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banner1-6.png
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新版党建网2016 > 网络锐评
王丹誉:中国古代的“另类官场”
发表时间:2016-08-16    来源:党建网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金钱、欲望、人情,在中国历史上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异类官场”,更加像市场、娱乐场、人情场……正当人们从中得到高度满足和无尽快感的同时,任何人都不可避免地走到了它的尽头——不仅是一个个当事人的乱墓场,包括一个个奢华王朝都无一例外地走进自己的超级墓场。

 

  让鹤坐着高档轿车,给狗戴上官帽

  君王的超级娱乐从梦想到现实

  无论什么样的官,至少都应该是人来当似乎不出情理。然而,历史往往会和人们开一个个天大的玩笑。

  左传闵公二年(公元前660年)冬十月,狄人伐卫。卫国军队大败,于是就把卫国给灭了。原因其实很滑稽。卫国国君卫懿公爱好养鹤,竟然给鹤封官,还让鹤按官等级乘坐上大夫的专车招摇过市。即将开战时,卫国的军人都说:“让鹤打仗吧,因为鹤既有高官又有厚禄,凭什么让我们去打仗啊!”(《左传闵公二年》)卫懿公爱鹤算是个雅好。在他的苑囿还是宫廷,到处都能看到爱鹤们昂首阔步,闲庭信步。于是,人们纷纷给国君大量进献各种鹤,以求封赏。一批批的鹤汇聚而来,卫懿公就给群鹤编班排队逐一命名,并派专人训练仙鹤,鸣叫、歌唱,音乐、舞蹈……使仙鹤样样在行。他还按照标准给鹤加官晋爵,发放俸禄,上等鹤就可以领到与大夫一样的俸禄,养鹤训鹤的人也均得重赏。每逢出游,爱鹤们也按部就班紧随其后,有的鹤还乘坐着大夫们的豪华轿车。为了养鹤,卫国每年耗费大量的金钱、粮食和物资,因此又转嫁加重老百姓负担,搞得卫国百姓怨声载道。

  “沐猴而冠”本来是骂人的话。前206年,项羽进入咸阳号令天下,做了西楚霸王却要执意要衣锦还乡,定都彭城。韩生劝谏项羽不听,一气之下就骂目光短浅的项羽是洗过澡就戴上帽子的猴子。

  西汉当过二十七天皇帝就被废黜的昌邑王刘贺,曾经两次看到没长尾巴的大白狗头戴方山冠。他觉得奇怪,就问郎中龚遂是怎么回事。龚遂就回答道:“这是上天在警告,大王您身边的人全都是头戴人帽的狗”。此事,《汉书》中有载。“冠狗”戴帽的狗,就成了不知礼义的人的代名词。

  这本来也是骂人的话,怎么却成了昏君追求快乐的真实游戏。

 

  卖官价钱四年涨十倍

  皮条客收“导行费” 新官交“助军钱”、“修宫钱”

  历史上第一位把买卖和官职相提并论的是韩非,他将战国时期的君臣关系归结为“主卖官爵,臣卖智力”。中国历史买官的始祖可能是吕不韦。但严格地说,他是政治投资,是投资买“期官”,不是现货交易。但他的行为却反映出买官市场的确实存在,并存在着巨大的潜力。汉初,惠帝和文帝曾经因瘟疫、灾难和战争而卖爵鬻爵,使国家度过危机。可是真把卖官当成买卖做的还是东汉灵帝。

  光和四年(181年),灵帝在皇宫开办跳蚤市场,让宫里的美女都来此练摊,很快就引发相互之间盗窃财物和争斗,灵帝还打扮成商人,陪她们痛饮宴乐。这是他在为自己卖官产业所积累经验。

  汉灵帝还有一个爱好——狗。他就于在西园之内,给狗戴上进贤冠,佩戴绶带。灵帝爱蓄私房钱,收受天下之贵重物品,每郡国、地方都要“贡献”。同时,“贡献”的人还得先给皇帝身边人送礼,名为“导行费”。(后世官场上的“门包”的老祖)。《续汉志》注述:灵帝通过亲信小人作中介,相互拉皮条,公开卖官,一个关内侯(当时具有高级官员性质的显赫爵位,封侯拜将是当时人们梦寐以求的目标),当时起价是五百万。这种交易中,强势者就贪如豺狼,弱势的顾不上财物贵贱,灵帝竟然给狗都能戴上官帽。这只是他卖官闹剧的序幕。

