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banner1-6.png
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新版党建网2016 > 网络锐评
王丹誉:一碗面片儿汤引出的惊天腐败
发表时间:2016-08-15    来源:党建网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晚清总理衙门章京(秘书)、民国清史馆编修李岳瑞在他的历史笔记《春冰室野乘》记载:一日,道光皇帝想吃面片汤,令御膳房备办。次日,内务府奏,请添置御膳房一所,专门供应此物,尚需设专官管理,总计开办费数万,每年经费数千。皇帝说,用不着这样,前门外某饭馆片儿汤做得非常好,去买碗就是了。半天之后,内务府复奏,那个饭馆已经关张了,您要想吃片儿汤,非得在御膳房开设专门机构不可。读罢令人哭笑不得,您可别小瞧这碗面片儿汤,它可是大清国没落的铁证,也是国力衰败冰山一角,因为它不仅引出了一张天价账单,更带出了的背后隐藏着一个欺天的腐败大案。

  面片儿汤是北方人的家常饭,其原料仅面粉和水,配料不过时蔬调味,家常到几乎所有北方的男女老幼都能做、都会做的地步,就是当今高档酒店一碗面片儿汤的成本也不过几毛钱,价格也不过三五块钱。别小瞧这碗普通的面片儿汤,它却能内藏乾坤,一碗的价格竟然可以高达数万两白银以上!另外,还得为一碗面片儿汤专门开设一个衙门,建一套机构,派一任大员,自然少不了再拉一班人马,花销数万两白银,外加每年的维持费用数千……

  别说一碗面片儿汤,就是满汉全席,道光皇帝都不稀罕,且不说每日三餐都有吃不尽的山珍海味,仅全国十八省小吃也是吃不过来,还在乎这一碗面片儿汤吗?偶尔就是想起这碗片儿汤,也是一时兴起,如果要想让皇帝再想起它来不知道猴年马月的事儿了。也许皇帝一生只有一次想到这碗的面片儿汤,为何让内务府的大爷们如此煞费苦心。难道全然是因为对皇帝主子的孝敬吗?终道光之世会花多少白银,终大清之世又要多花白银何止千万。这到底是一碗什么样的“孟婆汤”,它里面又有什么样的玄机?

  皇帝不想开办这个面片儿汤局,点名到那家饭馆,奇怪的是这家饭馆竟然关张,迟不关早不关,偏偏在这关键时刻关张,我想这家饭馆的老板作为臣民,他不会吃了熊心豹子胆,敢跟皇上叫板,对着干,作为商人不想做皇帝这天下第一碗的生意。且不说,饭馆是不是关张,为何而关张。这样一来,给皇帝造成独此一家,别无分号的形势,逼迫皇帝不得不就范。再说,内务府的大爷们就那么傻吗,放着打发人去门口买一碗的轻松活儿不干,偏要揽一个起锅升灶常年烟熏火燎苦差?真是匪夷所思,症结所在就是内务府的大爷想自己另起炉灶。

  道光皇帝两问,内务府大爷两答。前后仅一天半时间,不过36小时,从工作流程和时间节奏上看,内务府的大员,雷厉风行,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把皇帝的金口玉言,变成金科玉律。办事效率之高,每次都不超过一个工作日,并且每次都能提出一个落实圣旨的实施方案。冠冕堂皇,道貌岸然。而实际上,内务府两次奏报,每次都只为皇帝提供唯一一个可供选择的方案,使得贵为天子的皇帝别无选择。一次回奏:添置一个专门机构,设专职官员及班子,办费数万,每年经费数千……皇帝说:用不着,有家饭馆做得好去买一碗。半日后,内务府复奏,那个饭馆已经关张了,您要想吃非得开设专门机构不可。貌似君君臣臣,看似天地纲常,实则内务府大员是以奴才的身份毕恭毕敬地向他的主子——道光皇帝漫天要价,作为真龙天子的皇帝想向自己的奴才讨价还价只不过是与虎谋皮,最终不得不屈从并接受奴才们给自己开出的天价。

  有勇气诏告天下,把自己从太庙开除的道光皇帝绝非等闲之辈,可为何对身边奴才们却如此无可奈何。常言道,伴君如伴虎。同样,伴虎老手的内务府大爷们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且不说内务府下辖的七司三院,遍布全国的织造、海关、外贸的衙门机构超过50多个、专职官员超过3000多人,在庞大的御膳房系统中有一处仅供皇帝一人日常饮食的养心殿御膳房也有五局数百人之众,竟无可做这种技术含量很低、工艺十分简单,而且非常普及的家常饭之人;仅宫内大小御膳房不下数百处之多,竟无一处可容这种仅需锅灶即可的简易操作之地。

  这碗面片儿汤何罪之有,换了豆腐汤、白菜汤、鸡蛋汤……都会异曲同工。由此引发的机构膨胀、冗员剧增、铺张浪费、贪污腐败……就可想而知了。大员们手上打着给皇帝办差,为皇帝服务的幌子,心里却在打着自己如意算盘,利用皇帝之名,为自己立司开局,安插私人,敛财、捞好处自然是情理之中的事。一算经济账,二是算政治账。名利双收,两全其美,何乐不为呢?在回顾这桩由面片儿汤引发的精彩绝伦,而又天衣无缝的欺天腐败大案之后,我们不难理解满清政府腐败到什么程度,也不难想象他们无能到何等地步。

  

  

  

  

  

  

  

  

网站编辑:马俊
>>
思想理论
>>
党建论坛
>>
党史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