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banner1-6.png
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新版党建网2016 > 网络锐评
王丹誉:良将=李广+程不识
发表时间:2016-08-12    来源:党建网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史记·李将军列传》记载着两位声名显赫的名将——李广和程不识,两位处于同处汉武帝时代,资力大致相同,早年与匈奴作战时结果一样。一百多年以后,东汉伏波将军马援曾经评价他们两位:“效程不识不得,犹为谨敕之士,所谓刻鹄不成尚类鹜者也;效李广不得,陷为天下轻薄子,所谓画虎不成反类狗者也。”可见,李广、程不识二将虽名震当时,还是有他们并不完美的地方,因此为名将而皆非良将。假如历史可以假设的话,那么真正的良将则是要同时具备他们二人的优点。

  作为良将要具备的必要条件是政治坚定、纪律严明、真情爱兵、指挥得当。在政治和纪律方面,显然正是李广的缺陷,而程不识要严谨得多;爱兵方面,李广做得很好,则是程不识的短板;在指挥作战方面,他们各有彼此,当因时而异。

  他们二人的资力基本相同,早年都做好宫廷卫尉,李广是未央卫尉,程不识是长乐卫尉。同时出任边郡以太守身份在边关指挥军屯守,都参加抗击匈奴的战争。在最早与匈奴作战中,李广“未尝遇害”,程不识“然亦未尝遇害”,结果也完全相同。

  而他们二人统兵作战的风格却迥然不同。李广在部队行军作战中,部队没有队形行列和阵形,随便找个水草丰茂的地方驻扎,宿营休息时,官兵各行其是,也没有用兵器进行必要的训练和自我防卫,就连指挥部办事也尽量省略命令文书,只是派出侦察兵进行远距离侦察;程不识则严格管理部队,行军的队形和作战的阵形十分严整,平时实兵对抗训练,军官都是严格遵照典章制度进行管理,队部从来没有空闲和片刻休息。可见,二位的治军,虽然都“未尝遇害”,但他们各自治军统兵的偏差是显而易见的。只是各自的偏差不同罢了。

  可见,李广和程不识每个人都有特别明显的不足,而却恰恰是对方的优点。程不识认识到李广的不足:“李广治军如此简单随意,如果遭遇然匈奴突袭就没有任何反击的可能;然而士卒都很舒服,都愿意为他卖命。然而,程不识能准确地看到李广的失误,却对自己带兵之道的偏颇一笔带过:“我军虽烦扰,然虏亦不得犯我。”全然没有想到,可以学习对方的优点,来弥补自己的缺点。

  《史记》在总结他们得失时指出:“第一是匈奴之所以没有偷袭李广,是害怕他的胆略,第二是因为李广能赢得官兵们的爱戴。李广得到赏赐马上就分给部下,饮食和普通士兵一样。他身为二千石高官厚禄四十多年,家里也没有积攒下多的财物……他带兵行军,给养断绝时,遇到见水,士卒没有全部喝过,他就不会走近水,士卒没有全部吃过,他也不尝食物。直到最后,他全部承担了失期之罪,没有连累部属。他自杀后,“广军士大夫一军皆哭。百姓闻之,知与不知,无老壮皆为垂涕。”“及死之日,天下知与不知,皆为尽哀。”……可见,李广爱兵堪称楷模。如果说,李广再具有程不识那样的严格管理、训练的优点,那么他一定不会有此惨败、遭此厄运,肯定就会是一位既是名将更是良将。同样,如果程不识能关爱士兵像李广那样深得兵心,官兵乐为之死。那么,他也会成为一名良将。

  从早年有人向景帝进谏怕他在对匈奴作战中大败,到稍后的“未尝遇害”来看他不是常胜将军,到后来败绩斑斑……元光六年(前129年)马邑之战中,他因部队伤亡惨重,自己敌军被俘虏,本应处斩,但从减发落赎为庶人;元狩二年(前121年),在对匈奴作战中“广军几没”几乎全军覆没;元狩四年,李广侧应汉军主力对匈奴作战时迷道失期,没有按时到达预定地点与主力会合,而自杀……显而易见,他的这种“未尝遇害”是带有极大的偶然性,而最终败逃则是必然而然的。正是因为李广没有具备程不识那些优点。

  正如马援所言,李广确实在很多地方不及程不识。他以情带兵却无纪律,他却没有政治纪律观念;他突出自己的个人英雄主义,却不顾部队整体训练和素质;他可以用精锐骑兵创造以少胜多的奇迹,却无法避免全军覆没的结局;他可以成为孤胆英雄,却留下军败身死的遗恨……假如历史可以重来,假如李广能兼备程不识的优点,那么必然会成为千古良将。

  (责任编辑:贺绿原)

网站编辑:王高林
>>
思想理论
>>
党建论坛
>>
党史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