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2.png
  • banner1-3.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banner1-6.png
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新版党建网2016 > 网络锐评
王丹誉:从“终南捷径”说卢藏用的另类仕途
发表时间:2016-08-16    来源:党建网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唐睿宗景云二年(公元711年),皇帝征召天台山道士司马承祯进宫请求教,并想封赏他做官。但是司马承祯先生却执意返回道观,睿宗皇帝无可奈何,只好放他归隐山林。时任尚书左丞(官阶正四品上,为尚书省长官的副职,主持本省日常事务,职“掌辩六官之仪,纠正省内,劾御史举不当者”〈《新唐书?百官志》〉)的卢藏用在为他送行时,指着长安城南的终南山对司马先生说:“这座山里就有很好的隐居之处,为何一定要返回天台山啊!”司马承祯回答说:“以我看来,你指的乃是通往仕途的捷径罢了!”卢藏用听罢无地自容。因为他曾经“隐居”终南,不久被武后征为左拾遗,旋至吏部、黄门侍郎、修文馆学士等职。这就是被文人讥讽千年,史册上臭名昭著的“终南捷径”的典故。

  首先,我们先看卢藏用是如何选定“终南捷径”的呢?他为什么要先“隐居”终南山,后“隐居”嵩山。因为唐代是两京制度,大唐帝国拥有长安和洛阳两座都城。终南山和嵩山地理上都在这两座都城之南不足百里之遥;都是当时闻名全国的名山胜景;都是当时皇帝和权贵们的度假村。因此,卢藏用就选准这两山的政治优势进行最为独特的“隐居”,而且像候鸟一样,紧紧跟随着皇帝圣驾迁徙于长安、洛阳两京之间,而不停奔波于终南、嵩山两山之上,时人称为“随驾隐士”。果然,不久他就被召为左拾遗,很快升为吏部、黄门侍郎,修文馆学士等高职。

  再看,卢藏用又是如何“隐居”的呢?《新唐书》、《旧唐书》均有记载:“趑趄诡佞,专事权贵,奢靡淫纵”。到唐玄宗登极后,就因他曾经依附太平公主而被治罪,流放岭南。众所周知,太平公主是高宗李治和武则天的女儿,真是得到了母亲武则天的真传,特别热衷于政治。她生活放荡,有过三次婚姻,男宠、面首、相好数不胜数,涉及三教九流,五花八门,上至王公宰相,下到僧道艺人无所不有。武则天的男宠张宗昌,原本就是太平公主自己的面首,她却转送给母亲武则天。当朝有七个宰相中有五个出于她的门下,几任皇帝都怕她三分,真可谓权倾天下。史册上只说卢藏用“托附太平公主”,而后人解读时认定,卢藏用正是比自己相差一岁太平公主的男宠之一。这样,我们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他能如此平步青云。

  其实,卢藏用也不是一个一无是处的人。他不仅出身名门望族,年轻时博学多才,重情守义。他家是范阳大姓卢氏,他有个堂爷爷是前朝支度尚书卢承庆。他少时以文辞才学著称一时,很年轻就中进士,与陈子昂等诗坛大家交往甚厚,精通书法琴棋。文集二十卷,诗录《全唐诗》八首,编辑《陈伯玉文集》传世,当时称为“多能之士”。朋友陈子昂、赵贞固去世后,他一直帮助抚养他们的遗孤,被人们称赞为“能终始交”。长安年间(公元701年—704年),武则天将在万安山修建兴泰宫,身为左拾遗(谏官)的他就仗义执言,上疏进谏。神龙年间(公元705年—707年),已升为中书舍人(正五品上。掌侍进奏,参议表章。凡诏旨制敕、玺书册命,皆起草进画。〈《新唐书?百官志》〉)的卢藏用多次纠正和驳回“伪官”,并且写《析滞论》对当时庸俗的世风进行尖锐地批评。

  我们不禁要反思,像卢藏用这样一个人,既继承了很好的家学,又接受过良好的教育,还才气过人,在许多事情人也是重情守义,为什么会一步步沦为当权者的追随者、吹捧者,以至性奴,除了他自己没有很好地坚持操守,追名逐利等内因,更多的是因为当时不合理的社会制度,腐败堕落的世风都使他这样一个原本可以用道德文章而名传千古的人才,却沦落得在历史上留下千古骂名,身败名裂、万劫不复!

网站编辑:王高林
>>
思想理论
>>
党建论坛
>>
党史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