  四年之后的中平二年(185年),灵帝从西园打发人分赴全国处地,通知官员们公开要钱索贿。刺史、二千石和茂才、孝廉任命升迁时,都命令他们赞助名目之多,无所不有“助军钱”、“修宫钱”,人口和土地多的大郡的郡守一职要出价二三千万,其它职务等级都是看货论价。买官到手在上任之前,都得先到西园谈价成交,然后才能上任。有的郡守清廉出不起价就请求不再当官算了,全部被立即逼迫着遣散。当时,钜鹿太守司马直新除,因为有久负清廉盛名,就给他打折减价三百万。他得到任命时怅然长叹:“为民父母而反割剥百姓以称时求,吾不忍也。”就称病辞职,朝廷不予批准。他赴任途中行至孟津,上书言词肯切陈述卖官之祸后,立即服毒自尽。而这年,关内侯的价码达五千万钱,比四年前上涨了整整十倍。就在官价以十倍这势暴涨的同时,东汉王朝也在加速走向灭亡。正当灵帝大肆卖官的时候天下已经糜烂不堪,黄巾起义已经席卷大半中国。公元189年,即位22年,年仅33岁的汉灵帝刘宏在疯狂卖官的极度快感中死去。他死后21年,东汉王朝也随即彻底灭亡。

  晋太康三年(公元282年),正月,晋武帝亲自到南郊祭天。祭天大典结束后,他洋洋自得地问司隶校尉刘毅说:“我可以和汉朝那个帝相比啊?”刘毅对曰:“桓、灵二帝”。晋武帝曰:“我怎么会和他们一样?”回答说:“他们卖官得到的赃款都进入国库,陛下卖官得到的黑钱都流入权贵们的私人黑手。从这个角度来说,您还真是不如他们啊!”晋武帝大笑道:“他们那时候,听不到你这样的真话,现在我有你这样的直臣,肯定比他们强多了。”可见,晋初之世卖官现象并不比汉末好到那里去。

 

  因草木而封大官

  “侍芝郎”、“平虑郎”无奇不有

  卖官,价因官定价。还有更邪乎的,因喜好心情随便封官,以致因草木而封官,随心所欲,无所不及。

  吴天纪三年(公元279年),吴国手艺人黄耉家院子里,长出有种叫“鬼目菜”的萝蔓状植物,缠绕在枣树上,一丈多长,茎中直径四寸,厚三分;还有手艺人吴平,家里长出一种叫“买菜”的植物,高四尺、厚三分,形状像枇杷一样,上头一尺八寸,下面茎叶五寸大小,两边长着绿色叶子。吴主孙晧听说后,特别感兴趣,就让宫廷画家前去工笔写生、画影图形,并给这两种怪物分别都起了个好名字,把鬼目菜叫“芝草”,把买菜菜叫“平虑草”。大喜过望的吴主孙晧竟出更加雷人之举——竟然封黄耉为“侍芝郎”,吴平为“平虑郎”,并且都给赐给他们银制官印和青色绶带。这在魏晋时期,是相当皇帝身边的高官和优厚的待遇了。就这样因一时兴起,而封赏给两种怪物的主人。11年后,吴为晋所灭,孙晧沦为阶下囚。

 

  鸡犬升天不再是传说

  狗马鹰鸡都当官,开府建衙发“幹禄”

  因花钱买官,可以无功受禄。还有一种不花钱就能当官,无功也能受禄的,不仅是厚禄,而且是高官显爵者谓之“干禄”。武平六年(575年),北齐后主高纬旧时的“苍头”奴仆刘桃技等皆开府封王,其余宦官、外国小孩、歌手、舞妓、巫师、奴婢等都能随意得到高官和富贵的,接近万人,庶姓贱民封王者也要数百人,开府千余人,仪同无数,领军一时至二十人,侍中、中常侍数十人。狗、马、鹰等宠物都能册封中央高官和地方大员的官职,还给一只斗鸡开府建衙,并且严格按照级别发给这些宠物们俸禄叫“幹禄”。此后,两年北齐亡国,后主高纬身死。

 

  伪官(假官)

  一案竟多达六万人之多,治世假冒太守连任而公私不悟

  好像由皇帝以任何方式授官,人们还可以接受。可是,由小吏竟然能偷偷给人“运作”成官,而且能多达数万人之众,好像就有点离谱。东魏孝静帝时,吏部令史张永和、崔阔等人弄虚作假,给人“伪官”。案发后,一次被出和自首的假官就多达六万余人。

  在东魏这样荒乱之世,吏治腐败弊官员邪恶,出现伪官现象还可以理解。谁想在隋文帝时,天下治平,应该不会再有伪官现象了吧,其实不然。此时,出现了陈州人向力道用伪造作假等手段,公然作上了海陵郡太守,任期满后他又假冒再任高平郡太守。赴任途中,被一个叫薛胄的官员碰上,就对他产生怀疑。薛胄就派主簿立案查问。部下有个叫徐俱罗的人,先前本来是他担任海陵郡太守,可是却被向道力冒名顶替,任期已满但朝野却没有人觉察。徐俱罗还劝阻薛胄说:“向道力已顶替我一个任期,怎么还能引起您对他的怀疑。”薛胄力排众议,马上把向道力收押审问,向道力果然认罪。

 

  “斜封官”

