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2.png
  • banner1-3.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banner1-6.png
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新版党建网2016 > 网络锐评
王丹誉:从大器晚成到“年龄放宽”
发表时间:2016-08-12    来源:党建网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最近,全国各地方在高考(研究生)招生、人事聘用等方面纷纷将过去一直作为“硬杠杠”的年龄都作了适当放宽。甚至连的哥的从业和驾驶员定期体检都放宽了510岁。这种突破陈规的“年龄放宽”,既是根据中国人事制度改革和延迟退休等新政所作出的历史性选择,更符合大器晚成的历史规律。

  2015年,85岁的屠呦呦获诺贝尔奖再次证明大器晚成的定律。大器成就是指贵重器物需要很长时间的精工细作才能完成,比喻大才之人成就往往较晚。此最早出自《老子》:“大器晚成,大音希声。”汉代王充《论衡·状留》:“大器晚成,货难售。大一朝贾者,菜果之物也。”晋代陈寿的《三国志·魏志·崔琰传》:“从弟无名望,虽姻族犹多轻之,而琰常曰:‘此所谓大器晚成者也,终必远至。’”等历史经典相继引用。

  苏洵年轻时屡试不第,虽经人推荐,仍只能任秘书省校书郎、文安县主簿之类的文墨小吏。直到27岁后,阅尽人世艰辛的苏洵开始发奋读书,经过十多年的苦读,他的文章已闻名一时。宋仁宗嘉祐元年(1056),他送两个儿子苏轼、苏辙赴京城开封参加科考,顺便拜访了当时文坛领袖、翰林学士欧阳修。欧阳修很赞赏他的《书》、《论》等文章,表扬他的文才可与汉代贾谊、刘向相比,就向朝廷力荐。一时间,朝野之士争相传诵,苏洵也因此名震天下。嘉祐三年(1058),宋仁宗召他入朝应试,他推托病拒诏。嘉祐五年(1560年),51岁的苏洵拜秘书省校书郎,6年后逝世。他以极高的成就被列入“唐宋八大家”,史称他与儿子为“三苏”。苏洵的人生经历再次印证了大器晚成。

  齐白石出身湖湘农村的贫寒之家,25岁仍在乡间做木匠。他因为木工雕花,才对绘画有了解。26岁时开始学画像,27岁习诗文书画。37岁拜“貂衣举人”、硕儒王为师,后与王仲言、黎松、杨度等名流为师友。自40岁起,开始五次周游全国,遍历、陕、豫、京、冀、鄂、赣、沪、及两广等地,览名胜古迹,广当世名流,樊增祥、夏午诒、郭葆荪等皆为挚友。画风转写,书法由习何绍基体转学魏碑,篆刻改学赵之谦体。55岁避乱北上,两年后定居北京。时与陈师曾、徐悲鸿、罗瘿公、林风眠等过从甚密。1919年,57岁的齐白石,寄居北京法源寺,靠卖画维生。因当时他并无名气,求画者不多。他决心变法以图创新。直到65岁才出人头地,应聘于北京艺术专科学校,教授中国画。从此,齐白石饮誉中外,成为中国近代最著名的画家之一。此后,他终于成为当代最伟大的“人民艺术家”。他晚年的作品多次创造近现代和当代艺术品拍卖的纪录。

   十五有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耳顺,七十从心所欲,不逾矩。”正如孔子所说,人生必须经历这样成长、发展、成熟的基本历史规律。历史上,少年居名者确实不少,但他们最终能成大器者则是凤毛麟角。

  初唐名臣裴行俭主管吏部选事时,对当时以文章名满天下的“初唐四杰”王勃、杨炯、卢照林、骆宾王,曾经断言:“王勃等四人虽然看起来很有才华,却浮躁浅露,怎能成为享有高官厚禄的大器之人!四人之中的杨炯相比之下稍微沉静,应该可以官至长;其余三人至死如果能得令职官都是侥幸啊。”历史果然应验了他当初的断言。此后,王勃渡海溺水而亡;杨炯就死在盈川的职任上;卢照林“恶疾”不愈,投江自尽;骆宾王参加徐敬业反叛被诛。相反,他当年看好的王(王勃的胞兄)和苏味道两人也如他当年所言:“二君后当相次衡。”果然“皆典选(主管人事)”。这几位风云人物的命运的结局,皆“如行俭言”。裴行俭的料事如神,缘于他有识人之鉴,更缘于他对大器晚成的历史规律深刻领会和精准把握。

  明嘉靖十六年(1537)13岁的“江陵才子”张居正在乡试中落榜,日后却成为大明首辅。3年后才中举的张居正拜见一直赏识他的湖广巡抚璘。顾璘语重心长地说:“自古大器晚成。我如果当年就让13岁的你中举,那结果天下只是多一位解缙而已。我想让你成为大明宰辅、天下栋梁。所以当年只能让你落榜。”张居正听罢,对恩师的良苦用心感激涕零。顾璘正是科学地运用大器晚成这个规律,最终把张居正造就成为一代名相。

  前有“廉颇老矣”悲剧,后有“冯唐易老”覆辙。那些以“年龄取人”的时代,埋没了多少旷世奇才,酿成了多少怀才不遇的冤屈。历史积累总结大器晚成的经验教训就在眼前,如果还拘泥年龄这个“硬杠杠”,男性60岁退休,女性55岁退休,则屠呦呦早已在家赋闲三十年矣!她个人怎会有此等殊荣,中国何来诺贝尔大奖。中国社会日趋老龄化,同时人们的健康水平和寿命也逐年提高,各方面适当放宽年龄不仅对于人才是万幸,而且对于国家、民族更是万利。

  (责任编辑:贺绿原)

网站编辑:王高林
>>
思想理论
>>
党建论坛
>>
党史故事
>>