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2.png
  • banner1-3.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banner1-6.png
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新版党建网2016 > 网络锐评
王丹誉:何必“徒烦牛足”
发表时间:2016-08-12    来源:党建网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唐咸通十二年(871),宫廷乐工李可及因编排《叹百年曲》而博得懿宗皇帝欢心,很快得到加官晋爵,并且经常受到懿宗特殊赏赐。李可及儿子婚礼,懿宗派使者抬着两只硕大的银酒壶作为贺礼。李家人以为银壶中必定盛的酒,谁知打开一看,全装满了金玉珠宝,根本没有一滴酒……右军中尉西门季玄曾多次诚恳劝谏懿宗,不要这么没有原则地对李可及赏赐,可是皇帝却置若罔闻。李可及也不把西门季玄的话当回事儿,照样大批量接受皇帝这种无度的赏赐,并且经常动用宫中官车搬运回家。耿直公正的西门季玄就对李可及说:你很快就会家破人亡,这些赏赐物品还像这样用官车搬运回宫。你这不是受赐,只不过是烦劳拉车的牛多跑冤枉路罢了!(“徒烦牛足耳”)。

  真的不到两年,即咸通十四年(873)七月十九日,懿宗皇帝驾崩之后两月之内,李可及就被流放岭南,官府随之来查抄他家产时,过去懿宗赏赐给他的珍宝,全部被查抄没收还是用宫中牛车搬运回宫中内库。有识之士都说:“西门季玄真有先见之明啊(‘果如季玄言’) !”

  一个小小的乐工李可及因何遭到流放,竟然还被史书记录下来。这位李可及可不是简单的乐工。他是晚唐时代著名艺人,唐懿宗时任宫廷伶官。他的飞黄腾达还得从一场超级豪华葬礼节目说起。咸通十二年(871)正月十五日,唐懿宗的爱女——同昌公主葬礼。祭奠同昌公主的王公大臣焚烧的祭品中有大量金玉珠宝,因此公主婆家韦氏家族的人都“争取庭祭之灰,汰其金银”。随葬的衣服和器具每样都一百二十舆,用精美锦缎装饰仪仗和陪葬品,送葬队伍“辉焕三十余里”。专门赐给送葬队伍中的搬运重物的体夫干粮在路途充饥——御酒百斛,仅糕点、香饼就要四十只骆驼运输。懿宗和郭淑妃(同昌公主生母)还是伤心不已。此时,善于揣摩圣意的乐工李可及就投其所好,以纪念同昌公主为主题创作了台大型舞蹈——《叹百年曲》。节目演出获得极大成功,舞蹈传神,配乐动人;演出阵容强大,仅舞蹈演员就达数百人之多;舞美服饰极度奢华,打开宫廷府库,挑选各种宝物为演职员作首饰、道具,数百人盛装珠翠而舞,还用八百多匹锦绣作为地毯,演出结束时,金玉珠宝散落满地都是。

  作为晚唐时代的著名音乐家、舞蹈家,李可及的歌舞“声词悲切,听之莫不泪下”。足见,他的艺术造诣应该很高。否则也不会在宫廷乐舞团体中担任主创,并能赢得皇帝垂青。以致当时京城长安城中的许多权贵子弟都争相效仿,甚至将这种演唱方法誉为所谓“拍弹”。李可及的悲剧从表面上看,他没有听从西门季玄的劝言。但本质问题是,李可及不应该只为博得懿宗皇帝一人欢心,并博得无度赏赐,还会浪得一身虚荣。看似为同昌公主葬礼锦上添花,实际上是为昏聩之极的懿宗重大丑行助纣为虐。他有这么好的艺术素养,有宫廷歌舞团这样的唐代最高级别艺术平台,如果站在正义的立场,真正能创作出无愧于时代的经典之作,能为天下平民服务,也不至于在主子去世一个多月就家破人亡。可怜李可及初得宠于懿宗,终被发配病死于岭南。

  西门季玄,历任神策中尉、右迁神策军佐、右中护军、右监门将军、军容使等要职。他素以正直忠诚著称,对李可及之流以谄媚迷皇帝的人深恶痛绝。因此,时人称赞他忠诚正直。《新唐书》记载:“唐世中人以忠谨称者,唯(马)存亮、西门季玄、严遵美三人而已。”

  大多数人只追究了此事件的直接责任人,而没人注意到作为此事件的主要责任人唐懿宗。他才是这一悲剧的罪魁祸首。懿宗“洞晓音律,犹如天纵”在音乐艺术方面很有造诣,但他“游宴无节”,透支生命,以致41岁就一命呜呼。《新唐书》对他的评语:“以昏庸相继”。宫中乐工多达五百人以上,每天都要有载歌载舞,即使外出巡游也要带上乐工,随意赏赐动辄上千贯。护从之众多达十万,随时出巡,陪同亲王只得侍马以待。咸通九年,同昌公主出嫁。懿宗皇帝赐给她五百万贯钱。并将宫中内库珍藏的各种珍宝几乎都给了同昌公主,让她用这些珍宝来装修她的府第,就连倒垃圾用的簸箕也是用纯金打造的。史书评价:汉、唐两个鼎盛王朝,凡公主出嫁从未有过同昌公主这么气派奢华。同昌公主病逝后,懿宗又滥杀了二十多位无辜医官。可见,李可及的幸运是建立在多少人不幸的基础上。正因懿宗如此昏庸无道,在他死之后三十四年即(907)——中国历史上最为鼎盛的大唐王朝也寿终正寝了。

  (责任编辑:贺绿原)

网站编辑:王高林
>>
思想理论
>>
党建论坛
>>
党史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