  一人就揭穿了1400多人,一次就清理了数千人之多

  在唐朝官员的任命十分严格,必须有吏部考核,中书门下上报,经宰相集体审议并签署,再经皇帝审签方能任命。而到中宗之后,不经吏部和宰相,而由皇帝直接签署任命官员方式叫“斜封”,因此而得官者就被称为“斜封官”。

  唐中宗不经中书门下两省而直接封官。只因不是合理合法,中宗皇帝也只能犹抱琵琶半遮面,不敢照常式封发,只能改用“斜封”,表示皇帝批准的“敕”字也不敢用朱笔,只得用墨笔,时称“斜封墨敕”。暗示政府的相关部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神龙二年(公元706年),中宗的女儿安乐公主恃宠骄恣,卖官鬻狱,势倾朝野。经常自己伪造皇帝的制敕,并提前写好的名单和相应要当的官名写好,将内容用手捂着,留个空白处让中宗签名。身为皇帝和父亲既不批评,也过问,还笑眯眯地签署照准。由此而出现的“斜封官”,都隔过中书、门下两省直接让皇帝签授,两省宰相没办法过问,只好承认既成的事实并向各部公布。仅仅两年之后的景龙二年(708年),仅吏部员外郎李朝隐一人就揭穿了一千四百余名“斜封官”。丑闻一出,立即在朝野掀起轩然大波。不到两年,倒卖“斜封官”安乐公主和母亲韦后,先毒杀默许女儿卖“斜封官”的中宗,自己和母亲的韦氏家族被消灭无遗。

  景龙元年(710年),姚元之、宋璟及御史大夫毕构上书:“先朝斜封官悉宜停废。”刚刚登基的睿宗皇帝立即批准,一次罢黜“斜封官”数千人之多。

  昏君庸主时,官场舞弊尚有情可原,而当武后号称圣明之世,官场亦有奇闻。武则天的面首张易之、张昌宗兄弟相互攀比豪侈。他们的弟弟张昌仪为洛阳令,请托办事的有求必应。圣历三年(公元700年)的一次早朝,有个姓薛的向他求官,拦住张昌仪的马头,把五十两黄金和一份简历一并交给他。张昌仪收受贿金,上到朝堂,把那人的简历交给了天官(吏部)侍郎张锡。过了几天,张锡丢失了那份简历,就问张昌仪请托求官的是谁,遭到张昌仪痛骂:“真不懂事!我也不记得了,只记得是个姓薛的给我的。”张锡惊恐慌万分,慌忙回去,马上在档案里找出所有姓薛的人,总共有六十多个,全部加官。5年之内,这一事件的主角张氏兄弟连同他们的后台老板——武则天和她的大周王朝相继灭亡。

 

  “传奉升授”太监直接任命的官

  23年多达4700多人,前后延续60多年

  历代无论给什么人,或者什么宠物封什么官,都是由皇帝亲自来封。到了明代竟然出现了直接由太监任命的官员。世上从来不会有天上掉下来的馅饼,至于太监为什么会直接把官给了某全特定的“幸运儿”,其中的奥妙很大程度上就是用钱买这个公开的秘密。这种既不由吏部选取任、也不不经大臣推荐、更不经皇帝简选而是通过宦官“传奉圣旨”的方式任命官员。“传奉官”之名由此而来,这一方式也被称为“传奉升授”,或简称“传奉”、“传升”。天顺八年(1464年)二月十七日——明宪宗成化皇帝即位的第26天,司礼监太监牛玉“传奉圣旨”:升工匠姚旺为文思院落副使。这是明代由“传奉升授”而当官的第一人。乱门始开,泥沙俱下。

  经过23年,到成化二十三年八月,传奉官数量已突破4700人。而且“传奉升授”这一怪异现象蔓延了60多年。冗员泛滥,政治腐败,国力虚耗,民不聊生……都可想而知。

  “名与器不可轻假人”,三家分晋,周天子对既成事实,无力处置,只好认可实属无奈之举,也被史家认为是开了乱源。官场腐败是最有代表性,最具典型性和影响力的腐中之腐。历代官场,而给人卖官,随意封官,还有让宠物当官,五花八门,林林总总,表面上是君王们为追求满足和快感,玩耍的一种超级游戏。这些官场上的腐败现象,既是政治腐败的产物,又加速了原本腐败的政治更加腐败乃至灭亡。卖官,当权者是最具典型意义的贪欲者之举,而给狗封官、因草木封官、因为某种喜好让不该当官的人或者动植物当官,都是卖官的变种和异化。因为,给官的人总是能从被封官者身上得到一种特殊的快感和满足,或者是钱是物,或者是喜是乐。收钱卖官可一目了然,而因为喜好等不确定的原因而“给”官,就带有极大的隐蔽性,而往往会造成更大的轰动效应,此也具有更强的示范性,因此对政权具有更大的破坏力甚至于是颠覆性的。(作者系国务院研究室中国言实出版社编校总监)

网站编辑:王高林
>>
思想理论
>>
党建论坛
>>
党史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