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banner1-6.png
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新版党建网2016 > 网络锐评
王丹誉:“贪官”李林甫的精神压力有多大
发表时间:2016-08-12    来源:党建网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李林甫(683-753年),小字哥奴,祖籍陇西李氏,唐朝宗室,官至宰相。历任千牛长、太子中允、太子谕德、国子司业、御史中丞、刑部侍郎、吏部侍郎、黄门侍郎,后以礼部尚书之职拜相,加授同三品。唐玄宗开元二十四年(736年),替代张九龄,升任中书右相(中书省最高长官),后进封晋国公,又兼尚书左仆射(太宗之后,尚书令虚设,此职实为尚书省高官长官)。天宝十一载十一月(7531月),病逝,追赠太尉、扬州大都督。不久,被杨国忠诬告谋反,遭削庶葬,“林甫抉取含珠”,抄没家产,子孙流放。

  李林甫任宰相十九年,是玄宗朝担任职时间最长的宰相。他大权独握,塞言路,排斥贤才,导致天下大乱,应对唐朝由盛转衰负重要责任。李林甫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相。

  父子自知罪孽深重

  《资治通鉴》大唐天宝六载(公元747)记载,李林甫的儿子李(官为将作监,宫廷建设造办署长官,从三品),特别为其父的权势满而担心,曾跟随其父在自家后花园散步,随手指着正在搬运重物的苦役对父亲李林甫说:父亲大人您担任宰相要职这么大多年,生怨结仇的人满布天下,万一哪天‘出事’,再想作他们(苦役),还可以吗?李林甫听罢很不高兴地说:势已如此,我们没办法啊?从李氏父子对话,不难看出表面上位高权重的李林甫内心所承受的精神巨大压力。

  明知那样做明显不对,并且明明知道这样最终不会有好下场,但为了满足自己追求权势的欲望,而继续去做那些坏事;不仅能扮演好各种角色,并且能转换自如,游刃有余。这样必然导致心理扭曲和心灵的变态,从而承受难以想象的精神压力。

  居家出行都如临大敌

  李林甫和别的宰相真不一样。唐朝开国以来,任宰相的人都是以道德和大度来严格要求自己,从来不狐假虎威的事儿,外出时牵马的随从只有几个,官民可以不必回避。而李林甫自知因为结怨太多,经常要防备别人暗杀自己,外出必须有步兵骑兵上百人的组成警卫部队分为左右翼保护自己,还派出京城和宫廷禁卫军(金吾)到大街上搞戒严,警卫部队的先锋队提前开进数百之外,公卿大臣见状纷纷逃走躲避;在家居住,所有门户必须加多套关,所有的墙壁都要双层,用石板把地面铺得像铁桶(防止有人挖地道实施偷袭),墙壁内装置木板(防止穿墙而入),好像要防备强大敌军的突袭,一晚上睡觉经常换房间、床位,即使是他们家里人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哪儿睡觉。《资治通鉴》特别强调:宰相从之盛,自林甫始。

  为什么精神压力这么大

  唐玄宗晚年自恃承平已久,认为天下已经没有令他担心的事情了,于是深居禁中,专门用声色自娱,就把国事全部交给了李林甫。于是,李林甫就谄媚皇帝身边的人,专门迎合玄宗皇帝的心意(《资治通鉴》:迎合上意,《新唐书·李林甫传》:林甫刺上),用以巩固皇帝对他的宠幸;他杜绝言路,千方百计掩蔽不让皇帝了解到真相,用以养成他的奸诈;他妒贤嫉能,排挤压制比自己有才能的人,用以保护他的地位;他多次兴起重大冤假错案,陷害诛杀、驱逐王公贵大臣,用以显自己的权威。从皇太子以下的全国臣民,害怕他都站不稳脚(畏之侧足)。他共居相位十九年,养虎为患酿成后来的安史之乱,而且唐明皇竟然没有什么觉察和醒悟。

  缺德事儿干得太多

  唐玄宗开元二十四年(736年),李林甫召集全体谏官开会,并训诫:“现在圣明主在上,群臣顺着圣意都跟不上趟,你们就不要多言。诸位没看见大殿门外的皇帝仪仗队的马匹了吗?只要它们不吭声,老老实实站在队列里就可以吃上草料,一旦鸣叫一声(惊扰圣驾),立即就被喝斥拖走。到那时,它们再想吃好就不可能了,再后悔也没用……”补阙杜璡上书言事,第二天就被李林甫贬为邽县令。此后,唐朝谏官进言的渠道就此断绝,大唐帝国开始进入万马齐喑的沉闷时代。

  李林甫大肆打击政敌,起用了两个臭名昭著的帮凶。京兆尹萧举荐京兆法曹吉温,称其善于治,李林甫大喜。吉温常道:“若与能够赏识我的人,南山白额虎我也能捉住。”杭州人罗希奭,好用酷刑,也被李林甫由御史台主簿升迁为殿中侍御史。李林甫让这二人掌管刑狱, “随林甫所欲深浅,锻炼成狱,无能自者” 帮助李林甫打击异己,只要落在他们手中,无人能逃脱厄运。当时人们称把他们称为“罗钳吉网”。李林甫多次制造大案,专门在首都长安设立特别检察院(别置推事院)。

  李林甫特别忌恨有文才学识的知识分子,经常假装表面上和有才华的人很亲近,对他们说很好听的话,却在暗地里陷害人家。“世谓李林甫‘口有蜜,腹有剑'。” 意思为嘴上甜,心里。李林甫城府很深,没人能看到他的真面目。很会两面三刀,干尽坏事却从来不露声色。凡是皇帝信任的人,他开始先是想方设法巴结,只要对他有一点不利,就立即设计将其干掉。“虽老奸巨猾,无能于其术者。”可见,李林甫把权术玩弄得多么高明。

  尽管李林甫还有“杖杜宰相”、“弄獐宰相”的笑柄,但他“自处台衡,动格令,谨守格式,百官迁除,各有度。”并主持编撰了我国现有的最早的一部行政法典——《唐六典》。他既没有同朝为相、用金玉珠宝装饰车马的杨国忠那么贪,也不像“伴食宰相”卢怀慎那样无能。而史册上也没有关于李林甫贪腐的记录。李林甫之“贪”不在物质,而是权力,这是种“贪”更加隐蔽,危害性更加严重。如果,他不是因为无限度地满足权力欲望,而昧良心干尽那些伤天害理的坏事,也不至于自己心灵极度扭曲,而承受超大的精神压力,就不会招致千古骂名,凭他的才干或许会成为一代贤相,为千秋传颂。

  (责任编辑:贺绿原)

网站编辑:王高林
>>
思想理论
>>
党建论坛
>>
党史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