只好让房间内的人员将随身携带的证件拿出来并逐一进行盘问,最后这9人的嫌疑均被排除。经过进一步询问得知,平时在这个房间休息的还有另外4名女职工,此时她们正在另外一处车间工作。

      侦查人员迅速到车间控制了4名女职工,并展开了逐一询问。在询问到鲁丽丽时,一开始她拒不承认自己的身份,谎称叫“王士香”,家是“日照莒县的”。面对侦查人员“你是莒县哪个镇的、什么村的、父亲是谁”连珠炮式地发问,鲁丽丽不得不承认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待检察官让其交出手机时,这才发现原来鲁丽丽之前将手机调至静音。据鲁丽丽交代,因其夫妇在逃,平时其手机都始终设在静音上。

      在办案检察官强大的政策攻心和有力说服教育下,鲁丽丽表示愿意带领侦查人员回家抓捕刘华东。在房门被打开的一刹那,抓捕人员夺门而入,分头冲进各个房间,最终将蒙着被子藏匿于炕上的刘华东成功抓获。刘华东面对抓捕人员,没做任何反抗,对妻子喃喃地说:“藏了17年,还是没躲过这一天!”

      刘华东夫妇被抓捕归案后,办案检察官根据案件事实,结合其已生育一女并在当地上学的实际情况,经请示检察长同意后,依法对鲁丽丽变更为取保候审。刘华东夫妇俩对检察机关文明办案、人性化执法的做法十分感激,主动供述了全部所犯罪行,并对犯下的罪行追悔莫及,谈到潜逃17年间的艰辛生活时不禁失声痛哭。刘华东亲笔写下忏悔:“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

      今年7月12日,法院认定刘华东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零十个月,并处罚金50万元,责令其退赔犯罪所得赃款95万余元。

    (责任编辑:陈蓉)

    网站编辑:唐明涛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